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鸿蒙太古诀 > 司徒雪

  “喂?老爹?你不是出差吗,怎么突然打电话给我?”
  回到家后,颜羽突然接到一个熟悉的电话,惊讶之余,颜羽诧异的问道。
  “学校的事,我已经听说过了,羽儿啊!”
  “就算同学对你再有意见,也不该这样啊!”
  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了颜清泉的叹息声。
  “爹,这件事,我做的从未对不起任何人!”
  “如果我当时视而不见,他们还能活着出来吗?”
  听闻老爹的责备,颜羽突然感觉鼻子一酸,看来学校已经把自己的“罪状”告到老爹那里,但是平心而论,这件事,颜羽从未从未觉得对不起他们,甚至连辩解的念头也没有。
  “嗯,老爹相信你。”
  “但是以后你千万不能这样鲁莽,不清楚对方的实力,切不可独断独行,我很担心你的安危啊。”
  手机的另一端,传来了老爹欣慰的话语,让颜羽突然心头一暖。
  “嗯,请老爹相信我吧,我做好了完全的准备,绝对不会留下后患。”
  “老爷,我说吧,少爷他的为人绝对的端正,您这样的话,让他伤心了啊。”
  薛管家看着颜清泉产生了些许愧疚,随即笑声道。
  听闻薛老的话,颜清泉心里对颜羽产生了一抹愧疚,随后轻声道:“那我就放心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可以去找司徒宇世伯,我与他是生死之交,他一定不会拒绝你。”
  “司徒宇?!”
  颜羽疑惑道。
  “不错,司徒家族是隐世的修真家族,论实力地位,咱颜氏集团在炎黄大陆上也抵不上他司徒家啊。”
  听见颜羽的疑问,颜清泉便解释了起来。
  “修真世家?原来真有这种世代以修真为目的的家族?”
  颜羽听见老爹的解释,心中掀起了一阵波澜。
  对于修真的向往和热诚,颜羽绝不低于任何人,所以当他得知这个消息,自然是惊讶无比。
  “对了,司徒世伯的侄女也在你学校,如果你有心的话,我倒可以替你说说媒。”
  电话中传来了一个让颜羽险些没站稳的话语。
  “行了,爹,我就不多说了!您多保重。”
  “嘟嘟嘟!”
  收回手机,颜清泉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叹气:“这小子,怎么从来不把这事放在心上。”
  “司徒世伯!怎么以前没听父亲说过?”
  若有所思的撇了撇眉,颜羽嘀咕了一声。
  重拾好心态,颜羽吃过饭后,便全身心投入到游戏中的苦修去了。
  所幸颜羽天赋倒是不弱,经过两天的修炼,也能勉强的从瀑布中扛下来。
  虽然修真界讲究的是资质,和先天慧根,一些修真世家的少年仅仅十岁就接触修真练气,二十岁就能够颇具小成。但颜羽即便是晚了十年,也有了追赶前者的势头。
  “看来,这秋长老果真是没有骗我。”
  颜羽从瀑布中退了出来,感觉到自身身体强硬了不少,他不禁赞叹到。
  “就连这内力的深厚,也是比之前强了几倍。”
  突然间爆发出一股气势,颜羽毫无阻隔的劈开了瀑布,站在其中,颜羽自信满满。
  “现在应该到了练气中期吧?”
  不确定的紧握了握手,颜羽收回目光后,开始欣喜起来。
  晚上,颜羽足足通过游戏修炼到晚上十二点才缓缓睡去,梦里,那个奇怪的老头愈来愈清晰,甚至可以听到老头说了一声模糊的话语,但却无法仔细倾听。
  第二日一早,颜羽就迷迷糊糊的起床,回想起那个模糊的梦境,就好奇万分,思来想去,颜羽只能猜想到:他是不是想托梦给自己?
  回顾一番也无法记起来细节,颜羽只好起床洗漱,准备前往学校。
  “看来,这学校附近一带,安全局已经开始搜查那个组织的下落了。”
  路过学校,颜羽突然发现今天的学校四周,多了很多辆警车,且有些奇装异服的男子在一旁,颜羽多半是猜到了邱逸风已经把这个组织透露给了警察。
  不过,吸引颜羽眼球的是那些奇装异服的男子,很显然,他们不属于警察,那便极有可能是安全局里的修士。
  有他们的加入,颜羽也松了口气,看来那个组织想要再作案,也得掂量一番自己的能力了,对于安全局,颜羽还是极为的尊崇,毕竟那种地方的修士,怎么说也得是金丹期的强者吧?
  “嘀嘀嘀!”
  正当颜羽把车停下来,望着那些修士一脸崇拜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个急促的喇叭声,把颜羽拉回了现实。
  转过身来,颜羽也是发现了后边是一辆跑车,只不过,车上的司机似乎像是一位女性。
  被这喇叭吓了一跳,颜羽也不打算就此罢休,当即也是按了几声喇叭,以此回礼。
  “喂!你到底走不走啊!没看见后边已经堵车了吗?”
  这时,车上走下来了一位少女,少女面色愤红,白皙的面容极为靓丽,看到颜羽时,皱着眉头,倒是有几分俏丽的气质。
  “这么能管?怎么不去当总统?”
  漠视的瞥了眼这个漂亮的少女,颜羽冷笑道。
  “你!”
  “哼!真是纨绔子弟!”
  狠狠的瞪了眼颜羽,少女恼羞成怒,随后出口嘲笑道。
  “与你无关!”
  被少女这般训斥,颜羽不仅不生气,而是反怼道。
  “真的脸比城墙厚!遇上你这种无赖,本小姐真是倒霉。”
  气冲冲的回到车上少女鼓着腮帮子,余气未消。
  看到后者不愿搭理自己,颜羽依旧没有放弃调侃对方,继而转过头来笑道:“你知道他们调察的是什么吗?”
  “要你说,本小姐早就知道了!不就是那些专抓少女的魔修士,依靠年轻少女的肉体提升道行。”
  被颜羽这么一问,这个少女突然自信一笑,开口得意到。
  “你……居然。”
  闻言,颜羽突然愣住了,显然是没料到这个女孩居然懂得这么多,他真的还是普通少女吗!?
  “不错嘛,居然知道!看来你身份倒是不简单啊!”
  压下心中的好奇,颜羽为了颜面只得赞赏一声。
  “哼,既然知道了,还不让开,别挡本姑娘的路。”
  见颜羽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少女撇了撇手,高傲的冷笑道。
  “竟敢小看小爷!”
  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颜羽恨不得把车横在路中间,让她无法离开,但一想起来会引起公愤,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
  “喂,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理会后面堵死的交通,颜羽继续厚着脸皮问道。
  “真是无赖!”
  气愤的抿了抿嘴,死死捏住方向盘,恨不得颜羽就是方向盘,迄今为止,他终于是知道一个人可以有多无耻了。
  “再不说我可要从现在堵到放学了!”
  颜羽躺在跑车中,晃晃悠悠,懒散道。
  “我叫。”
  忍住爆发边缘的情绪,无力的回道。
  “这不就对了!?早说的话,我岂会为难你。”
  颜羽淡淡一笑,随后缓缓地驶离了这里。
  ?不会是老爹说的世伯家的孙女吧?
  回想起父亲说的把她许给自己,颜羽心头就感到一阵凉意。。
  “真是无赖,我看他是永远也改不了这个臭德行。”
  不远处,雨瑶看着渐渐消失的颜羽,不禁哼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