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的细胞游戏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红点 1/8

第一百七十二章 红点 1/8

    南洋市第一人民医院。
  
      医院大厅,江佐牵着舒冉,来到导医台,向值班护士出示了手腕上的手环。
  
      护士看到手环后就明白过来,指导江佐去17楼层的住院部。
  
      医院的18楼是医学流动站,17楼本来是住院部,但为了配合流动站的研究,住院部被清空,和16楼的icu暂时合并在了一起。
  
      现在整个17楼,都是提供给血死病人居住的专门病房。
  
      江佐分到的是24号病房。病房是双人间,里面配有一个卫生间,两张病床,和各种输液用的支架。
  
      “两个人住一间,不方便啊。”江佐琢磨着,对带路的小护士问道:“能不能给我安排一个单间?”
  
      小护士为难道:“我们的床位都是事先安排好的。”
  
      “我可以付费。给我安排一个单间,我出钱。”江佐毫不在意。整个楼层多大,血死病人才多少?肯定有空的房间。
  
      和不认识的人住在一起,对江佐来说太不方便了。
  
      两人间,病床江佐只有一张,舒冉睡哪?
  
      难不成和他一起睡?
  
      病床这么小,舒冉那小身板,江佐保不准一个翻身,就能把舒冉挤下去。
  
      更何况,江佐有太多不能现在公开的秘密,要是住两人间,被外人无意发现了,他是灭口呢?还是灭口呢?
  
      小护士想了想,见江佐坚持,无奈道:“好的,请稍等,我去问一下主任。”
  
      说完,小护士小跑着从走廊离开了。
  
      江佐暂时也没事,和舒冉坐在病床上,等答复。
  
      在等待的时候,病房的门从外面打开了,一个比江佐小几岁的男孩,在一个年轻女孩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男孩的脸色苍白,一副虚弱的样子。江佐一看就知道,估计是病入膏肓了。
  
      虽然人体内,白细胞不会攻击血死病毒,但血死病毒却会有目的的破坏人的免疫系统。
  
      这种破坏,是从感染后的20天左右开始的。
  
      等到28天疾控中心来接人时,患者往往身体虚弱,走路都会咳血。
  
      有的血死病人住在医院里,就是待在无菌病房,防止被其他细菌感染。
  
      江佐感染了十多天,距离免疫系统被破坏,还有几天。见到小男孩虚弱的样子,江佐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自己到时候要是这样就麻烦了。
  
      也不知道审判者能不能强化免疫系统,如果江佐自身的免疫系统也受到破坏,那江佐还得想想别的办法。
  
      刚从死亡的威胁中暂时解脱出来,江佐就不得不面对一个新的麻烦免疫系统。
  
      “看来游戏里不能让玩家放松了。得想想办法,阻止血死病毒破坏我的免疫系统,或者......让玩家给我组建一套新的免疫系统?”
  
      在江佐思考时,病房外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像是有人在搬运什么重物。
  
      一对中年男女指挥着两个工人,正将一个一米多高的大箱子往病房里抬。
  
      箱子抬到了病房窗户边,两个工人将箱子拆开,露出了一个游戏仓。
  
      没错,游戏仓,还是细胞online的游戏仓。
  
      江佐眉头一挑,什么情况?
  
      中年男女将工钱付了,两个工人拿了工钱,从病房里离开。等工人走后,中年男女坐到小男孩的病床上,和小男孩说着什么话。
  
      听着他们的对话,江佐大概了解了几人的关系。
  
      这对中年男女应该是父母,小男孩和年轻女人应该是姐弟关系,感染血死病的是小男孩。
  
      江佐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关心的是自己的单间。那个小护士办事有点拖拉啊,这都快十分钟了,还没个答复?
  
      “小安,爸爸妈妈公司还有急事,姐姐在这里照顾你,想吃什么和妈妈说,妈妈晚上带给你好吗?”中年妇女拍了拍小男孩的头,小男孩乖乖的点头。
  
      之后,这对中年男女又对姐姐交代了几句,就急匆匆的走了。
  
      走了......???
  
      江佐看着两人匆匆的步伐,这是赶着去上班呢?
  
      大叔大婶,你们儿子都这样了,就不多陪陪他吗?江佐没有说话,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是公司重要还是你儿子重要啊?
  
      不过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江佐一个不了解情况的人,没办法去评判什么。
  
      正在这时,小护士才姗姗来迟,抱歉的说主任刚下手术,让江佐久等了。
  
      单人间没有安排,整个楼层都被改造成了双人间。不过如果江佐有需要的话,隔壁的双人间正好没人住,江佐可以搬过去住,当成单人间就好。
  
      江佐当即点头同意,拿着单子,去楼下的缴费处为他的单间付费,暂交了两个星期的住院费。
  
      办好了各项手续,等江佐搬到单间时,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在江佐整理床铺时,董妍拿了一张免责声明过来。江佐的血死病是她查出来的,她现在是江佐的主治医生。
  
      董妍向江佐介绍血清的情况。说医院有抗血死病的血清,不过还处于试验阶段,有没有效果,有没有副作用,都很难说,如果江佐有需要,可以免费获得一支血清。
  
      董妍说明的情况很客观,告诉江佐,成功的机率几乎为零,让江佐谨慎尝试。
  
      对此,江佐毫无疑问的拒绝了,并把董妍打发走了。
  
      虽然江佐拒绝,但整个17楼,却有几个血死病人同意了。
  
      同意的血死病人,都是感染时间在26、27天的,反正马上就要死了,有一线希望也要尝试。
  
      江佐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要把他们聚集到医院里。那些在观望的病人,估计到了最后关头,也会选择尝试的。
  
      病房的门无法从内反锁,确认病房内没有监控后,江佐用个椅子把门抵住,掏出背包里的东西整理。
  
      舒冉则小心翼翼的从她的小背包里,双手捧出一个水晶球,那是第一次阵眼前,舒冉用蒸馏水凝结的。
  
      “啊!我的球都破了。”舒冉心疼的捧着小球,小球的一角破了一个小缺口,看样子是在背包里挤的。
  
      还没等舒冉心疼她的小球,水晶球上,忽然闪现出一个微红的光点。
  
      “阵眼要开启了?”江佐放下手头的工作,抬头凝望着那个闪动的红色光点。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