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的细胞游戏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异变

第二百一十九章 异变


  待在蛔虫肚子里的玩家,正在和蛔虫一起,等待着被江佐排出体外。
  
  江佐没再管他们了,反正这几百个玩家活不了多久。
  
  想要指望一群20级左右的源细胞,在马桶的恶劣环境里生存下来,几乎不可能。
  
  目下,江佐开始考虑游戏里的npc了这是一个很早之前就暴露出来的问题。
  
  在刚开始公测的时候,细胞online里就缺少可用的npc。
  
  别看江佐更新了什么美食家、指路人、引导师之类的,但这些npc,顶多是虚有其表,不是真正意义上的npc。
  
  拿美食家来说,它完全就是一个死物细胞,可以把它看成制作食物的机器。玩家往里面塞什么,它就做什么。
  
  形象点来说,美食家就是个自助食物加工机,根本没有和玩家对话互动的能力。
  
  至于什么指路人,干脆是江佐亲自下场,亲自扮演指路人的角色。
  
  玩家成千上万,江佐一个人根本照顾不过来,很多玩家一辈子都不会遇到指路人,互动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到了互动性最强的引导师,无良策划连自己演都懒得演了,直接发布任务,让玩家来当。
  
  策划下场当npc、雇佣玩家扮演npc,种种丧心病狂的方法,估计只有江佐能想得出来了。
  
  开始人少的时候还好,可现在人数到了几万,同时在线人数过万都是正常现象。想要依靠玩家扮演,江佐的开支太大,而且可控性太低。
  
  说真的,玩到现在的玩家,还真看不上指路人任务的那点奖励。
  
  提高任务奖励?也不太现实。
  
  江佐手下要养几十号指路人,每个指路人任务提升100黑晶奖励,每天就多出了几万黑晶的支出。
  
  况且,玩家能看得上多出来的100黑晶吗?
  
  没有足够的任务奖励,接到指路人任务的玩家,根本不会老老实实的带新手。
  
  江佐已经接到不少投诉了,都是新玩家被指路人坑了。
  
  有的指路人直接把新玩家往副本里带,坑死新手爆装备。多坑两次,获得的好处太多了,比做指路人任务爽多了。
  
  这些坑人的玩家,已经被江佐加入了黑名单。可是黑名单几个没什么用,玩家太多了,坑人的事情层出不穷,这也极大的折损了官方的声誉。
  
  人家新手刚进游戏,一问三不知,正是需要引导的时候。结果官方给的npc都坑人,连官方的“npc”都不能相信,新手玩家还能相信谁?
  
  进游戏第一天就被坑,游戏体验很差!
  
  指路人npc只是一个缩影,除此之外,江佐还要面对更多的难题。
  
  比如说玩家间的争抢,出生点的秩序等等之类的。
  
  没人维护,天天出生点就像强盗窝一样。
  
  偷道具的、偷汽车发动机的层出不穷,还有明目张胆公然抢劫的。
  
  关小黑屋,上黑名单......江佐最怕麻烦的,索性就懒得管了。这样下去肯定不是长久之计。
  
  还有游戏的趣味性。没有npc,就少了很多的互动,玩家没地方领任务,只能自己探索。这对某些懒癌晚期的玩家很不友好。
  
  领个任务还要东跑西跑碰运气?直接找npc不好吗?
  
  太多太多的事,江佐一个人根本不可能解决得了。
  
  扩充npc,这是唯一能一劳永逸的方法。
  
  可是如何扩充npc?到哪去找合适的npc?江佐都快想破了脑袋,就连万能的小萝莉也束手无策。
  
  现阶段,极度缺乏npc已经成了制约细胞online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蛔虫解决了之后,江佐就将整个精力放在了npc上。
  
  在病房里一天天过得很快。眼见着太阳渐渐西斜,落日的余晖从窗户投影在地上。夜幕降临,霓虹灯光在街头闪烁。
  
  隔壁高康安的病房里,高康安打开游戏仓,从游戏仓中走了出来,他的脸色比前几天刚住院时更加苍白。
  
  高康安没有选择进入蛔虫体内,他知道,蛔虫排出体外还需要一段时间,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与其在蛔虫子宫里空耗时间,不如在细胞的世界里多转两圈。
  
  高康安的姐姐坐在床头,她的眼眶总是红红的。
  
  见到弟弟出来,她装作无意的将日历用牛奶袋子盖住。
  
  距离高康安被疾控中心接走,只剩下两天了。
  
  姐弟俩心照不宣,没人主动提及。这里一天天的似乎早已忘了时间,但她俩心里记得都很清楚。
  
  “你坐在这里,我去给你剥虾。”高康安的姐姐露出笑容,带着红红的眼眶打开饭盒,里面是排的整整齐齐的十多只虾。
  
  病房里安静的出奇,高康安在旁边静坐,一言不发。
  
  吃完了晚饭,高康安躺在床上,打起了吊水。
  
  这也是他每日的日常。等到吊水结束,大概到了晚上九点多。他会再进入游戏,玩上四个小时,等到凌晨一点下线睡觉。
  
  九点多,高康安再次进入了游戏。
  
  随着深夜的到来,这层住着血死病人的楼层都被封闭了。
  
  空荡荡的走廊上是惨白的灯光,尽头是黑洞洞的铁门。护士台上一个值班的小护士和一个值班的警察在各自玩着手机。整层楼都静悄悄的。
  
  夜晚十二点,是“宵禁”时间。各户病房的门被从外锁上,禁止病人和家属离开病房。房间里的灯光都关了,病人和家属都进入了梦乡。
  
  走廊里惨白的灯光依次熄灭,黑暗之中,整条走廊,只有绿色的应急通道标识在散发幽光。
  
  高康安的病房里,只有床头小灯幽幽照亮。高康安的姐姐在床上辗转反侧,迟迟无法入睡,盯着窗边的游戏仓愣愣出神。
  
  游戏仓的绿色指示灯还在亮着,意味着高康安的游戏还在继续。
  
  此刻,游戏仓内,高康安的身体正在渐渐发生变化。
  
  他体表的毛细血管在黑夜中无声的爆裂,七窍流血,皮肤开始向内卷曲,苍白的躯体顿时变得血肉模糊。
  
  “滴答,滴答。”
  
  渗出的黑色血液,顺着游戏仓的缝隙,滴落到病房的瓷砖上。
  
  高康安血肉模糊的脸上,他紧闭着的双眼猛地睁开。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