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重生泼辣俏娇媳 > 第566章 通道

第566章 通道

    经过一年的长期手术。
  
      金娜身上的烫伤终于得到了有效缓解,尤其是脸部,移植的皮肤以后,面部的皮肤最起码让人看起来没有那么恐怖,当然,这个年代的整容术还没有想象中那么夸张,并不像以后某国的整容术可以削骨,可以做这个做那个,但是现在的技术能把一张让人恐怖的面容能让人看的顺眼已经算是技术很高了。
  
      金娜第一次揭开纱布,看到自己那张脸的时候,几乎都要激动得哭起来。
  
      终于,她可以不需要戴墨镜,不需要戴口罩,戴帽子,隐藏自己的一切。出门了也不会被人看到之后就像见到鬼一样转身就逃。
  
      可以生活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感受,真的很美好。
  
      当然,在她手术期间,她起诉想要得到孩子抚养权的案件已经落幕。
  
      林正业夫妻两个因为虐待儿童被拘留了15天之后,等他回到家,他所要面临的事工程上出现了大问题,他为了节省工程款,在工程上面偷工减料,豆腐渣工程终于被人爆料出来。
  
      工商,税务,包括各部门介入。
  
      尤其是他这个工程不是做了一天两天,已经完工的几项工程中,其中有一项出现了塌方事故,造成了人员伤亡。
  
      这一件事已经被人们再次提起。
  
      新闻媒体像是苍蝇叮到肉。
  
      铺天盖地都是他这件事。
  
      很快,他的所有工程都被停了下来,合作伙伴,供应商全部要抽回资金。
  
      所有的供应链断裂。
  
      再加上他被调查,简直是生无可恋。
  
      而她的那个妻子,在法院冻结了他们所有的资产之后,就拿着自己的首饰东西回娘家去了。
  
      林正业正式被法院起诉之后,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这个年限中还包括了他行贿的一些事情,几罪并罚,得出了这个年限。
  
      而他被正式拘留之后。
  
      金娜的夺回孩子抚养权案件也落了幕,林正业现在的状况当然不可能抚养孩子,孩子的抚养权非常顺利的到了金娜手里,包括他自己本人也毫无疑义。
  
      林正业坐牢的同时,他的妻子也提出了离婚起诉。
  
      几乎是一夜之间,他变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而金娜和儿子终于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金娜最终选择了去学习厨艺,成为一名厨师。
  
      李小白倒是对她另眼相看,能这么冷静面对自己的选择,而且选择的是不好高骛远,踏踏实实。
  
      这就很难得。
  
      毕竟很多人看到礼宅和她的李氏公司来说,有更多可以舒服的坐在办公室里工作的机会。
  
      金娜这么选择证明她考虑过自己以后到底要靠什么为生。
  
      选择做一名厨师,除了学习技能之外,这个职业不存在被淘汰的问题。
  
      只要不是做饭白痴,有师傅带领,有人教授的情况之下,工作能力只会越来越好。
  
      别看成天在厨房里和油烟打交道,但是做一名真正的好厨师,他的发展晋升空间也是很大,一旦做到行政主厨的位子上,每个月所开的工资并不次于一个经理,甚至要比一个总经理拿的工资还要高。
  
      而且她也心里明白自己的整容手术虽然做了,但是一旦进入职场有竞争就会有各种流言蜚语,自己还则罢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可是儿子不能承受这样的压力。
  
      为了以后的生活考虑,她还是选择了进入厨房这个相对来说单纯的环境。
  
      况且她现在也真的喜欢上做饭了。
  
      李小白当然不会强人所难,她尊重每个人的选择,自己已经给了她机会所需要的努力就是自己所付出。
  
      …………
  
      高岩她的抗议并非出于争执,只是在陈述横桓在他们眼前的任务之艰巨。
  
      话一旦说出口,她便将它逐出思绪,全心全意完成它。
  
      他们走在一条漫长漆黑的石阶上,这条距离看起来无边无尽。
  
      尤其是黑暗吞噬了他们手里手电筒的光芒。
  
      在黑暗中人会显得特别孤独和恐惧,尤其是还有一阵阴气森森的风吹来。
  
      包括她自己都感觉到浑身发冷,她已经自动自发地靠在了李小江身边。
  
      起码李小江身上的热度会让她感觉到心安和温暖。
  
      他们必须穿过岩棚,不论李小江规定用什么速度,她都会跟上。
  
      约莫一个小时后,他们休息片刻喝点水止渴。
  
      他们当然都还没吃过东西,但食物可以等。
  
      李小江用锐利的眼神端详她的脸庞,虚弱又苍白,但他可以在上面看到决心——她撑得下去。
  
      这天早晨活脱是一场恶梦,她惊讶与恐惧可以多么不同,而恶梦却依然持续,他们不知道这条路的尽头有什么在等待着他呢?
  
      每个人终于开始为他们的安危操心的恐惧、惊慌,以及这段耐力赛——当她又饿又累且为所发生的一切而目眩时。
  
      恶梦的形容与内容是非常不同,但终归都是梦魇。
  
      又过了好几个小时,他们再度停下来饮水并吃了一些食物。
  
      “我们明天再停下来好好吃点东西。”李小江向她保证。
  
      高岩点点头,在这条通道里,他们没无法要求更多的。
  
      他们现在停下来的位置,是一个很奇异的没有台阶的平台。
  
      当然,这不是第一个,这一路上走来,每隔几百节台阶就会出现这样一个完全平整的平台,地势也渐渐在由低往高,似乎他们要到达山顶一样。
  
      现在这个平台为什么说奇异,就是因为它和其他的平台不一样。
  
      在他的上面多了四个雕像。
  
      跟外面的石棺上的浮雕一样,比那尊神像的雕像要小的很多,大概只有一个人的高大,不过,面目狰狞,看起来实在没有什么美感,更像是在痛苦的挣扎。
  
      每一尊雕像的神情都不一样。
  
      尤其在手电筒之下,一开始看到雕像几乎吓坏了高岩他们。
  
      高岩打了一个寒战,似乎有人在她的脖子后面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不由得双臂抱紧了胸前。
  
      这样狰狞的雕像在加上这样幽暗的通道,给人一种特别诡异和恐怖的感觉,似乎是那些看过的鬼怪里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