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解禁世界之天行者 > 第二十三章 意外的强敌

第二十三章 意外的强敌


  誓神殿大殿顶部,星耀夜空。
  银面男子长剑一扫,向后退开,与蓝披风男子拉开了距离。
  “不错。”银面男子向对方打了个响指:“身手比我预估的还要好!不愧为骑士团的领队——浠城无缺大人!”
  “哼!异端!”
  浠城无缺不屑的道:“今日便将你押回总教审讯!”
  “哈哈…”银面男子一阵狂笑,抬起长剑指向浠城无缺的胸口,手指擦过剑身,瞬间,十数道寒光蹿出,猛地刺向浠城无缺。
  浠城无缺则随时都是做好临战准备的,剑光来到,身体一压从殿顶坠下到大殿内,落地后脚下一用力,整个人又鱼贯冲起,由底部向上的直刺银面男子。
  两人你来我往,身影相随,实力难分伯仲,从殿顶端又战至大殿内,剑光掠影间,浠城无缺右臂肩甲被银面男子刺穿,随后浠城无缺聚力一击,银面男子斗力不过,躲避稍慢,面具被削落。
  “哎…”
  银面男子伸手捡起掉落地上的面具:“看来今天的任务碰到了硬茬。”
  浠城无缺见对方停止了战斗,似有退意,心中此时牵挂殿外战事,眼神环顾,见到莫掌教也亲自上阵搏杀,但似乎受伤了,胳膊挥剑不太利落,脚下还踉跄前行,这个掌教,要说战力,还是没法跟专业人员比的。
  殿外的战斗十分焦灼,浠城无缺心想此时若逼斗对方,一时间胜负难料,不如诱退对方,本次任务毕竟是驰援,骑士团也好护送大家平安退去。
  主意已定,浠城无缺便举剑喝道:“不管你是红翼还是激流!待我后援部队一到,定然将你们尽数擒获!”
  “哦?”男子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后援部队吗…恐怕浠城队长是等不到了。”
  浠城无缺一愣,没想到没忽悠到他,正沉思间,突然两道黑色气体从殿外蹿入,这气体飘在空中汇聚成一个黑气团,渐渐的化成人形,这人形全身黑衣,还披着黑色的披风,脸被兜帽故意罩着,看不清面貌,只见此人左手握着一根诡异的黑色木杖,丈端弯曲如鬼头,形状骇人。
  那黑衣人飘在空中,也不说话,死神般的眼神注视着浠城无缺,突然,单手高高举起黑木杖,随后一声刺耳的尖叫自杖中发出,瞬间整个誓神殿被白光照耀如极光的白,已经超出了人类感知的接受度,即使闭起眼睛,双目也被这极光刺痛流血!
  整个大殿似乎被涂装了一层雪白的灰烬,尖叫声退去后,墙壁四处开裂,开始破碎坍塌,灰烬纷纷消散,站在大殿中间的浠城无缺,身体也在这极光的照射下灰化为白色粉尘,散落一地,一滴血都没有…
  誓神殿外的一角,Cecilia四人看到了这一幕,大家互相用手捂着对方的嘴巴,生怕此时有谁发出那么一丝丝的声音,惊扰到殿内的黑衣人。
  Cecilia位置最好,瞧的也最清楚,银面男子正是之前侵入自己家中的楼南风,也就是说,这场异变的背后组织者,必是红翼无疑。
  “去做你的事,碎片我来交给他。”
  飘在空中的黑衣男子的音色仿佛被软件修改过一样,尖锐异常。
  楼南风虽然是胜利的一方,然而此时见到浠城无缺的死状,心中也禁不住颤抖,还好黑衣人是己方,否则与之为敌想想都恐怖的发抖。
  楼南风微一躬身,转身出去了。
  黑衣男子来到雕像前,单手一抬,雕像手执的长剑立刻崩碎化为粉尘,一枚白色晶莹的晶状物落在了手心。
  随后,黑衣男子身形一闪,消失在誓神殿内。
  阿耀用力掰开捂着自己嘴巴的良宿的手,着急的小声说:“连浠城无缺都死了!我们还是快跑吧!”
  Cecilia四人从交战开始便被主教安排在这个不起眼的掩体处躲避,此处刚巧可以透过侧窗看到殿内情形。
  “同意,我们现在肯定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再晚一会怕是全要死在这里了…”小琴推了推Cecilia的肩头。
  良宿悄悄侧头扫了一眼外面的战场,见到教会的人尸体遍地,嗓子一梗,更加坚定了逃跑的想法。
  “那个黑衣人搞出来的死法…太残暴了…”
  Cecilia感觉到小琴瑟瑟发抖的小手在自己肩头乱晃,觉得这次阿耀跟良宿说的没错。
  “只是…他们怎么办…”Cecilia担心的看着殿外的战斗。
  保卫誓神殿的战士和骑士团也在楼南风的参战之后渐渐落入下风,一个个的倒了下去。而莫掌教…
  “莫校长呢?”小琴看了半天,发现不见了莫掌教。
  四人到处扫视皆搜索不到,突然,一只手搭在了阿耀背后,阿耀吓得张大了嘴巴要喊,还好又有一只手及时的把他的嘴给堵住了。众人看时,竟是沥碃川搀着莫校长在众人身后,莫校长身上血迹斑斑,显然已是身受重伤。
  沥碃川:“你们也快跟着一起逃吧,趁着骑士团的人还在拖延,大家能跑的都已经散去了。”
  “听我说…”莫校长气息有些接不上,手一指:“那边有片山坡,从山坡跑下去,一路不停的跑…可以…可以…”
  “阿耀!帮我一起扶着莫校长,我们边走边说,别墨迹,快跑吧!”沥碃川喊道。
  众人忙簇拥着受伤的校长悄悄的向刚刚提及的那片山坡跑去。
  楼南风一剑刺穿了一名骑士团成员,环顾四周,眼见大局已定,视野中却发现有一小撮人正往一边山坡上跑去。
  “罗杰斯,打扫完这里,回红翼总部待命。”
  “好的老大!”
  Cecilia众人搀扶着莫校长,狼狈的摸爬在山野间,也不知道跑出多远,渐渐的来到了山顶。
  “快点阿耀!磨磨唧唧的在后面!就属你目标大了!”良宿不耐烦的在前面催促着。
  “不是啊!我心跳的厉害,跑不动了要!”阿耀不是不想快点走,而是被前面两位穿短裙的大长腿美女迷的颠三倒四的,脸色通红,心跳加速,越发的喘不上气来。
  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众人回头看时,却是楼南风亲自追来了。
  “大家小心!他来了!”
  “Cecilia,你们带校长走!我断后!”沥碃川对Cecilia说完,随后拔剑便迎了上去。
  “你们…带着我跑不了的,最后还是会被他一个个的杀死。”莫校长推开众人:“别管我了,记得要一直跑,不要走大路,我会为你们争取时间…”
  “不行校长!我们不能扔下你不管!”阿耀上前一把拽着就要拖走。
  “听我说,你们是教会的希望,一定要保护好三年一班的每一个人…这是总教的命令,可惜我…我不能陪你们到最后,你们一定要活下去..”说着莫校长强行推开阿耀喝到:“走啊!”
  “隐世界口令!”
  话音刚落,空间转换,楼南风剑已至!莫校长提剑冲了上去。沥碃川握紧了拳头心中衡量再三,终于下定了决心,伸手抓起Cecilia的手,向众人喊道:“走啊!”
  Cecilia一惊,脚下被沥碃川带着向前跑去,回头又看了看莫掌教,眼中泛起一丝不舍的泪光,随后被沥碃川拉着,众人向山坡下跑去。
  “曾经,我也励志成为一名王者,可惜,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今天,我终于可以为教会真正的做点什么了…”莫校长目光炯炯,威势凛凛,提手握剑向楼南风冲了过去。
  远处传来几声清脆的武器抨击声,随后,又归于平静。
  Cecilia几人刚跑出没多远,一道身影晃动,楼南风再次破空追至,挡在了众人身前,他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血,淬了一口。
  “这老家伙,真是心疼你们啊,被我刺了几十剑还不肯放手。”
  “可恶!”Cecilia心中怒火燃烧,将凊魄取出,刚要刺出,不料楼南风竟抢先一步凑了过来,Cecilia始料未及,这家伙速度比之前快了不少,难道上次并未尽全力?
  楼南风不等Cecilia举剑,手一扣对方手腕,凊魄竟然自Cecilia手中脱手,随后楼南风脚尖一踢,将凊魄踢飞出去。
  Cecilia反应也快,因为身体挨着沥碃川,便顺手抽出沥碃川腰间的佩剑刺了过去!
  楼南风先是一惊,随后又是冷哼一声,右手挥剑将Cecilia的刺击一格,随后左臂一伸,竟是一把掐住了Cecilia的脖子,欣赏着她愤怒的表情。
  “啧啧啧…小丫头,上次我便舍不得杀你,真是可惜了这副容貌。”楼南风眼神上下打量着Cecilia,仿佛在欣赏着自己的战利品一般。
  “把你的脏手拿开!”沥碃川腰间佩剑被Cecilia拿走了,自己也不管那么多,挥拳便上!
  楼南风柔和的目光瞬间充满杀意,一眼瞅向沥碃川,剑身轻提,一股凌厉的剑气凝聚在剑尖,随后一甩剑尖,剑气迸射蹿出,沥碃川早有心理准备,急忙躲闪,即便如此,那本应刺入眉心的一剑还是割在了沥碃川的左脸上,一股热血立刻顺着脸部流了下来。
  “你…”Cecilia心中动容,看着沥碃川脸上的伤,会不会留疤毁容?产生出满满的愧疚感。
  楼南风厉声说道:“臭小子,我看上的东西,你也敢抢!“
  说完,剑身再聚剑光,一股剑气准备随时迸射。
  沥碃川抹了抹脸上的血,冷静下来,心想这次不能用蛮力了,因为教会一向禁止大家无事启动隐世界,所以很多人虽然在隐世界拥有自己的解禁天赋,然而却未必能及时反应过来。
  楼南风再次轻抬利剑,环绕在剑尖的灵识却突然消失了,楼南风一愣。
  “你小子?!”
  沥碃川也是一愣,这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楼南风突感脚下冰凉,低头看时,双教已经被寒冰冻住,还在不断的往上滋生,渐渐漫至腰间。
  楼南风惊愕间,手一松,丢开了Cecilia,正要用力挣脱的时候,身后被一股强大的灵识压制,一柄淡蓝色的利剑从后背透胸而出,胸腔喷出的血竟然也被这利剑产生的寒气冻结成冰。
  “是…是凊魄剑…怎么会…?”
  楼南风挣扎着回头看去,只见一位五官白皙英俊,金色中长发的男子悄无声息的正站在自己身后,身穿浅咖色的风衣,虽是杀人,但神态十分的淡然。
  “是…你…圣裁者…“说完,楼南风全身已经被冰化。
  那人将剑利落的从楼南风的冰躯中拔出,而楼南风的身体如碎屑般崩碎散落在地。
  英俊的男子来到Cecilia身边,弯腰向她伸出手臂。
  “这男的是谁?好像有点眼熟。”良宿刚从惊恐中缓过神来。
  沥碃川见这男子又是针对Cecilia,不禁感叹美女果然是招蜂引蝶,心中略有醋意,不过那凊魄剑的威力在那男子手上,倒是发挥出了较唬人的威力。
  只见Cecilia手一搭,被那男子拉起,顺势竟然一把抱了上去,结结实实扑在了男子怀里。
  沥碃川一脸混乱,紧紧的握紧了充满醋意的拳头。。
  “哥哥。”Cecilia甜甜的叫了一声。
  “哥哥?!”众人异口同声的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