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纣王驾到 > 第五章 前往东海

第五章 前往东海


  从国库出来,殷辛就在思考一个问题,去哪里?
  毕竟,有了财富值不把它花出去,那就永远是数字。
  而冰冷的数字对自己没有任何用处。
  他本来想将朝歌城内的武将召集起来,然后排队给自己粘贴,可后来一琢磨,会法术的武将都在镇守关卡。
  不管是东征的闻太师,还是三山关的孔宣,又或者是陈塘关的李靖,哪怕是青龙关的张桂芳都离朝歌很远。
  这让他有些沮丧,至于武成王黄飞虎,虽说有一头五色神牛,但真实的战力并不强,他是个将才,不是个武才。
  两百多万的财富值,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不知不觉,殷辛走到了龙德殿,他坐在龙椅上思索着。
  突然,他想起闻太师去东海平定叛乱了,而东海又离陈塘关很近,算算时间,哪吒也就刚刚将降世不久,自己可以去东海发育一波。
  更何况这天底下的宝物要说哪里最多,龙宫当独占鳌头。
  说去就去,殷辛是个实干派,不过在去之前,得先安排一下,毕竟他还是纣王呢。
  想到这里,他便让传讯官唤比干、梅伯、黄飞虎等人前来商议要事。
  ……
  比干此时正坐在花亭喝酒呢,同行的还有梅伯和黄飞虎。
  这三人一下朝便直奔比干家中,抱着三十年的花雕就喊着不醉不归。
  至于原因?很简单。
  成汤基业有救了!
  三个人坐在那里,没整几个菜,也没人有心思吃菜,就一直咣咣咣的喝。虽说度数低,但空腹饮酒,又抱着坛喝水般似的。
  黄飞虎还好,武将出身,毕竟当过兵的都能喝。但比干和梅伯就不行了,一坛花雕下去,便有些醉了。
  比干坐在那抱着梅伯哭的稀里哗啦的,毕竟拥有七窍玲珑心,他能感受到殷辛是真的变了,他觉得终于对得起自己的皇兄,死后也对得起列祖列宗。
  一个人哭,两个人拉。
  哭的正嗨的时候,传令兵便到了。
  一下子,三个人都愣住了。
  殷辛让他们去龙德殿商议要事,可龙德殿是上朝的地方。平时稍微喧哗一点都不成体统,更何况三个人还浑身酒气。
  你要说喝高了吧,但意识还很清楚,你要说喝低了吧,自己觉得已经醉了,这喝的刚刚好是最尴尬的!
  只能死马当活马医!
  ……
  殷辛坐在龙德殿等了有两刻钟才看到比干、梅伯和黄飞虎一身酒气、晃晃悠悠的进来。
  三个人唯唯诺诺的作辑后立在那,要知道平时上朝都是坐着的,可能这三人觉得有点不得体,便一直站在那等候殷辛的发落。
  “几个菜呀?喝成这样?”
  殷辛坐在上面看到三个人站在下面像是犯了错的小朋友一样,便打趣道。
  旁边的黄飞虎没有喝醉,他听出来殷辛的打趣,头低的更低了。
  但梅伯和比干二人不同,喝的刚刚好,更何况二人一个比一个忠心耿耿,便赶紧抬起头说道。
  “回禀大王,三个菜。”
  “一盘牛肉,一碟花生米,还有一盘拍黄瓜。”
  殷辛一听便笑了,但是笑后便觉得有些心酸。
  这三人都是殷商的重臣,不但忠心耿耿,还清正廉洁。殷辛记得后来黄飞虎的妻子贾氏到摘星楼参加宴会的时候穿着麻布被后宫的贵妃们取笑。
  虽然是小细节,可透过这些可以看清楚本质。
  “以后要注意饮食,最起码要四菜一汤。”殷辛语重心长的说道。
  “散会后每人到国库取贝币百石,锦缎百匹,孤承认之前有些冷落了你们,可殷商还是需要靠你们的。”
  贝币对于殷辛没有任何用处,但是对于他们还是非常重要的,更何况御人之道,殷辛还是懂得。
  “大王放心,只要老臣还在,这殷商就倒不下来。虽说老臣年纪已高,但还能再撑几年。”
  “是啊,大王,虽说如今各诸侯有反叛苗头,但自今日大王口谕颁布之后,举国同欢,如今都在念叨大王的好呢。”
  这话黄飞虎说的倒没错,原本差点被官逼民反的百姓已经散伙回家了,能有口吃的谁会去干掉脑袋的事情,从军那也是冲着军粮去的。
  殷辛道:“今日让你们过来其实另有其事,不日孤将离开朝歌前往东海,也算是求取机缘,离开之后需要你们多费些心神管理朝政。
  “大王,万万不可呀,毕竟东海修士众多,海中邪魔妖道横行,大王又肉体凡胎,虽说天生神力,但是若起了冲突,必定有所伤害。”
  “以老臣之见,不如让武成王发兵平了这东海,正好太师也在附近平定诸侯,也可与太师会合。都说这东海宝物巨多,平了这东海,大王也可安心修炼。”
  “梅伯言之有理,臣不日就点兵平了这东海,为大王掠夺资源。”
  ……
  殷辛看着龙德殿下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起劲的地方还拍打着胸脯。
  你们都喝醉了吧?
  三个菜都喝成这样,那要是四菜一汤岂不是要上天?
  “宿主,可以把东海平了的。”
  系统突然插嘴道。
  “三一,你也喝高了?别开玩笑了。”
  “宿主,没开玩笑的,四海中东海势力最大,宝物最多,若平了东海,至少以后可以不惧太乙金仙。
  殷商还是很有实力的,而这时的东海可是连哪吒都打不过,更别说孔宣和闻仲了。”
  殷辛一听,感觉很有道理。
  不对,我不是要去历练么?
  怎么膨胀到平定东海啦?
  “方案还是可行的,不过应该齐头并进,武成王今后重心可放在练兵之上,孤希望今后的士兵都或多或少的有些修为。。
  要知道八百路诸侯一旦叛乱,虽说是凡间战事,但各诸侯国都有修士,或多或少都会出征一些,要知道蚁多咬死象,孤可不想平白无辜的牺牲将士,他们也是有父母的。”
  战争虽然是残忍的,但是殷辛还没有想过在差距悬殊的情况下用人命去填,更和况还有时间,能多武装一点是一点,真等开战了,那就是绞肉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