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绝世高手在异世界是没用的锻造师 > 第一章 死亡通牒

第一章 死亡通牒


  这就是异世界?
  坐在被奇怪生物取代而拉着的马车,张雨霖从打开的车窗里望着这与自己的认知中不一样的人和事物,思绪不禁回想起从前的事……
  -------------------------------------
  永乐二十年,宁天峰南方十里外的草原上,数量悬殊的两帮人马在对峙着。
  “太子殿下,您带这么多人过来我这里可不会是来喝茶的吧?我那小小的寨子可招呼不了那么多人。”
  说话的是约莫十数人的一方里带头的一个看起来约莫二十多岁的白袍男子,虽然男子说起话来毕恭毕敬,但话中却充满了戏谑,仿佛在眼前的千军万马还真的只是来喝茶叙旧的友人一般,只不过就是来的人数比想象中的多了那么几个而有那么的一些意外罢了。
  另一方为首的中年男人眉头紧锁,开口道:“张雨霖,吾奉旨来此捉拿尔等,束手就擒吧,吾会请求圣上从轻发落的,否则,事情可不会这么简单了!”
  “捉拿我们?从轻发落?朱高炽,我没听错吧?”听到对方的来意并不是为了喝茶而是捉拿自己,张雨霖不怒反笑:“怎么在我听来你所谓的从轻发落不过就是让我人头落地吧?不过也是,头都没了,总的来说也确实是轻了。”
  “这些年来,我们在某些地方确实是疏于管理,才导致如今悲剧的发生……”朱高炽微微的低着头沉声回答道,下一刻却是蓦然抬头,直视着张雨霖的双眸里散发着如利箭般的寒芒:“但是,就算是贪官污吏,要处决,那也得要让朝廷来执行!”
  “呵呵,平民老百姓做不到的事,你们朝廷难以处理的事,我不过只是稍稍为你们代劳了一下而已。”张雨霖嗤笑道。
  当然,其实张雨霖也自知说的这些只不过是狡辩而已,在民间,有着民众可以举报贪官的制度,一般情况是轮不到自己这种人去插手官府的事的,然而,这种制度也是有着不少弊端漏洞,对于一般平民来说要面对的风险太大了,一但有官官相护的情况的话不仅告发不了贪官,很有可能还会遭到意料不到的报复,所以更多的时候大部分人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
  这些年来自己和身后的这些人一直在做着可以说是为民除害的事,打恶霸,惩豪绅,即使是像如今这般占山为王,但是朝廷也没有一次像如今这样大动干戈,而这一切的起因,是自己这边斩杀了朝廷的人……整件事的经过,张雨霖是一清二楚的,也正因为如此,哪怕当时自己的人不下手,自己也会下手!
  对于张雨霖的冷嘲热讽朱高炽也没反驳,脸上的表情冷得就跟腊月的天似的,拔出了手中握着的宝剑,直直的指着张雨霖:“不用‘术’,我们打一场,你赢了,我,就不参与进这事。你输了,就自行了断,山寨里的人,我会代你安顿。”
  “喂!别太过分了,朝廷的!”张雨霖身后一个脸带刀疤留着大胡子的彪形大汉往前跨了一步率先出声道,弓着的庞大壮实的身躯犹如受到挑衅的巨熊一般,裸露的双臂上青筋暴起,一副就要冲出去干上一架的架势。
  “老冯!”张雨霖听到朱高炽的话时也是眉头皱了皱,但对于老冯的行为还是制止了,但现在眼前这位可是真真正正的太子,不过还好的是面前的这位也不会随随便便这样的滥用权力就是了,但最怕的还是无心之言被别有用心之人用来大做文章。
  “和张宇清的得意门生斗术,我可没那么自信。”朱高炽脸上表情依旧冰冷如霜,开声道。
  虽然看起来朱高炽像是回应了个理由,张雨霖却是知道朱高炽也是明白老冯担心不是这个问题,如果按照朱高炽的说法,也就是要在寨子和自己的性命里二选一,但是朱高炽却是对这个避而不谈,别说老冯有意见,如果自己后面人的都和老冯一个暴脾气的话早就炸开锅了。
  “好吧……”张雨霖无奈的叹了口气,现在的这种情形自己怕是不得不答应了,眼前的千军万马,即使自己和身后的这些人可以对付的了,但是下一次乃至下下次呢,被耗死的只会是自己这一方。“那太子殿下你可就要小心点了,毕竟,刀剑可是不长眼的!”
  说完张雨霖往后方打了个手势,后方人群里一个高瘦男子从手里抽出了两把泛着寒芒的长刀,径直地抛给了张雨霖。
  两把长刀刀长三尺八寸、刀柄一尺有余,修长的长刀在空中旋转两圈后便被张雨霖轻轻松松的给接了下来,然后把两把长刀的刀柄对接后再用力一拧,两把长刀竟然像变戏法一般的牢牢地合成了一把逆刃的长刀。
  张雨霖轻轻的挥舞了几下右手里的逆刃长刀,锋利的刀刃宛若游龙般撕碎着四周的空间,发出着一阵阵犹如来自地狱深渊恶鬼般的怒号声。
  朱高炽也不再作声,身形一晃便在众人的眼前消失不见,下一瞬间,只见一道银色弧光骤然亮起,直击张雨霖!
  银光乍起,即使是纵横沙场身经百战的将士也是心里一阵震惊!但如此凌厉的一击却是被张雨霖手中的逆刃长刀轻轻松松的挡了下来,刀剑的碰撞却是在以两人为中心激起了一阵强风。
  “怎么,太子殿下,昨晚的晚饭不合您胃口么,感觉就像是没吃饭一样啊?”张雨霖嘲讽道。
  “跟我来。”见正面的一击没效果,但是朱高炽好像也并不意外,只是把声音压低了之后道,话音刚落便是轻轻的往后一退便把两人的距离拉了开来,几个呼吸间身影便在西边一里多的森林边缘消失不见了。
  “啧!”张雨霖咂了咂舌,虽然很不情愿,但还是向后方的高瘦男子示意一下后便提着手里的长刀呼咻的一下便也和朱高炽一样消失在森林的边缘了……
  不多会儿张雨霖和朱高炽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深林的最深处,原本寂静的树林里因为两个不速之客而变得躁动起来,就连那有着强烈领地意识的凶猛的野兽也只得对这两个肆无忌惮的入侵者退避三舍。
  “就这里吧,这里不会有别人。”停在一片较为宽阔的空地后,朱高炽才轻声道。
  “不是,你刚刚倒是多打几下再走啊?”张雨霖一改之前冷嘲热讽的态度,露出一副诧异又有点嫌弃的表情。
  “这个……就那样吧。”朱高炽顿了顿答道。
  这话引得张雨霖胃部一阵抽搐,敢情自己刚才的真情演绎都成自导自演还他娘白演了,要不是碍着他那太子的身份,估计自己早就一拳头捶过去了。
  “算了,话说,刚才你的话是几个意思,我可没打算随随便便就交出去自己的性命。而且,即使再给我选一次,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做出一样的决定,绝不后悔!”张雨霖震声道。
  朱高炽虽然也是知道那场案件的大概的经过,但是再怎么听别人所说也终究不是亲眼所见。最清楚的,也只有在场的自己那帮人了!
  对于张雨霖的朱高炽也没回声,只是缓缓的把攥在手里的纸条递给了张雨霖。
  张雨霖满是疑惑的接过了纸条,这一看,却是把自己都吓得哆嗦了一下!!
  不大的纸条上只有一个字——死!
  而且,张雨霖这辈子也不会认错,这个字迹和纸条上的只有两人才知道的联络暗号,要自己死的不是朱高炽也不是皇帝老儿,更不是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人,正是那个把自己养育成人,还传授自己这身本事的亦师亦父的张宇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