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生活在港片世界 > 第二十章 你猜我的枪里有没有子弹?

第二十章 你猜我的枪里有没有子弹?


  子弹打在废船船底上乒乓作响,溅射起点点火花,打手们兴奋上前,仿佛看到自己成为大哥后拉风的样子。
  忽然,废船左侧有个白影闪了下,像是有人探出了身来。
  打手们的枪口纷纷对准了那边,枪声四起。
  紧接着,废船右侧,Mark探出半个身位,飞速连开四枪,击毙四人。
  打手们惊怒异常,调转枪口,但Mark却已经先一步被费南拉回了废船后。
  此时打手们已经冲至废船三十米内,身边空旷,无处躲避。
  冲也是死,不冲也是死,打手们瞬间被激出血勇,红着眼继续发起了冲锋。
  费南将Mark拉到废船右侧,两人齐数三声,Mark便再次飞快探出身位。
  费南拉着他中枪的右手,伤口被他的体重再度撕开,Mark只是闷哼一声,完好的左手却稳稳的持着枪,飞速连开三枪!
  嘭!嘭!嘭!
  三枪,又是三人倒地!
  剩余五个打手又惊又怕,但却无路可退,只能大吼着加速冲锋,一边连连开枪。
  “呃!”
  Mark忽然痛呼一声,手中的枪噹的一声落在了地上。
  费南吃惊,用力将他拉了回来。
  “我打中Mark了!”
  一个打手欣喜的大喊了一声,打手们精神一振,只要Mark这个最强火力点被打掉,对面就不足为惧了。
  正在往后撤离的谭成听到了打手的声音,忽然停下了脚步。
  “Mark哥,你怎么样?”
  费南关切询问,待看到他中枪的位置,不由心中一沉。
  Mark的左肩中了一枪,好险没有打到脑袋。
  伤口刚好在三角肌前束和胸肌连接的地方,还有可能伤到了骨头,Mark现在动一下左手都困难。
  “我去捡枪!”
  费南看了眼落在掩体外的手枪,咬牙说了句。
  他们剩下的子弹都在那把枪里,必须拿回来,不然被打手们冲到近前,他们就死定了。
  此时他们只有宋子杰的枪中还有三发子弹,他执意要保留,不肯交出,想来是准备抓他们三人用的。
  “宋子杰,你掩护我!”
  费南冲他吼了声,便飞身冲出了掩体,扑向手枪。
  宋子杰站起身来,双手举枪,连开三枪,将弹夹打空了,却只打中一人。
  还有四个打手已经冲到了近前,他们已经朝费南举起了枪。
  扑倒在地,将枪捡起,费南已经没时间躲藏,只能冲着打手们举起了枪。
  这一刻,仿佛时间流速都减缓了许多,耳边像是蒙上了一层纱布,外界的声音都被隔离了,费南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嘭!
  他冲着最近的打手开了一枪,子弹从他腋下飞过,并未造成伤害。
  心头一片平静,他再次扣动扳机。
  嘭!
  第二枚子弹击中了打手的左胸,他面上凶狠的表情一变,被子弹的冲击力带得向后倒去。
  枪口转移,瞄准另一个打手,扣下扳机。
  嘭!
  打手扬起的手刚好处于子弹的飞行轨迹上,直接被子弹击穿,打手用慢动作痛呼着,捂着手倒地。
  转移枪口,费南瞄向第三个打手,入眼却是一道火光。
  大腿外侧像是被虫子蛰了一下,继而如同火燎般刺痛起来,但费南却连眉毛也没眨一下,连开两枪,击中了打手的腹部。
  六发,
  四发,
  三发,
  一发……
  他在心中默默数着枪中剩下子弹的数量。
  还剩下最后一发子弹,还有最后一个打手。
  他将目光移向最后一名打手,但看到的却是一个黑洞洞的枪口!
  还是慢了…
  难道我又要死了?
  费南心中却一片平静。
  无非是回来处去,没什么可怕的,至少他努力过了。
  忽然,一个宽厚的身影却突然飞身扑了过来,落在了他的身前,将他挡在身后。
  嘭!
  噗呲!
  一股温热的粘稠液体喷涌而出,糊了费南一脸。
  他惊愕的看向来人的背影,整个人像是从水中上岸一般,从那种玄妙的状态中抽离了出来。
  “Mark哥!”他惊叫一声。
  Mark忽然咳出了一口血,他的右肺被贯穿了。
  趁着他抵挡的时机,费南也终于将枪口瞄准了最后一个打手。
  手腕在微微颤抖,他咬牙瞄准,扣动了扳机。
  嘭!
  打手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黑洞,一股鲜血流下,向后倒去。
  大口喘息了两声,费南艰难起身,却脚下一软,跪在了地上。
  他低头看去,右腿的伤口正在往出渗血。
  撑着地站起身来,费南伸手去拉Mark。
  Mark在大口的咳血,费南将他扶起,还没站稳,忽然一声枪响。
  嘭!
  Mark的脑袋重重向后一仰,身子霎时间僵了下,继而像是垮塌的积木一般,向后瘫倒,费南猝不及防,被他砸倒在地。
  “Mark哥!Mark!”
  费南推了推他,触手却是一片黏腻。
  待托起他的脑袋,看到他头上的伤口后,费南仿佛也中枪了一般,脑中“轰”地一声。
  “你先走!时间来得及的!”
  “不关阿南的事,你放他走,我随你处置!”
  “我倒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个机会!我要争一口气!不是想证明我了不起!只是想告诉人家!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自己拿回来!”
  “子弹不多了,等一下我掩护你冲出去,你一定要把这盒电脑磁带交给豪哥。”
  不用管我,生死有命,你出去后,找机会帮我杀了阿成。”
  “我掩护你们!你带豪哥先走!”
  ……
  Mark曾经说过的话仿佛又在他耳边响起。
  “阿Mark!”
  宋子豪不知从哪儿生出的力气,手脚并用的从废船后爬了出来,扑过来将Mark抱了起来。
  “阿Mark!”
  宋子豪痛哭失声。
  警笛声由远及近,谭成二人放弃了继续射击,选择了撤离。
  费南坐起身,看了眼已经身死的Mark,又看向远处正在逃离的谭成二人,忽然间,一股从心底燃起的怒火几乎要将他燃烧殆尽了。
  起身从倒地的打手处捡起一把手枪来,他快步追了上去。
  宋子豪牙关紧咬,也起身抓起一把长枪,跟了上去。
  谭成二人沿着龙门吊往内部逃窜,费南追到近前,扬手瞄准谭成的身影,扣动扳机。
  子弹将两人身后的吊柱打得火花飞溅,谭成两人缩着脑袋躲了下,发现无处躲藏后,回身开枪反击。
  费南迅速趴下身来翻滚闪避,随后追上来的宋子豪则大吼着举枪瞄准了谭成两人,连连开枪。
  嘭嘭嘭!
  大高个闪避不及,胸前炸开几团血花,倒地呕血,眼见是不活了。
  谭成猫着腰往龙门吊操纵台下方跑去,宋子豪连开两枪,发现没有打中后,便跌跌撞撞的又追了上去。
  宋子杰也提着枪追赶了过来,看到费南从地上爬起身。
  回头看了他一眼,费南没有说话,拿起枪来,又捡起一根断裂的废旧钢筋便向着谭成的方向追赶了过去。
  码头外的嘈杂声铺开,灯光大亮,警方显然已经将这里包围了。
  宋子杰心乱如麻,犹豫片刻,还是跟着费南,一起追了过去。
  嘭!嘭!
  “阿成!”
  宋子豪捂着伤口,低吼着谭成的名字,踉跄着摔倒在地。
  谭成躲进了操纵台的后方,宋子豪趴在地上开了两枪,却只打在立柱上。
  咔哒!咔哒!
  手中的枪发出空膛声,他的枪中没有子弹了。
  “宋子豪!你们已经被警方包围了!现在限你们在三分钟之内,放下武器走出来!”
  警方用扩音器喊话,声音清晰可闻。
  宋子豪缓缓起身,举枪瞄准谭成的方向,心中却满是憋闷。
  忽然,谭成从操纵台后方走了出来。
  他拎着枪,玩味的看着宋子豪,笑着问:“怎么?没有子弹了吗?”
  他一瘸一拐的向宋子豪走来,冷笑着说:“我现在出去自首,我不会有事的,有事的是你!”
  “我有钱,三两天之后,我就可以从法庭里走出来,我有钱,黑也可以变成白。这些,我是跟你学回来的。”
  “你弟弟真可怜,因为你,他是白也变成黑了,你害死他了!”
  谭成得意的笑着,一瘸一拐的向亮着灯光的路口走去。
  忽然!风声袭来,余光扫到一个黑影,他神色一变,扭头看去,却只看到一根锈迹斑斑的棍子迎面袭来。
  噹!
  带着风声的钢筋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将他的惊呼砸了回去。
  向后一仰,差点躺倒在地,谭成踉跄后退两步,弯腰咳出两枚被砸断崩进喉咙眼儿的门牙和一口血水,惊愕的抬头看向袭击他的人。
  “正面居然触发不了眩晕?”
  费南啧啧的甩着钢筋,站在了谭成面前。
  “是你!”谭成死死的盯着他,含糊怒吼:“我早就应该杀了你!”
  “诶?那次你可不是这样说的。”费南晃了晃指头:“你不是说要陪我好好玩玩吗?”
  谭成看了看他,压下怒火,冷哼了声,说:“费南,我查过你,你有一个表叔,一个表婶,还有表哥,住在九龙城寨,对吗?你真以为我找不到你?”
  费南面色一变,眯起了眼睛。
  谭成又说:“你把拍到的底片交出来,我就放过他们。”
  “看来你还是没搞清楚状况啊?”
  费南忽然扬手,钢筋用力劈下,重重砸在谭成的脑壳顶上,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砸得跪了下来。
  “嗬!”他涨红了脸,额上一缕鲜血流淌下来,顺着腮边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下一刻,黑洞洞的枪口抵在了他的脑袋上,费南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笑问:“你猜,我这把枪里,有没有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