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假装自己非穿越 > 第二十七章 离别与再遇

第二十七章 离别与再遇


  在简单的抽完血后,林灵、灶门炭治郎以及祢豆子就和珠世两“人”告别了。
  而这不过是刚刚离开了宅邸,林灵的鎹鸦就是闹腾起来。
  “南南西!南南西!井上泉立刻前往南南西方向的小镇!那里疑似有恶鬼出没。”
  “不许!不许拒绝!不许威胁!不许再到处乱跑!”
  只是闹腾归闹腾,这一次复读鸦明显是学聪明了,就在离林灵一米还富裕的地方盘旋,就是死都不靠近林灵。
  “哎?拒绝?威胁?到处乱跑?”灶门炭治郎听到这些话却是愣住了,他忽然有点好奇林灵这段时间到底干了些什么。
  这到底是做了什么才会让鎹鸦有这么大的怨念呢?
  “切——学聪明了吗?”林灵撇了撇嘴,也没再对复读鸦动手的打算,看着灶门炭治郎就道:“既然乌鸦已经给我下达了任务,我就先离开了……真是的,本来还想一起吃顿饭的。”
  “嗯……”灶门炭治郎闻言点了点头,温柔的笑到:“泉,保重啊!”
  “知道知道!你也好好保重,另外照顾好祢豆子啊!”林灵摆了摆手,就利落的朝着复读鸦指得方向出发。他违抗命令来东京府浅草本来就只是单纯了为了在鬼舞辻无惨身上种下印记,现在目的已经达到,后续行程他自然不打算在继续违抗命令。
  反正多杀点鬼也没什么不好。
  注视着林灵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灶门炭治郎也偏了偏头,对已经躲进了木箱中的祢豆子道:“走吧,祢豆子,我们也出发了!”
  两个少年就这么这一次的,踏上了各自的旅途。
  ……
  昏暗的老宅散发着不详的气息,空气中满是腐烂的味道。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只是杀了一些人渣而已!为什么你偏要来妨碍我?”
  “难道那些人不该死吗?”
  浑身伤痕的少女鬼面容狰狞,语气充满了不甘的戾气。她的面前,脑袋上戴在狐狸面具装饰的少年面无表情。
  “他们或许该死,可这却不是你吃人的理由!”林灵如此说道,身形忽然一闪,再出现时,已至少女鬼身前。
  水之呼吸,伍之型,干天之慈雨!
  “安息吧……”
  伴随着着略带叹息的声音,少女的脑袋掉到了地上。
  “林灵大人……没事吧?”
  精神链接里,雪女略有担忧的问道。
  “安啦,我可不是什么多愁善感的人,只是稍微有些感慨!”林灵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又落在了地上那已经死去,连身体都在消散了少女鬼身上。
  这一次杀的鬼,说实话,有些特殊。
  并非是对方有多强大,实际上在这段时间林灵遭遇的各种鬼里,少女鬼的实力最多只能算是中等,林灵之所以会有一些感慨是因为对方的行事作风。
  在这个小镇里,少女鬼是担当着类似于正义的判官之类的角色——林灵不知道对方遭遇过什么,但是根据他的调查,少女鬼吃掉的都是有罪的人。
  其中一些说是人渣也不为过。
  不过……
  “鬼一旦吃了人,果然就没救了么?”林灵忽然感慨了一句,这并非是空话,而是有感而发。
  因为根据他的调查,哪怕是担当正义法官的少女鬼,在吃人这方面也有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倾向——对方从一开始只吃罪大恶极的人,变成了现在只要有罪,就会吃掉。
  也正因为这越来越克制不住的欲望,才让鬼杀队发现了这里的不对劲,才有了林灵的到来。
  “呼——”长长的呼了口气,林灵压下了心底的种种情绪,忽然看向了复读鸦,问道:“喂,复读鸦,下一站去哪?”
  “东北北!东北北!下个地方在东北北!”
  “井上泉去那田蜘蛛山!那田蜘蛛山!”
  “小心!小心!那里已经有很多人失去了消息!”
  啊咧?剧情已经到这一步了吗?
  林灵愣了一下,有些恍然,随即笑道:“知道了,复读鸦,还有……多谢提醒哦!”
  “林灵大人,那田蜘蛛山……不就是你说的那个十二鬼月下弦之伍所在的地方吗?”雪女显然有些担忧,“没问题吗?现在就去挑战十二鬼月?”
  “我说雪女啊,你好歹对你家阴阳师有点信心啊!”林灵吐槽道,“难道说在你眼里我就这么弱吗?”
  “这不是弱不弱的问题……就因为是林灵大人才会没信心的啊!”
  “喂喂喂,你这话是几个意思啊?”
  “就是那个意思咯,谁让林灵大人总是让人放心不下呢……太不让人省心了!”
  “扎铁了老心!”
  ……
  在林灵赶往那田蜘蛛山的同时,以紫藤花为图腾的家族所有的宅邸里,终于休整完毕的灶门炭治郎三人同样得到了命令。
  “东北北!东北北!下个地方在东北北!”
  “三个人都去那天蜘蛛山,都去那田蜘蛛山!”
  另一边,从千辛万苦赶回来的鎹鸦口中得知了一些不太好的消息的鬼杀队当主,也对水柱富冈义勇以及同为九柱之一的虫柱蝴蝶忍下达了前往那田蜘蛛山的命令。
  ……
  “这破地方……看上去风水就不咋滴啊!”
  抬头眺望着眼前怎么看怎么显得阴森森的山林,林灵不由吐槽了一句。
  “风水不咋滴吗?我倒是觉得这里不错哎!”林雪女显然有不同的意见。
  对此林灵则是除非的表达了自己的不屑,“废话!你是妖怪!妖怪觉得不错的地方,风水能好吗?”
  “哎,好像是哦!”
  一边前进一边和雪女聊了一句,林灵却在进入丛林之前停下了脚步,然后蹲下了身。
  空气中的水汽再一次被冻结,伴随着那些可爱的细小冰晶,凡被冰雪覆盖之处,动静皆是传入了林灵的感知里。
  半响之后他站起身,道:“走吧,雪女,我们先去会一会蜘蛛妈妈,顺便见见熟人。”
  “嗯?炭治郎也在这山里?”
  “应该是的……我有感知到一个背着箱子的人。”林灵点点头,忽然道,“话说回来之前不是说要在炭治郎身上留一个印记么……”
  “哎?好像是哦……我忘了……”
  “我也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