恋上你看书网 > 仙启遗侠录前传江山万里情何觅 > 第七十七回 洛阳行再结缘 三

第七十七回 洛阳行再结缘 三


  是时,只见那姜天晴是大口大口,贪婪地吞咽着美味的点心。对于姜天晴来说,其此生断未品尝过如此“人间美味”。是时,看着姜天晴吃东西的样子,卫子陵心中多少也是有些不悦。因那姜天晴的吃相,已是不能简单地用“不雅”来形容,完全就可以说成是“没出息”。看着自己的徒弟如此吃相,做师父的自然是颜面无光。尤其是,还不仅是在人家做客,更是自己前来相亲之时,此时的卫子陵,心中自是苦恼不已。
  然,另一方面,卫子陵也是清楚,姜天晴那多舛的命运。想到这里,那卫子陵气也是气不起来了。不如说,转念过后,那卫子陵也觉得,若是姜天晴真是喜欢吃,便吃罢。若是不够,大不了回头办完正事以后,去市集之上逛一逛,再买些点心带回昆仑派。便是如此,看着看着,不知何时起,卫子陵竟觉得那姜天晴的吃相,还有几分可说是可爱。
  而坐在会客厅内的三人中,神情最是不耐烦的,反倒是那邓晰。倒不是说,就一定是十分烦闷,但不安,肯定还是有的。毕竟,前来此地,意欲为何,可谓是尽人皆知。于此,那邓晰是不停小口小口地喝着茶,保持嘴唇的湿润,以缓解内心的紧张。不过,尽管如此,其仍是稳稳坐在座位之上,等待着主家出来。
  不久时,三人正在会客厅内焦急地——其实算得上“焦急”的也只有邓晰一人而已——等待着主家之时,只见会客厅外,便有二人忽然是走进门来。那二人是一般年纪,均是中年之人。二者无论身长,抑或体型亦是相去无几。不过,二人的穿着,则是天壤之别。其中一人,其装束是雍容华贵,气质也给人是以气宇轩昂、英武俊朗的感觉。而另一人则是与前者完全不能相比,其身着一件布衫,满脸堆笑,看着便是一副已是惯常于伺候人的侍者模样。
  而是时,就在前者将要进门之时,本是身随其后的后者,是突然紧忙两步绕上前来,立于门侧,言道:“老爷!您请进!”
  而那贵者,便是慵懒地缓缓言道:“嗯!老管家!你便在此等候!我与我那老友,要好好叙上一叙!”
  “得嘞!老奴便在此等候,老爷您有事就招呼着!”
  “好!”说罢,那贵者便是走进门来。而走进门后,其便是面向邓晰,慷慨笑道:“哈哈哈哈……邓贤弟!别来无恙啊!”
  于此,那邓晰也是紧忙站起身来,道:“长孙兄!别来无恙!”
  “贤弟啊!你可算是来了啊!上次一别,已是半年有余了吧!”
  “嗯!想来,确实是半年多了啊!”
  “这次是为了上次未能分出胜负的那盘棋而来么?”
  “哈哈哈……嗯……也算是吧……”
  “算是?‘算是’是什么意思?怎么?难不成贤弟还有别的事情么?”
  “没错!我这次前来,也是……”
  “对了!”是时,那长孙弘也是拦下邓晰,道:“贤弟啊!我们也莫要站着了!有什么事,不如坐下说嘛!”
  “对对对!是!坐下说!坐下说!”
  “请!”
  “请!”
  二人便是在如此相互谦让之中,纷纷坐了下来。
  待坐下以后,那坐在主人之位的长孙弘,便是先一步言道:“贤弟啊!好像,你刚才说,贤弟你这次光临愚兄寒舍,乃是有事相商?”
  “没错!没错!不知长孙兄可还记得,弟之前曾与长孙兄所商谈之事?”
  “记得!记得!是小女与邓兄爱徒的婚事,这事愚兄怎敢忘啊!不过,若是愚兄记得没错的话,好像贤弟既未曾答应,又未有拒绝啊。说什么‘这事还得年轻人自己做主’什么的。”
  “嗯!正是!以愚弟之见,这事情,多少还是要问一问年轻人的意思。”
  “唉……此事,若依愚兄只见,你我二人定下即可!管他们那么多作甚?!”
  “唉……非也!非也!周公之事,人生大事,还是要认真对待!万一,你我一时兴起,乱配鸳鸯,结果却是错误人家一生,该如何是好?!这对令爱也实在不公啊!”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事由吾做主,岂容得她挑三拣四!”
  “是是是!可即使是此事便由长孙兄做主,那至少你也得看看我家徒弟,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吧!”
  “无妨!无妨!贤弟的徒弟,肯定是没问题的!愚兄信得过!”
  “哈哈哈……那还真是得谢过长孙兄的信任了!”
  “而且,子陵那孩子,吾以前也是见过的。那孩子,是个挺不错的孩子。”
  “嗯!子陵这孩子,确实不错!不过,其实我这次前来拜访,便是将我这小徒给带了来,让长孙兄瞧上一瞧。”
  “什么?带来了?”是时,那长孙弘便是将目光转向卫子陵与姜天晴。看了看,也想了想以后,那长孙弘确定,邓晰口中要与自己女儿结亲的“徒儿”,应该不会是同为女孩的姜天晴。随即,便是将目光集中在了卫子陵身上。
  看着那长孙弘的神色,卫子陵也是紧忙站起身来,言道:“长孙伯伯好!晚辈卫子陵,见过长孙伯伯!”
  “啊!好好好!嗯!好!真是一表人才啊!小时候见你,便就知道!果不其然,如今的子陵,相貌真是俊美啊!”
  “长孙伯伯谬赞了!”
  “诶!没有!没有!子陵就莫要谦虚了!不过……”是时,那长孙弘是转而对邓晰言道:“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我记得……好像……好像上次贤弟来的时候曾说过,说子陵好像是闭关修炼了。若我没记错的话,现在应该是还在闭关当中啊!这……这是……这不会是为了亲事,而来我这里,结果耽误了修炼吧?!”
  “哈哈哈……贤兄多虑了!多虑了!子陵他提前出关,乃是因为修炼途中遇到瓶颈。不过,即使是为了婚姻大事而提早出关,那也是应该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