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的细胞游戏 > 第一百七十章 问就是妹妹

第一百七十章 问就是妹妹

    “董妍,你那边没人吗?”男医生扭头看向董妍道:“时间紧迫,我们速度得快点。再过三个小时就中午了,我们这边还有半个小区没有筛查。”
  
      董妍皱着眉说道:“里面好像没人。”
  
      “没人?这户户主是谁?他没接到通知吗?”男医生不解,朝旁边的消防员问道。
  
      两个消防员是临时来帮忙的,全城范围内的筛查,工作量巨大,各部门都要配合,出人出力。
  
      别说这些部门的,就连专门搞血清研发的医学流动站,都派出了董妍和几个医生来帮忙。
  
      “户主是外地人,不属于南洋市的管辖。房子在两年前被租出去了,目前租客的姓名是江佐,22岁,无业,独居。”消防员很快在名单中找出了江佐的信息:“短信昨晚已经统一发出了,让各户尽量待在家里,不要外出。即使临时有事外出,也需要向我们报备。”
  
      “他报备了吗?”
  
      “没有。”
  
      男医生又敲了敲门,上门检查遇到不在家的,这就麻烦了。
  
      明知道要筛查,还不报备就离开,居心何在?
  
      老式居民楼内的门隔音效果不好,门内的江佐听的一清二楚。他一拍额头,看向桌子上的手机。
  
      短信?老子没收到短信啊!要是收到短信,你们今天来老子就不在家了,早就躲出去避着去了。
  
      医院的任务繁多,两天时间筛查几十万上百万人,匆忙之间,疏忽了漏发条短信什么的,似乎也可以理解。
  
      算了,等一等再说吧。
  
      江佐心里没什么好主意,他干脆装死人,屋子里死寂一片,想着先把外面的人骗走再说。
  
      舒冉呢?江佐朝着沙发上一看,刚才自己让舒冉别发出声音,再看过去时,舒冉正用小手把自己的嘴捂住,缩在角落里,楚楚可怜的看着江佐,一副无辜少女的模样。
  
      等了一会儿,听到外面没动静了,江佐松了口气,准备从猫眼朝外面看一下,想要看看人有没有走。
  
      没想到的是,江佐的眼睛刚放上猫眼,正好看到了一只布满血死的眼睛。
  
      江佐差点没被吓得叫出来。
  
      外面的人脑子有病吧?居然在用猫眼朝屋里看?从外面能看到里面吗?
  
      这一吓,江佐连连倒退两步,猫眼的盖子老化了,上面的弹簧有些问题,没有江佐手扶着,猫眼盖子“咔嚓”一声落下,盖到了猫眼上。
  
      屋子里本来静悄悄的,这一声“咔嚓”的碰撞声格外显眼。
  
      “屋里有人!”男医生的声音在门外猛然卡口,随之而来的又是三声敲门声,“麻烦开一下门,我们是第一人民医院的,筛查血死病,请配合我们的工作,开门接受筛查。”
  
      江佐额头冒汗,心里早把老化的猫眼盖骂了千百遍。
  
      再掩饰已经没什么用了,相反,如果自己再不开门,反倒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更容易引起外面医生的怀疑。
  
      无奈之下,江佐按住了门把手,从里打开了门。
  
      门从里打开,露出了江佐的脸。
  
      “你好,请问是江佐先生?”男医生问道。
  
      “是的,你们是?”江佐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表现得很无辜:“刚才在睡觉,没听见,抱歉。”
  
      “血死病检查,请配合。”男医生没有在意,像刚才一样,拿出一次性的针管和密封袋,安装在仪器上。
  
      事已至此,江佐没有反抗的想法。
  
      他深吸一口气,以审判者超人的身体素质,很快平静了下来。
  
      算了,查吧,查出来就查出来。
  
      船到桥头自然直,查出我有血死病又能怎样?按照血死病28天带走的定律,我还有一段时间是自由身。
  
      更何况大环境在这里,南洋市的血潮将至,到时候南洋市都崩溃了,死侍满地走,谁还有功夫去搭理自己一个血死病人?
  
      在男医生准备检查材料时,董妍朝屋内扫了一眼。
  
      舒冉早在江佐开门前,就躲进了卧室里。此刻的沙发上,自然没有舒冉的踪影。
  
      不过,门口的两双拖鞋,却出卖了舒冉的行踪。
  
      董妍以一个女性的直觉,敏锐的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茶几上摆放的被子,还有餐桌上的碗筷,无一不在暗示,这套房子里住的不止一个人。
  
      董妍打开手里的资料,再次确认了一遍,江佐的记录是独居。
  
      “江先生,请问你是一个人住的吗?”董妍对着江佐问道。
  
      挨家挨户的筛查,就是为了防止有隐瞒不报的情况。家里藏匿外人,不是没有的事。
  
      前一栋楼里就有一户人家,屋里藏了个朋友。
  
      那个藏匿者,是几个月前从外市过来,打零工的,藏在朋友家里,避免办暂住证,每个月可以避免交暂住费。
  
      不过挨家挨户搜查,不可能没有纰漏。几十万上百万的城市,漏掉极少数人很正常。要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死侍袭人的事件。
  
      “额,有什么事吗?”江佐觉得要遭,本来被检查就够糟心的了,把舒冉的事捅出来就更麻烦了。
  
      “我能进去一下吗?”董妍虽然是在询问,但语气却不容置疑,看样子是非要进去不可了。
  
      江佐看眼前的这个女医生,越看越不顺眼。
  
      诚然,办事认真的人是值得尊重的,可是,落到自己头上了,江佐就很难受。
  
      眼见着董妍要进屋,江佐不知该如何阻拦,人家铁了心要进来,强行拦住,和撕破脸没什么不同,可要是不拦......
  
      卧室里摆放的有舒冉用的,类似于定位占卜的水球,要是被外人看到了......
  
      正在江佐为难之时,卧室的门从里面打开了。
  
      舒冉抱着个江佐给她买的小熊,自己从卧室里出来了。
  
      “哥哥,他们是谁?”舒冉一副懵懂的样子,朝着江佐问道。
  
      “这个小女孩是?”董妍问道:“江先生,请配合我们的工作。”
  
      江佐听舒冉喊自己哥哥,顺势接过话茬说道:“哦,这是我妹妹,从外市来的妹妹。”
  
      这已经是江佐第二次用这个借口。第一次还是张豪问时,江佐说从乡下来的妹妹。反正就是有一句话:别问,问就是我妹妹,不服憋回去。
  
      “是吗?”董妍看了看江佐,又看了看舒冉,也不知是在问谁。
  
      “是的,前几天刚来,还没来得及去做报备。”江佐解释道。
  
      见舒冉没有反驳,董妍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对着舒冉招手:“小姑娘,麻烦来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
  
      董妍一行是来查血死病的,不是查户口的。
  
      看着舒冉不像是被拐卖的样子,也就没有多问,在记录本上记了一下,将江佐独居的信息改成“两人”,加上了舒冉的名字。
  
      抽血的对象从江佐一人,变成了两人,舒冉也在筛查之列。
  
      说话间,男医生的器材已经准备好了,他拿着针管对江佐说:“你先来?”
  
      “我先来。”江佐叹了口气,将自己的手指伸到针管下。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