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的细胞游戏 > 第二百三十章 雪夜行

第二百三十章 雪夜行


  舒冉摊摊手:“我想他应该不知道。如果他真的知道灵魂,估计他会想着入侵细胞online的系统。很显然,他没有这么做。
  我猜,在他眼里,他看不到灵魂的存在,只能从现实中的某些事中察觉到些许异常。比如他会发现自己玩细胞online时特别容易掉线。”
  听到舒冉说对方暂时没有察觉,江佐稍稍松了口气。
  只要别威胁到自己的游戏,那一切就有得商量。
  “这家伙是个潜力玩家啊。”江佐在小本本上记下了这个ID。
  这个小本子上已经记下了二十多个玩家ID,都是这段时间江佐发现的潜力玩家。
  在这些潜力玩家中,大部分是对氦钵乙钛天生亲和,说白了,就是成为审判者后有快速成长的天赋,俗称天才。
  江佐在审判者方面,是没有任何天赋的。他除了海量的氦钵乙钛,穷的一无所有。
  除了天赋,还有一些玩家是在别的方面有些才能,比如组织力、领导力、策划能力等方面,俗称人才。
  简单点来说,江佐只找两种人——天才和人才。
  灵魂强大的玩家,江佐还是头一次遇到,估计很长时间里也只会遇到这么一个了。
  灵魂强大到底有什么用,具体体现在哪里,江佐一无所知。有可能是绝顶高手,也有可能是废物。说不定还是个......神经病?
  不对,神经病应该不可能,江佐没听过哪个精神病院提供游戏仓娱乐的。
  也不对,江佐又没去精神病院住过,他怎么知道里面有没有游戏仓!
  话说如果精神病院里有游戏仓,什么娱乐设施都有,待在里面好像也挺不错啊。里面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
  江佐一拍脑袋,自己的思维又飞到哪去了?不是在说玩家么,怎么跑到精神病院去了?
  再这样下去,江佐不知道哪天自己会不会真的住进去。
  看着外面天色已晚,江佐闲着没事干,他准备去会会这个灵魂玩家。
  “帮我定位一下他的具体地址。”江佐对着舒冉说道。
  定位地址,就是查询玩家的灵魂从哪来的,对舒冉来说小事一桩。
  舒冉将地址显示给江佐看,问道:“你想去见见他?”
  “是啊,既然是个天才,自然值得我跑一趟。血潮马上就要爆发了,这时候不准备,什么时候准备?”江佐说着把手摸向床底。
  床底的床板上,帮着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的是小丑面具和风衣。
  这么秘密的东西,江佐自然得选个好地方藏起来。奈何病房里太空旷了,一览无余,放在背包里,又怕有人乱翻背包。
  当时江佐想了好长时间,才决定绑在床板下。正好床单垂在地上起到了遮掩的作用,即使有人看床底,也很难发现床板的阴影里藏着一个黑色的布袋。
  江佐还没大意到直接去见对方。他选择用小丑的身份去会面。只要小丑的身份不暴露,江佐就一直是阴影里的皇帝。
  “那你小心一点,对方的灵魂很年轻,可能是年轻人,实在打不过就赶紧跑,别被人给打趴下了。”舒冉叮嘱了一句。
  她从没劝阻过江佐该做什么、不要做什么。
  只要江佐决定去做的,她都没有反对过,只是将尽可能多的情报告诉江佐,给江佐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是一个年轻人?”江佐点了点头,拉开了病房的窗户。
  江佐对自己的身手还是有自信的。审判者再差,也比普通人强一些。
  更何况江佐此行的目的,不是干掉对方,而是要去给对方送氦钵乙钛。
  江佐的打算是,见面和对方聊聊,送给他1g的氦钵乙钛,然后自己就离开。
  至于对方用不用,那就不是江佐该考虑的事了。用了最好,用了烙有江佐的氦钵乙钛,就相当于江佐在他身体里埋了一颗可控的定时炸弹,以后就是江佐的人。
  不用的话江佐也没啥损失。
  什么?你说损失了1g氦钵乙钛?
  抱歉,现在你们还在用g计量啊?江老板已经用kg为单位了。
  1g氦钵乙钛,那叫钱吗?
  咳咳,这话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说出去了会被打死的。
  真正有氦钵乙钛,不会天天把氦钵乙钛挂在嘴边。就像有钱人说钱不重要一样,江佐觉得氦钵乙钛也不重要,江佐对氦钵乙钛没有兴趣,这就是一串数字而已。
  夜晚九点多的南洋市,江佐在高楼楼顶间穿梭。
  两天的时间没出门,江佐能明显的感觉到,南洋市的夜晚和往常不一样了。
  夜空深邃漆黑,往日夜空中的点点星辰早已湮灭。
  天上不知何时飘下了点点雪花,江佐才意识到,天已经寒了。
  在上一世的世界,这时候应该已经到年末了吧。
  江佐仰头望着黑夜,黑色的天,白色的雪......
  长久盯着漆黑的夜空,江佐有一种眩晕感,似乎头顶上的是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漩涡深处,隐藏着一抹猩红。
  从高楼俯瞰,往日繁华的夜生活此刻也变得萧条寂寥。
  市民可能不知道血潮的存在,但他们从生活中的日常中能感觉出来,南洋市已经不安全了。
  学校、医院、宪兵队仍然在正常运转,环卫工人正常工作,电车准时运行,可这些正常背后却似乎有种莫名的危险在潜伏。
  谁也说不清不对劲的到底在哪,但越是这种正常和诡异交织的气氛,越让人从心底深处感到不安。
  霓虹灯光依旧闪烁,但整条街已没有一个行人,街道上铺了一层薄薄的雪;
  购物中心仍然灯火通明,但里面的商铺早已关门。
  雪夜的南洋市,处处都笼罩着一股萧条凄凉的氛围。
  山雨欲来风满楼,或许这就是血潮到来前的气氛——平静、不安、诡异。
  江佐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了舒冉给他的地点。
  这是一栋处于郊区的别墅区,环境优美,有山有水有湖泊。
  门口的保安对江佐来说形同虚设,他绕开了大门,从围栏翻了进去。
  行走在幽静的小道上,惨白的路灯将江佐的身影拉的很长。一张小丑面具反射着惨白的光,微笑中带着恐怖,和古代戴着青铜面具的武士一样,能从心理震慑住对方。
  来到目标别墅前,目标别墅在别墅区的末尾。江佐侦察四周环境,绕着别属走了一圈,审判者敏锐的感觉告诉他,这栋别墅里只有一个人。
  江佐翻身进了别墅,爬到二楼的窗前。
  整栋别墅只有这一面窗户透出昏黄的灯光,说明对方大概率在这间卧室里。
  江佐轻手轻脚的摸到窗边,悄悄地朝着窗户里望去。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满是皱纹和老年斑的老人脸。
  老人正在昏暗的灯光下对他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