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存天地间 > 第一章 时光悠悠过

第一章 时光悠悠过


  “父亲,您不能再喝了,喝多了您又要去赌博了,每次都这样。”六岁的王凡看着眼前的父亲不满的说道。
  “哼!臭小子,老子捡你回来可不是让你教训老子的,今天不会喝太多,明天就是测试仙脉的日子了,你给我打起精神来,可别给你老子我丢脸!”王凡的父亲一边喝一边打着酒嗝对王凡教训。
  王凡眼中放出绿光,就像一个好久没吃饭的黄鼠狼碰到一个烤鸡那样,王氏旁脉中人想要出众,唯有在仙脉测试之中被主脉之人看中,然后被选入主脉,主脉资源多,功法也多,所以是无数旁脉之人向往之地。
  次日,王凡早早地就洗漱完毕,看着躺床上浑身酒气的父亲,无奈的摇了摇头。
  别人家的孩子在王凡这个年纪的时候,父慈母爱,而王凡却在这个年纪又是洗衣又是做饭,家里原来有个仆人,可是后来因为父亲每天醉酒而且酒品不好,在半夜就偷偷的跑掉了,换了好几个也没用,最后王凡只能在别人撒娇的时候开始学习怎么做家务,别人玩闹的时候学习识字。
  王凡没有吵父亲,自己跑到厨房生起了火,这是王凡的每日功课,父亲醒了后胃里肯定不舒服,所以每天王凡都会给父亲熬一锅粥。
  做完这一切王凡就出了家门,一路小跑的来到家族广场,此时广场周围已经围满了高高低低的人,王凡好不容易才挤到考核区,在报表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看着眼前排的长长的队伍,王凡深深地邹起了眉头,这要排到什么时候啊!父亲一个人在家行吗,不会饿肚子吧!王凡心里嘀咕起来。
  “没事,等我去了主脉,我一定好好伺候父亲。而且父亲今天应该可以照顾好自己。”王凡心想。
  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已经到了午时,家族中有好多个推着小车在测试区送饭的仆人,王凡领到自己的那一份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因为还有几个人就轮到自己了。
  “小凡,你说我们会去主脉吗?”
  “哎呀,王东!你终于来了,会的会的,我绝对会去主脉的!”
  前面问话的少年是王凡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一。“哼!别以为主脉多好进,有仙缘是可以修仙,可资质限定了一切,如果只有一丝仙脉,即便是进入了主脉也只能当个仆人,而且在20岁之前未打到仙脉一层的人都会被逐回旁脉,甚至在未达到20岁之前就已经死掉。”一个少年傲气的说到。
  王凡认识他,去年的时候因为其仙脉测试有了拳头大小,所以被主脉长老看中,并收为记名弟子的王阳。
  王凡没有搭理他,这让王阳看了后非常火大,看着眼前比自己小一岁的王凡竟然不理会自己,瞬间涨红了脸颊。
  “仙脉三层!通过。”
  “仙脉一层!通过。”
  “仙脉五层!。。。”
  很快就轮到了王凡,王凡乖巧的向考官鞠了鞠躬,考官面无表情的说到“把你的手放到额头上,手背靠额头,手心贴近仙脉石。此石最多可测试仙脉十层以下脉冲,若是有仙缘,等进入主脉可准确测试仙脉脉冲。”
  王凡照做了,然而仙脉石并没有什么反应,考官也愣了愣而后说到“有意思,这么多年来你还是我碰到的第一个一丝仙脉都没有的娃。下一位!”冰冷的声音在王凡耳边响起,委屈的眼泪在眼中打转,可是王凡并未哭,而是回过头便向家中跑去。
  躺在自己的床上,眼泪这才流了出来,他想起了考官说完不合格后自己玩伴的表情,想起了王阳的嘲讽。甚至想起以后怎么照顾父亲。
  出奇的是晚上父亲并未打扰王凡,甚至吃饭的时候也是只字未提考核之事,王凡说“父亲,等我年长几岁后您能托二叔让我也去经商吗?”
  王凡父亲看了看他,点了点头,还是没说话,王凡攥紧拳头,他恨,他恨自己没用。
  “去吧,行行出状元,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你还是太小。”王凡父亲看着王凡的眼睛说到。
  这一刻,王凡笑了。
  很多年过去了。王凡也已经十三岁,通过父亲的努力,王凡终于踏上了他的经商之旅,经商行走于天地之间,大山大河,无处不去。练的是人的心智。
  灵秀山,灵宗,一修仙界的中流宗门,其大长老每年都会在山下讲道,与各大门派精英论法,为有仙缘之人解惑,纳有天资之人为徒。
  王凡回家途中巧遇讲道,但无奈天资所困,并未领悟太多。
  二十岁这年,是王凡经商的第七年,七年的大山大河,七年的翻山越岭,早已把这个青涩少年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每年的论道大会王凡都会去。但每次都领悟不了太多,今年也不例外,看着坐在台阶下的青年,灵宗长老无奈的摇了摇头,此人他怎能不知,七年时间,不论风雨,从未缺席,可无奈天意弄人,天资低下,限制了此人今生的成就。
  灵宗大长老名叫张峰,虽在修真界不是出类拔萃,可也算是一代人杰,但是就因为自己天资不高,所以此生成就已经注定,他看向王凡的时候就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坚韧的眼神,不屈的精神,他也想看看这个少年能否打破天资的说法,所以在这次散场的时候他留下了王凡,赠开蒙经一部,赠传记一部。
  王凡得到仙书比他把货物安全送达还高兴。怎奈回到家中修炼之时发现,自己并不是天资低下,而是自己压根就没有仙根,仙根乃是修仙之根本,哪怕只是只有一丝,也可以突破凡人极限成为无上光荣的仙人,无奈之下只能放弃修炼。这一夜王凡一夜未睡,就这样坐到了天亮,他恨上天的不公,那些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现在都在有意无意之中疏远他,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没有仙缘,看着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一个又一个的离开旁脉去往主脉家族,王凡心中充满了苦涩。。
  第二天,王凡依旧在家族之中装填了货物,装填完了也到了午时,回到家中和年迈的父亲告了别,就这样踏上了他坚持了七年的道路,父亲今年快八十了,王凡生来没有母亲,是父亲在冰天雪地里捡来的,王凡的父亲说希望王凡一生能平平凡凡,无忧无虑的过完一生,所以给他起名一个凡字,刚出城门,王凡就觉得不对劲,因为今天的城门太过于热闹,在自己出城的时候甚至觉得城内安静了不少,便吩咐仆从让大家在城门在一公里处的一个山洞内休息,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商队可能被山贼盯上了。那个山洞是自己多年以来一直躲山贼的一个地方,从未被找到过,可他没想到这次山贼头子换了,换成了一个仙脉层次的修仙者,跟随自己多年的仆从和商队的叔叔们拼死保护着王凡,王凡被逼之下一直跑,而后数个山贼追赶,一直把王凡追到山脉尽头,这帮山贼可不想留活口,留了活口就是给自己留了一个隐患,被逼无奈之下王凡掉入万丈深渊,怎知被一树藤所救,但身体因坠落多处损伤,只能在树藤之上的一处鸟窝修养。
  此处鸟窝乃是一灵兽,已开灵智,在外出捕食归来之时发现王凡,可并未伤害他,时间久了还会衔来不明果实和肉糜喂食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