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重生后我成了皇帝心尖宠 > 第1章 楔 子

第1章 楔 子

十月北方,夜霜寒,北风起,残花飘满地。
  
  清晨,京城郊外李家别院内一片寂静。
  
  云杳杳微低着头站在正房院子里。
  
  冷风卷起地面上凋零的花瓣和落叶,打着旋,扑到她身上,浸骨的寒意穿透衣衫,她的心冷得都仿佛冻住了。
  
  过了长长的一柱香的时间,“吱呀”声起,正房门终于打开。
  
  云杳杳仰起脸,看了过去。
  
  廊下一位丽装夫人端坐在玫瑰椅上,身旁簇拥着一群丫鬟、婆子。
  
  云杳杳看着那夫人脸上不加掩饰的厌恶,抿了抿唇,俯身一礼,轻声道:“民女云杳杳拜见忠平伯夫人。”
  
  ……哼,一个烟花柳巷的青楼女还敢自称民女?她倒会往自已脸上贴金。
  
  不过忠平伯李夫人看着云杳杳,因为是被婆子们从卧房直接带到主院来的,她还没有来得及梳洗打扮,是披头散发的立在那里。
  
  可即使这般带着几分狼狈的素面朝天,也丝毫无损于她仙人玉姿的美态。
  
  她外穿了一件绛红色滚兔毛的披风,一头乌鸦秀发披散在肩上,长长的青丝被晨风缕缕吹起,如墨在水中缓缓化开。
  
  未施粉黛的素白面颊被披风领口处的一圈白色兔毛衬着,更显晶莹如玉。
  
  而最让人惊讶的是她那双水润明眸,就像黑水晶般纯美清澈,明亮的目光就似初生婴孩,不染一丝红尘的杂质。
  
  李夫人不禁咬牙,明明就是个勾栏中的狐狸精,却弄出这般楚楚无暇的清莲模样,把她的宝贝儿子迷得昏了头。
  
  “云姑娘,你不在美锦坊做你的头牌名伎,竟私入我李家别院,是何道理?”
  
  云杳杳听着李夫人风雨欲来似的拷问,闭了闭眼睛。
  
  如今她当然明白李夫人对她的态度。
  
  只是李郎不是说他娘已经同意他在别院设宴纳她为贵妾的吗?
  
  难道李郎是在骗她吗?
  
  云杳杳心中惶惑,但仍据实解释道:“夫人,大公子十日前已为民女赎身,民女现为良籍,来李家别院是因与大公子已订下婚约。此事,夫人一问大公子便知。”
  
  李夫人见云杳杳言语虽柔和有礼,很是恭敬,但仪态间却是不卑不亢的。
  
  哼,这狐媚子,竟把李家还当成她的窑子,以为所有人都像那些色鬼嫖客一般供着她,还敢这般装腔作势。
  
  “一派胡言,我儿乃忠平伯世子,今科进士,就要被当今三公主招为驸马,怎么会与你这样的娼妇有所瓜葛,还会给你赎身,纳你为妾?
  
  你污蔑我儿,私闯我李家别院,偷盗我李家财物,简直胆大包天!”
  
  ……什么?
  
  云杳杳只觉得头嗡的一声像炸开了一般,她双手在衣袖中紧紧握成了拳头,努力抑制颤抖的身子,盯向李夫人:“夫人说得可是事实?”
  
  李夫人就见云杳杳那双大眼睛“唰”地就被火焰点亮了,亮得直刺人心,竟有些让她不能直视。
  
  不过她今日来可不是要与这娼妇多废话的。
  
  李夫人挑眉示意身旁的嬷嬷,那嬷嬷从身后小丫鬟手里接过一个托盘,端着走到云杳杳面前,阴侧侧道:“云姑娘,你以贱民之身胆敢冒犯忠伯平府,犯下数罪。
  
  但我家夫人心地良善,不把你交到官府,保你个清白名声,你还是自行了断吧。”
  
  云杳杳看着托盘上放着的酒杯,教坊青楼乃世间第一灰暗之地,她听说也看到过许多龌龊的手段,她当然知道这酒杯里装的是什么。
  
  她没想到李夫人今天竟想要她的命!
  
  云杳杳刚要据理力争,就看见李夫人身后正房门边,露出半截水蓝色的男式锦袍。
  
  那锦袍她很熟悉,是她亲手给他做的。
  
  云杳杳的心忽地一沉,死死的盯住了正房门。
  
  静默了片刻,门后的人似经受不住她灼人的目光,讪讪的走了出来。
  
  ……果真是李良博!
  
  云杳杳就见李良博平日里柔情似水的眼睛看都没敢看她,目不斜视的走到李夫人身边,赔笑道:“娘,大冷天,您还是赶快回屋吧,别为了一点小事在冻坏了身子。”
  
  李夫人心里恨,这个不争气的小子,被云杳杳就看了一眼,便又舍不得,自己现出身来。
  
  如此瞧来,这小娼妇拿捏男人的手段倒是真强,那今日更是不能留她了。
  
  李良博嘴里与母亲说着话,可眼角余光还是不由自主的扫向了云杳杳。
  
  ……当真是绝代佳人啊。
  
  只静静的站在那里,那清灵玉姿的不尽风华便已勾魂夺魄。
  
  尤其是那两瓣菱唇,粉嫩嫩,水润润,带着让人心痒的媚惑。
  
  诶,他还没品尝过她的滋味呢。
  
  这云杳杳委实难搞,一个看过千帆的清倌名伎,偏要做出不染凡尘的仙女姿态,总是推说只有成亲之后才能行那夫妻之事,像迂腐的大家闺秀般十分的重礼数。
  
  先前他为了哄她,当然是依从她,守着规矩,一派君子之风。
  
  可今天母亲和三公主都想要她死,但这么个大美人这些时日他连摸都没摸过,也着实有些太亏了。
  
  李良博转着眼珠子想主意,云杳杳开了口,声音似寒泉过冰。
  
  “李大公子!刚才李夫人说得话,是为如何?”
  
  李良博听云杳杳不再叫他李郎,而是称他为大公子。
  
  又见她冷着脸,一双黑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他,似要堪破他心底最阴暗的角落。
  
  李良博的心不由得就是一颤,下意识的脸上挂出平日里云杳杳最喜欢的温润端方的笑容来,喏喏道:“啊!杳杳,之前有些事,我忘记与你说了,等下我再细细与你讲。”
  
  云杳杳看着李良博还向她挤了挤桃花眼,意思让她稍安勿燥。
  
  但此时此景,她如何再能信他。
  
  她云杳杳确是出身青楼,但美锦坊乃是北方最大的官家教坊,坊中女子都为清倌,卖艺不卖身。
  
  而她号称京北四艳之首,色艺绝佳,最擅乐舞,一曲霓裳舞,技惊四座,无人能及。
  
  如此品貌身价,自然便有许多有权有势的酒色之徒想把她占为已有。
  
  她一直尽力周旋,想办法要离开。
  
  直到一年前见到李良博,家世容貌样样都好,也很有几分才学,还是守礼的谦谦君子。
  
  重要的是对她一见倾心,情深意重,几次赌咒发誓说要今科博取功名后替她赎身,娶她为妻。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她的心被打动了。
  
  但官家教坊想要脱籍得需皇后娘娘特赦,得花大钱找门路,她又知他手里并无太多钱财,便从她这三年的积蓄中,拿出两万两银子让他周全打点。
  
  十日前杏林放榜,他考中进士,也果真拿了她的良籍回来,还有官府盖印的纳妾文书。
  
  她本以为遇到了真心待她的良人,没想到他一直都在骗她。
  
  云杳杳看着李良博,脑子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李良博,你拿了我的银子,其实根本没有为我赎身,那我为赎身的人到底是谁?”
  
  李良博没想到云杳杳会如此聪明,这一会儿就猜透了帮她的其实另有其人,而他是冒领别人之功的。
  
  这样被人看穿,李良博无话可说,忙侧过脸去,装聋作哑。
  
  李夫人看儿子脸上都显出心虚了,便向嬷嬷一挥手,嬷嬷示意旁边的两个婆子抓住云杳杳的胳膊,就要给云杳杳直接灌毒酒。
  
  李良博忙伸手拉了拉母亲的袖口,他想得是把云杳杳人财都弄到手后,再做计较。
  
  李夫人知儿子心思,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李良博明白母亲眼中的意思,他们忠平伯府实际上在他爷爷那辈就败落了,就是个花架子,这些年一直在苦苦支撑,不然他也不能掂记上云杳杳手里的钱财。
  
  只如今他好不容易考中今科第八十名,成了进士,又被三公主看上,攀龙附凤,就要变成皇亲国戚,他又怎么能因为云杳杳而惹怒了公主殿下。
  
  ……诶,只是可惜这么个大美人了!
  
  李良博狠了狠心,转身就要回正房屋。
  
  云杳杳看着李良博绝情而去的背影,她知道今日她是逃不掉了,她一个无亲无势的孤女,又怎能与忠平伯府和当今公主对抗。
  
  ……可这让她如何心甘。
  
  云杳杳对拿着毒酒的嬷嬷低声恳求道:“嬷嬷,好歹给我留个体面,让我自已来吧。”
  
  嬷嬷看着托盘上的两杯毒酒,倒是不怕云杳杳搞鬼,便拿起一个酒杯,递给她。
  
  这厢李良博刚要进屋,就身后传来一声莺啼婉转、情深款款的呼唤:“李郎~~”
  
  李良博被这一声李郎叫得心尖都痒痒了,身不由己的就转头看去。
  
  就见云杳杳手拿酒杯,脉脉含情的凝视着他。
  
  那清丽无双的脸上,波光潋滟的大眼睛中隐有泪光闪动,可那晶莹泪珠却又强忍着不肯落下,愈发显出那楚楚可怜的动人风情。
  
  “李郎,你我虽相知仅一载,但心心相映,金风玉露便胜却人间无数。
  
  可今日你为牛郎、我为织女,银河无情,必要分别。”
  
  随着话语,云杳杳眼中的泪,一颗接一颗滴落下来,如断了线的珍珠,伤心欲绝。
  
  哟,这美人哭,也与他人稀里哗啦的鼻涕眼泪一起流的脏兮兮的模样大不一样。
  
  真是梨花带雨,可爱可怜。
  
  李良博更是两眼都直了,看得骨头都软了,恨不得上前把云杳杳揉进怀里,好生亲热亲热。
  
  李夫人气了个仰倒,这云杳杳简直是太狡诈了。
  
  她当着众人的面说这样不要脸的勾人蜜语,这要传到三公主的耳朵里,实乃挑拨儿子与公主离情的诛心之言。
  
  云杳杳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又向着李良博哀哀道:“李郎,我们下辈子再做夫妻。”
  
  ……下辈子若是你再敢招惹我,我必要你也尝尝这毒酒的滋味。
  
  李良博见云杳杳竟真的饮下了毒酒,就要香消玉殒了。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被一个倾国倾城的佳人如此爱恋,李良博也不禁软了几分心肠,潸潸然上前两步,叫了声:“杳杳~”
  
  可话未说完,就觉得一物飞来,右眼便椎心一痛,眼前血红一片,不由惨叫起来。
  
  云杳杳用尽全身力量扔出手中酒杯,看着那瓷杯正好打在了李良博的右眼上,破裂的瓷片扎进了他的眼里和眼眶中。
  
  事出突然,李夫人和丫鬟婆子们片刻后才反应过来,慌乱的哭喊着去扶栽倒在地的李良博。
  
  云杳杳忍不住笑了,没人知道她虽看似娇柔,实则却天生气力奇大,孩童时就曾双手举起过七十斤的米袋。
  
  看来李良博的右眼怕是保不住了。
  
  ……真好啊。
  
  本朝律法明确规定,身残者是不能入朝为官的,就不知道那个三公主还会喜欢一个有眼疾的男人吗!
  
  只是嘴角刚刚翘起,腹中就如火烧一般,疼痛难耐,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云杳杳眼前一黑,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她听见自己在祈求神佛:
  
  ……愿来生,再不为伎为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