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重生后我成了皇帝心尖宠 > 第7章 恩 人

第7章 恩 人

云杳杳忙推开人群,就见自家小院,门敞开着,里面站了几名官差。
  
  果然与前世一样,官差到她家来找裴靖风和白雪仙了。
  
  云杳杳赶紧进了院,就见母亲有些不知所措的胆怯的站在门边,有个当头的官差正在问她话。
  
  云秋芳看见云杳杳回来了,就像看到救星,忙叫道:“遥哥儿~”。
  
  云杳杳上前一看,这当头的官差她还认识,曾到茶馆里巡视过,也喝过茶。
  
  云杳杳脸上堆起笑,:“官爷,你今天怎么大驾光临到小的家里来人。”
  
  官差刚才上下打量她一下,:“哦,这是你家啊,我来当然是问事儿了。”
  
  “那官爷,您屋内请吧,喝口水,不然您在这站着,你看,这外边人还以为咱家出什么大事了呢。”
  
  这官差看了门口围着的一群人,瞪起眼一挥手,:“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都抓起来。”
  
  门口的人这才一哄而散。
  
  云杳杳上前把院门关上了,这才道:“官爷,您要问什么?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官差见她态度极好,便缓了语气问了下裴靖风的事。
  
  云杳杳据实说了,原来是怎么救的这两个人。
  
  “官老爷,他们当时身上都带着路引和籍贯文书,也都到咱云州府衙登记了,所以小的家才敢把房子租给他们。
  
  可是昨天他们不知道怎么就走了,只在墙上留个字,您也看到了吧,剩下的我们也不知道了。”
  
  官差刚才也问了云秋芳这些话,见母子两个说得差不多,又问了几句便走了。
  
  云秋芳看官差走了,才白着脸对云杳杳道,:“杳杳,怎么官差还来问白叔白婶。”
  
  云杳杳忙安慰母亲,可能是例行巡检吧。
  
  反正两世母亲都不知道真正的原因,官差在母亲身上,也问不出来什么。
  
  而她上一世是真不知道,这一世是装不知道。
  
  云杳杳想了想自己刚才的表现,好像也没露出什么破绽。
  
  那么按照前世,很快就会有人来买她家这个小院子了,那她这回卖不卖呢?
  
  云杳杳躺在炕上,正想事呢,就听有人敲院门。
  
  云秋芳去开了门。
  
  云杳杳坐起身,推开窗户门:“娘,谁啊?”
  
  “是想来租房子的。”
  
  想来租房子?怎么这么快就有人就知道她家房子空了?
  
  云杳杳深觉不妥,忙下地,的到了院门口就在院门外站着一对祖孙。
  
  祖母头发花白扶着个棍,孙女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上穿着破旧的衣服,瞅着风尘仆仆的。
  
  孙女见了云杳杳忙道:“小哥,我和奶奶刚才听胡同口的人说,你家有空房子,我们想看看能租吗?”
  
  云杳杳呲牙一笑,“这位姐姐,我们家房子不租,你再上别人家看看吧。”
  
  说完随手把门关上了。
  
  “杳杳,房子空了,为什么不租啊?”
  
  “说不定白叔,白婶他们那还会回来呢,一看他们刚走房子就租出去了,他们不得难过啊!”云杳杳找个理由。
  
  “对,对,是娘想的不细,那就不租,等半年后,白叔白婶不回来,咱们再说。”云秋芳忙应了。
  
  只是树无欲静,而风不止。
  
  当天下午,便又有人儿来敲门。
  
  云杳杳一看来人,正是前世要买参加她家小院儿的那个人。
  
  说词也与前世是一样的,他是管家,他家老爷准备来云州做生意,想在这附近买几个院子,当做仓库放杂物。
  
  问他们家的房子卖不卖,如果想卖就去来福客栈找他,他会给大价钱的。
  
  云杳杳应了,说是要跟家里人商量商量。
  
  晚上,云杳杳难得的有些睡不着觉了。
  
  这些人看来都是江湖中人了,还有包括官差都找到这里,就说明裴靖风和白雪仙的行踪已经暴露了。
  
  但他们非得要租或是买这院子,是为什么?
  
  难道他们是觉得,裴靖风两个人会将藏宝图藏在这个院子里了,所以想在这找?
  
  云杳杳想到一种可能性,腾的一下从被窝里坐起来。
  
  “娘,娘,你醒醒,我问你点儿事儿。”
  
  云秋芳被女儿摇醒,有些紧张道,“杳杳你怎么不睡觉?是哪里觉得不舒服吗?”
  
  “我没事,”云杳杳推开母亲摸她额头的手,“娘,我问你,白婶子给过咱家什么东西吗?”
  
  “你大半夜不睡觉,问这个干嘛?你白婶子给咱家的东西多了。”
  
  “都在哪儿呢?快给我拿来。”
  
  “你睡蒙了?你白婶子给你调养身体时不总是给你做吃吗?都在你肚里的呢。”
  
  “诶呀,娘,我说的不是吃的,是有没有什么书、纸之类的?”
  
  “这倒没有,娘又不识字。就是上回娘过生辰,你白婶子送了娘一只银簪,娘现在天天带着呢,这事儿你又不是不知道。”
  
  “噢,我刚才忘了,娘,那银簪给我看看。”
  
  云秋芳从枕头底下掏出银簪递给云杳杳。
  
  云杳杳推开窗,借着夜色仔细的看了看,就是样式极普通的玉兰花簪,份量也极轻,也不值多少钱。
  
  但穷人家的妇人带的都是木簪,瓷簮,铜簪,能有个银簪都是好物件。
  
  他娘是很喜欢、也很宝贝这个银簪,一直戴在头上的。
  
  嗯,只要与藏宝图无关就行,云杳杳又把簪子还给了母亲。
  
  第二天,云杳杳是晚班,本应该是一更天下工。
  
  但茶馆里有桌客人,许是喝多了,几个人磨磨唧唧的吹牛、侃大山,就是不走。
  
  云杳杳还得陪着,时不时给他们添些茶。
  
  直到外面,天下了雨,这桌客人才走,等云杳杳关打扫完大堂,关了店门,上了门板已经快到二更天。
  
  小雨蒙蒙,云杳杳依旧戴着斗笠,穿着木屐回了家。
  
  到了家门口,云杳杳就觉得有些不对。
  
  整个巷子住得都是穷人,连贼都不来,因为没什么可偷的。
  
  所以家家户户晚上都不用关窗闭户。
  
  而她晚班时,她娘必是等她回来再睡,总是半开着一扇院门的。
  
  但今晚,院门都掩上了。
  
  云杳杳推开门,进了院,耳边有没有传来母亲唤她的声音。
  
  云杳杳更觉不妥,忙叫了一声娘,奔到南屋门口,去拉房门。
  
  可是房门却是拉不开。
  
  云杳杳大惊,可此时就感觉有人轻拍她的肩膀。
  
  云杳杳下意识的一回头,眼前出现了一张脸。
  
  这张脸上虽然多了两撇胡子,但她还是一眼便认出来,这正是前日,她在茶馆儿里捉的那个贼。
  
  云杳杳刚要尖叫,就见这贼拿了个鼻烟壶在她鼻端一晃,一股刺鼻的鱼腥味袭来,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等云杳杳再一次清醒过来时,她是躺在一间屋子的地上。
  
  云杳杳听见一个人在说,:“师父,我们不是去找藏宝图吗?抓这个小子干什么?”
  
  “这小子和白雪仙他们住了一年,肯定会知道他们点儿事的,抓回来咱们好好审审。
  
  另外上回师父在茶馆,就是被这小子坏的好事。想你师父我在江湖号称九头神偷,从未失手过,但这次折了面子,怎么也得找回来。
  
  等我问清楚宝藏的事,就把这小子卖进象姑馆去,方能解我心头之恨。”
  
  象姑馆?让她去做栾童?
  
  云杳杳心中大急,可这贼用的迷香倒是很有点门道,让她全身无力,口不能言。
  
  “诶,师父,这小子醒了。”
  
  随着话音,,云杳杳头顶上凑过来两张脸,其中一个正是那尖嘴猴腮的贼。
  
  那贼从怀里又掏出个鼻烟壶来,这回是一股薄荷香味,云杳杳就觉脑袋清楚些,能说话了。
  
  “说,那个白雪仙在你家是藏过什么东西没有?”
  
  云杳杳装傻:“白雪仙是谁?”
  
  “就是你那个白婶子。”
  
  “你问白婶子做什么?”
  “她偷了老子的东西,半夜跑路,所以老子得好好找找,东西是不是被她藏起来了。”这贼也是张口就来。
  
  “噢,那这样,我是看见过她藏东西,可我要告诉你,你们能放了我吗?”
  
  云杳杳做出一副害怕至极模样,:“这位爷,我下回再也不敢像在茶馆那次手欠坏您的事了,你就放我回家吧,我要去找我娘。”
  
  两个贼听了眼睛一亮,:“你老实说出来,她把东西藏在哪了,我们就放你回家。”
  
  “我是有一天晚上,尿急起夜,不经意间看见的。
  
  不过藏在哪里,你们得把我带送回家,我再给你们指出来,你们不送我回家,我就不说。”
  
  嘿,这小子还有点心眼。
  
  两个贼还在犹豫,听云杳杳道:“昨天官府也有人来我家问了白婶子的事,另外还有人要租,要买我家房子,说好了明天一早还来。我若不回家,很快就会被人发现的,到时候我也没办法再给你们指了。”
  
  诶哟,这么多人都惦记上藏宝图了。
  
  看来事不宜迟,反正他们如今租的这间屋子,离这小子家只隔两条街,过去十分方便。
  
  那贼又吓唬云杳杳道:“你小子最好老实点儿,可别拿假话来骗爷,否则爷就杀了你。”
  
  云杳杳白着脸忙道:“不敢,不敢。”
  
  那贼又拿了鼻烟壶给云杳杳闻了闻,云杳杳便又全身无力,口不能言。
  
  两个贼又往脸上贴了胡子,又抹了点黑粉乔装了一番,然后给云杳杳带上斗笠,穿上木屐,又往她脸上,身上喷了些酒,他们自已也带了斗笠,一边一个架着云杳杳出了屋。
  
  天依旧下着雨,黑乎乎的,路上没有个人影。
  
  一个贼手里拿着一盏防雨的马灯,照着亮。
  
  云杳杳脑袋上戴着大斗笠,遮住半张脸和眼睛,什么也看不见。
  
  身子软得只能任由两个贼架着走。
  
  正走着,就听一句迎面有人问:“大半夜的,你们是干什么的。”
  
  官差?云杳杳的心怦怦地跳了起来。
  
  老天保佑,官差一定要过来看看她啊。
  
  那三个官差倒真是走了过来。
  
  就听那贼点头哈腰道:“官老爷辛苦了,朋友喝醉了,我们给送他回家。”
  
  还真有个官差上来,抬起云杳杳的斗笠。
  
  就这人头埋在另外一个人肩上,浑身酒气,人喝得好像都没了意识。
  
  官差就是一皱眉,放下斗笠,挥了挥手:“嗯,快些走吧,马上就要宵禁了,再不回家,就把你们当贼抓了。”
  
  “谢谢官老爷,我们是好人,不是贼。”说着就架起云杳杳又快步往前走。
  
  眼看着就要到云杳杳家胡同口了:“小子就要到你家,最好给我快点儿找出来,否则爷就把你碎尸了。”那贼又出言恐吓。
  
  云杳杳心里一阵发凉,她这个样子,回到家该怎么办呢?
  
  也不知她娘怎么样了?
  
  云杳杳脑子里转着个儿想,也没想出什么好主意。
  
  当时就听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几匹马从他们身边一掠而过。
  
  又走了几步,忽然有匹马转了过来,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是什么人?这下雨天想去哪里?”马上坐着的人问道。
  
  云杳杳就觉得这人说话的声音很是熟悉,她好像在哪里听过,她的心不由得又怦呯的跳了起来。
  
  云杳杳又感到身边的那个贼,身子一僵,顿了一下,方哑着嗓子来了句:“这位爷,我们就是云州人,朋友喝醉了呀,我们送他回家。不好意思,我们还着急回家,就不跟您聊了。”
  
  说着架着云杳杳又要走。
  
  “慢着!”马上的人一跃而下,走到了他们面前,抬手就掀去了云杳杳头上的斗笠。
  
  云杳杳就听架着她的贼忽然来一句:“风紧,扯帆。”
  
  说着松开她往后一跃,跳上房就跑。
  
  “快追!”又一名男子的声音传来,下着命令。
  
  刚刚站在云杳杳身前的这名男子随着命令声高高跃起,直接上房追贼而去。
  
  云杳杳身上没有力气,又没了支撑,扑通一下,侧身摔倒在地。
  
  这时就听咔嚓一声巨响,天都似乎被这轰鸣的雷声炸开了,暴雨倾盆而下。
  
  云杳杳倒在地上,眼睛被雨水打得都睁不开了,浑身立刻湿透。
  
  雨水沿着头发流进嘴里,她咽了一口,忽然就觉得身上稍微有了一点点力气。
  
  就在这时,她感觉到有人走到了她的面前。
  
  ……那人拿着伞。
  
  云杳杳蓦地睁大眼,她的眼前是一双高底黑绸面的云靴,和一片银色绣竹纹的锦袍袍角。
  
  云杳杳听见了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比那豆大雨点打在伞上的噼啪的爆响声还要密集,响亮。
  
  她努力仰起头看去,此时一道闪电再次划破天空,瞬间映亮了那人的脸。
  
  前世今生,蓦地重合在了一起。
  
  她,又见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