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的细胞游戏 > 第九十七章 细胞穿衣服吗?

第九十七章 细胞穿衣服吗?


  一方通行令被分配给了E去不返,在这三次的反攻中,E去不返都充当了侦察兵的角色,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除了贡献很大,E去不返还有个任务,就是要找到一方通行令。
  将一方通行令给他,主要是帮他完成传承任务。同时,在玩家们需要的时候,E去不返也有义务交出通行令,帮助玩家们开启新的地图。
  在拿到一方通行令后,E去不返的任务面板出现了变化:
  【任务“传承家”已完成】
  任务奖励:残存意志(基因负面情绪)自动解除,基因传承永不磨灭。
  【传承职业“侦察家”解锁新技能】
  【本能感应】
  技能介绍:一方通行令是白细胞生前所佩戴的道具,它穿越特殊区域来到这里,记得前往特殊区域的某条道路。只可惜,残存的基因片段对这段记忆很模糊,它不能帮助你回想起通往特殊区域的路。但是不要灰心,当你靠近特殊区域时,基因片段能帮你感应到特殊区域的存在。
  技能等级:满级,感应范围方圆一千米。
  对于E去不返新增的技能,安权涛几人很意外,也很惊喜。他们只是在一方通行令的介绍中得知了“特殊区域”的字眼,特殊区域是什么,在哪里,长什么样,没人知道。
  有了“本能感应”,寻找起特殊区域就方便的多了。
  E去不返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自己做的事什么孽啊,这什么狗屁传承职业,先是让老子探路探了这么长时间,想着打完了能歇会儿,做点自己喜欢的事,结果又解锁个什么狗屁技能。
  这下好了,事关新地图的解锁,自己就算不想干也得干,这群狗日的玩家估计能拿刀逼着自己探路。
  “我......能歇两天不?”E去不返有气无力的说道。
  安权涛用细胞撞了撞他,相当于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年轻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所以,你懂的。”
  E去不返:“......”
  当然,在分配酬劳时,安权涛也特地照顾了E去不返,分给了他六倍的份额,也算是对他的辛苦做出的补偿。
  沙发上,江佐伸了个懒腰,他全程观看了玩家最后一场反攻,从反攻准备到结束,期间的半个多小时,他一直都在盯着。
  这次的反攻给江佐带来了不菲的收益。玩家共计击杀了近三万的撕裂者,光是杀敌产出的黑晶,江佐在抽成后,转化成氦钵乙钛,就多达6000mg。
  加上之前的几千mg,江佐的氦钵乙钛数量差一点就要突破一万mg了。
  这么多的氦钵乙钛,江佐还没想好怎么花,索性先存在体内没有提取。
  全部用来升级是不可能的,江佐还得留下足够的储备,应付接下来的血潮。
  江佐光是抽成,就富得流油,更别提游戏里的玩家们了。这些参与了反攻的老玩家,每个账户上都有几万黑晶的分成,甚至几十万的都不少。
  大量黑晶涌入玩家的口袋,导致了交易所的黑晶价格首次出现回落,从之前的1比10,回落到1比8.9。
  这是一个好的兆头,后续随着新地图的开启,黑晶价格会持续回落,最终降低到平民玩家也能消费的起的水平。毕竟黑晶价格太高,不利于平民玩家参与交易。
  “羊毛又涨出来了,是时候想办法撸一把羊毛了。”
  江佐人在沙发上,心早已跑到了游戏中,开始盘算着要不要搞个什么活动,把黑晶从玩家口袋里赚过来。
  毕竟黑晶放在玩家口袋里,总没有放在自己口袋里踏实。
  “对了,你说细胞穿衣服吗?”江佐突然对着身旁的舒冉问道。
  “穿衣服?”舒冉愣了一下,紧接着翻了个白眼,“你这个问题和问我企鹅穿不穿衣服一样可笑。”
  “可笑吗?可是这群玩家喜欢啊。”江佐说:
  “他们这群玩家不就喜欢穿一些花花绿绿,搞的与众不同,显示自己的个性么。我觉得我们可以推出细胞时装,走高端路线。时装不用多好看,但一定要限量,体现出稀有和高贵。再把价格定的到一点,几万黑晶一套。”
  “几万黑晶买一个没有防护作用的蛋白质薄壳?”舒冉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江佐:“你想钱想疯了吗?他们又不是白痴,怎么可能有人会花钱买这么华而不实的东西?”
  江佐摆摆手,严肃的道:
  “你不懂,你没理解我话里的意思。限量,限量懂吗?一件衣服当然不值钱了,但我们可以把它赋予不同的含义。
  比如说这次刚打完仗,灾厄事变结束了对吧,我们可以限时推出限量的灾厄事变时装,价格定的高,数量定的少,不,是稀少,就出售二十套,以后再买就绝版了。
  这群玩家手里的黑晶多的花不完,肯定有人会买一套时装纪念的。在他们眼里,他们穿的不是衣服,是身份!
  想想看,一群细胞都光着身子,一条街就你一个细胞穿着衣服,还是限时限量绝版的大事件纪念服装,这穿出去得多有面子?就连走路都是在装逼啊!
  而且限量绝版也有另一个好处,肯定有玩家会买了之后收藏,等到以后增值了再卖出去赚差价。
  反正游戏里现在有六千多玩家了,这么多玩家里出几个冤大头还不是小意思。”
  江佐一阵侃侃而谈,听的舒冉在旁边目瞪口呆。
  好半天,舒冉才回过神来,她沉思了片刻,点了点头,似乎深刻理解了江佐话里的思想。
  舒冉忽然抬起头,腹黑的嘿嘿笑了一声,说道:“你的话很有道理,不过我觉得有些地方需要改进。你说如果我们把时装的售卖变成拍卖形式,是不是会赚的更多?”
  这次换江佐一愣了,继而江佐露出来狼狈为奸的笑容,满意的拍了拍小萝莉的头,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不错,就按你这么办。时装的设计和拍卖的准备工作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的能力。我现在得先进游戏里做点事。”
  “什么事?”
  “这场灾厄事变结束后,英雄榜也该更新了。”江佐说:“我这个指路人是时候出场,册封一位玩家英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