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抢了前夫的暗卫 > 二十三章
夜很快就深了,苏湘湘被玉娘亲自引着到了院子里,整个院儿都是她给布置的,人手也是她安排的,侍从也早就敲打过了,都是听话不会欺主的。
  
  东西一时间还未置办齐全,至少衣服是还没有几件的,只有几件买来的成衣临时放在衣柜里。
  
  一切都是精心周到的。
  
  “明儿便叫裁缝来给你量一下,给你做几身衣裳。”玉娘细细跟她说了,最后仍是不太放心地叮嘱苏湘湘一些其他事情,“湘湘莫要拘束,想要什么想干什么便只管跟我说。”
  
  她停了停,觉得年轻人可能会说到一块儿去,便又道,“跟小九说也是可以的,他年长你几岁,虽说你是叫他一声侄子,但是拿他当哥哥使唤便成。”
  
  苏湘湘点点头,抿了抿唇,小声道:“这里很好。”她在这里住的地方比她以前的院子要大,也要好得多,院子里面的侍女也比之前多。
  
  就是苏湘湘不太习惯有这么多人,她不喜欢有不认识的人在她身边,而且好像她睡觉的时候,也会有侍从在她屏风后面值夜,以防她半夜起来的时候叫不到人。
  
  她不喜欢让别人这样,苏湘湘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她自己完全可以做得来的事情,那些侍女姐姐都会帮她做。
  
  无论是脱衣服还是穿鞋子。
  
  苏湘湘喜欢自己一个人呆在房里,待玉娘走后,她颇有些茫然若失,坐在床边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坐在房间里看向窗外。
  
  院子里也没有那棵高大的合欢树,而是平整的青石板路跟静心侍候的花草。
  
  看到这里苏湘湘心里忽地跳了一下,小心地脱了木屐放到榻边,趴到窗边,在确认窗外确实是没有高大的树之后失望地叹了口气。
  
  这样九七就只能蹲在屋檐上了啊,苏湘湘闷闷不乐地想。
  
  三折的墨色山水屏风后有人影晃了晃,小侍女轻手轻脚地熄了灯,屋子里暗下去,月光从窗户倾撒进来,柔和了一片。
  
  苏湘湘等了半天,在外面彻底没有动静后才小声唤了一声,“九七。”
  
  尾音还未消失,暗卫的身影就映入了她的眼帘。
  
  他踏着皎洁的月色而来,几个起落便到了她面前,身上还带着夜风的凛冽,衣料上浸满寒霜,轻薄的靴底踏上窗沿之时,几乎没有声音。
  
  像是月下的雄鹰,一身戾气,如今却温顺地停在她的窗前,敛起翅膀,收起利爪,低头看着她,一双眼睛像是湖水,盛满银色的月光。
  
  苏湘湘伸出手拉拉他的衣摆,示意九七靠她近些,待暗卫俯身下来,她便凑到他耳边耳语,耳鬓厮磨的模样,亲昵又依赖。
  
  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小声叫了一遍他的名字,而后忽然搂上他的脖颈,把脸埋入暗卫胸前,蹭了蹭,小猫似的乖巧,“九七,这里好多人我都不认识。”
  
  玉娘对她很好,跟她说话的时候也很和善,刘九疑对她态度也不似以往一样,之前虽然对她客气,但是到底隔着层外人的隔膜。
  
  所有一切都很好。
  
  可是苏湘湘心里还是感到不安,莫名其妙的,她找不到自己烦闷的理由,只以为可能是暂时的不习惯。
  
  见到九七之后,心里有什么就落了实,不再轻飘飘的。
  
  她命如蒲草,漂泊无定,从一开始到最后都是寄人篱下,惶惶不安。
  
  而九七则是压着她的磐石,定住她的命,安下她的心。
  
  苏湘湘窝在他怀里,长睫垂下,抓着他衣料的手紧了紧。
  
  只要有九七在,无论在哪里都是好的。
  
  *****
  
  等怀里的小姑娘撒完娇,九七才低低开口:“小姐?”
  
  就着这个位置他刚刚好能把下巴扣在她发顶,垂下眼眸的时候入目的便是怀里小姑娘一小块白皙如玉的后颈。
  
  刚刚苏湘湘扑过来,九七伸出手接的时候一时不慎牵动了伤口,他嗓音本来天生偏冷,如今却带了些嘶哑。
  
  苏湘湘觉出不对来,或许是孤僻惯了,她惯会察言观色,觉出些不对,从暗卫怀里抬起头来看着他,“九七,你怎么了?”
  
  她歪歪头,眼尖地发现暗卫肩部的衣料明显深了一块儿,还不待他躲开,便已经伸出手轻轻触了一下。
  
  白皙的指尖沾染上鲜红的血迹,像是雪地上盛开的花朵,刺眼得很。
  
  苏湘湘看着手上的血迹,愣了一愣,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便被暗卫按着脑后,扣入了怀里。
  
  “别看,别碰。”他声音低哑,细细碎碎的额发落到怀里少女的脖颈处。
  
  苏湘湘抿了唇,想开口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不容易才开了口,发现嗓子干涩得厉害,“包扎了吗?”
  
  “已经处理过了。”
  
  苏湘湘嗓子干干涩涩,胸前闷得厉害,她忽然明白了上一世,那个时候为什么顾长青那么恨她,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却始终没有杀死她,只是把她拘在小小的那个院子里。
  
  直到九七死去。
  
  前世她被顾长青花言巧语骗走,谁的话也不听,执意要嫁给顾长青。九七什么也不说,就陪在她身边,而后不知跟顾长青做了什么交易,保下了她的命。
  
  这一世,她不想嫁给顾长青了,她讨厌顾长青。
  
  她开始喜欢九七,喜欢跟九七说话,她跟九七说她想要出去看看,跟九七说下一次还要跟他一起去花朝节,跟九七说要跟他和翡云一起看孔明灯。
  
  然后九七给了她自由。
  
  苏湘湘抱着九七,脸颊贴着他的胸膛,抓着他袖子的手紧了又紧,抽噎几下,到底是没忍住,眼泪夺眶而出。
  
  这都是她的错。
  
  一直都是她的错,是她太任性太贪心,想要的越来越多。
  
  苏湘湘哭起来就停不下来,眼泪很快就染湿了九七的衣裳,黑衣的暗卫沉默地抱着她,安慰似地一下下抚摸她的发,他有些手足无措,不太明白她为什么哭。
  
  应该是被吓到了吧,毕竟小姑娘家家的,见血都会哭吧,黑衣的暗卫有些后悔,他觉得,他应该更小心些的。
  
  那样就不会惹她哭了,正想着,怀里的少女却出声了。
  
  “九、九七,对不起。”怀里的小姑娘抽噎一下,哭得狼狈,说话都磕磕绊绊的,“都、都是我的错。”
  
  “我太任性了。”
  
  苏湘湘呜咽一声,从他怀里挣脱出去,抬起头来看着他,眼睛里盛满泪水,月色映照进去,像是静谧的湖底。
  
  “我不想要出去看看,不想要糖葫芦,不想要糖人,不想去看烟花,不想去看孔明灯,我也不要大的院子。”
  
  “我什么都不要!”她斩钉截铁,泪珠顺着脸颊流下去,落到地上,随即破碎。
  
  “我只要九七。”
  
  如果这些东西,都得用九七的牺牲换来的话,那么她才不要。
  
  她只要九七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