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绝世高手在异世界是没用的锻造师 > 第三章 破茧重生

第三章 破茧重生


  G省W市郊外的某处山谷里有个不为人知的阴森地下墓室,墓室的空间虽然不是很大但也并不显得狭窄,因为在这犹如刀削般光滑的石壁组成的墓室里也仅仅只是在其正中央的石阶上放了一座石棺,墙壁和石棺都是由结实且厚重无比的青石组成。
  墓室的正中央,石阶之上的石棺已经静静的在这放置了数百年,石棺的四周的精致雕塑已经有自然腐蚀的沧桑,可见再精美的艺术也抵抗不住岁月的洗礼。不过即使那么多年过去了,这里的一切依稀可以看见当年那顶级的工艺水平,虽然朴素却透露着气吞天下的气势,更让人惊叹的是石棺棺首的青石墙壁之上镶嵌着的那颗硕大的祖母绿夜明珠,淡淡的绿色光芒不断的从中散发而出,可想而知石棺的主人曾经也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
  但如果此时有人在里面的话大概会被接下来的景象下一大跳,原本寂静的犹如死潭般的墓室里倏然的响起来了一声异响,沉闷而又诡异,就像遭到殴打后骨骼断掉一般的沉闷声,而且,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怪响的来源赫然就是墓室中央的那具石棺之内。
  墓室之中,原本沉重而纹丝不动的石棺的棺盖随着那声诡异的声音响起后便颤抖起来,不一会儿后石棺那沉重的顶盖便被慢慢的推开了,随着棺盖的跌落沉淀了数百年的灰尘激扬而起,在阴森的淡绿色光线下一个身体缓缓的直起了身来,然后犹如一个刚刚睡梦初醒的人儿一般往四周张望着,只是随着人影头部的每动一下都有骨头扭动的咯咯声听着就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犹如转动的是生锈老化的齿轮,随着每一下的转动,人影的头部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会掉下来一样。
  漆黑的身影站直以后扭动了一下身体,幽暗的光线下看得清这好像并不是一个活人,比起活人看起来更像是电影里的木乃伊或者丧尸之类的邪物。
  一头散乱的头发纠缠在一起,遮掩住那不知道是否狰狞的面目,它身上的衣物已经彻底烂掉了,干枯的身躯就像老树的根一般干瘪粗糙。肉眼可见的是一条干枯得几乎没有水份的手臂,就如同干尸一样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而且,眼前的这具干尸还是活的,甚至还在你面前有了动作。
  干尸的动作显得有点笨拙,缓慢地转动的脑袋里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然后稍稍弯下了那看着十分僵硬的腰部,双手在石棺之中摸索了几下,接着便从中提了一个长条状的包裹出来。
  跟干尸身上的衣物不一样的是,即使经过了如此漫长的岁月,包裹的布料依然散发着光泽,韧性十足。
  干尸把长条状包裹背在身上,虽然动作依然很生硬,但毕竟石棺的棺壁并不高,干尸轻松的便跨出了石棺的棺壁站到了石阶之上。
  干尸静静的屹立在石阶上,假如刚才就像还魂的尸体的话,那此刻就像是又丢了魂的尸体一样,一动不动,眼睛也紧紧的闭着,就这样静静的站立着,没有声息。
  在干尸没有动作之后,干尸周围的空气却是忽然的变得狂躁,阵阵风浪以干尸为中心不断涌起不断翻滚,发出着仿佛来自死斗中猛兽的喉咙一般呜呜的低鸣。
  原本皱巴巴的干尸,在石室里风云翻滚之际的时候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变化,原来还是皮包骨的身躯正一点点的变得有了肉感!
  持续好长一段时间之后,风终于是慢慢的平息了下来,原本干枯黢黑的身影已不见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约莫二十多岁的高瘦男子以及地上一块块的黑黝黝的死皮。
  男子缓缓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又狠狠的吸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
  再一次,好像回过神了一样,男子微微的低了低头,看着自己那光溜溜的下身,大吃一惊。
  “他娘的!整我呢?”
  男子喉咙里发出有点嘶哑的咒骂声,一把抓着背上的包裹丢到地上,利索的解开了包裹。
  包裹里装着的并不是什么金银财宝,有的只是男子自己的专用武器,三把修身长刀以及两把短刀。
  曾经一直与自己出生入死的武器再次映入眼帘,那些厮杀打拼的岁月,那些刀光剑影的过往什么的……
  鬼才有心思去怀念!
  猛的一抽,几把刀都被搁到了一旁,包裹的这块布才是男子此时此刻最想要的。
  利索的把布块在身上绕了几圈并打上了结,虽然不足以当做衣服来穿,但是用来遮住下半身却是完完全全的足够了,只是不好的地方就是时不时的感到底下有阵凉飕飕的风吹过来,不过总比光溜溜啥都没有的强。
  披头的散发被男子一把撩开,男子的容貌一目了然,正是为了配合朱高炽喝下龟息露的张雨霖!
  张雨霖接着幽暗的光线仔仔细细的把自己都给检查了一遍,好在除了以前的旧伤之外没什么新的伤痕,不然的话就是被虐尸了!
  自己这是睡了多久了……
  看着那贴着后背的肚皮,张雨霖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道成仙了,按朱高炽的说法自己好歹也有一个月以上没有进食过了,仙人不也这样么,吸风饮露,不食五谷,不老不死……
  “咕……”
  来自腹部的叫唤马上把张雨霖拉回到了现实。
  好饿……
  自己醒过来没人在旁边就过分了吧,也不想想自己这是为谁受的罪啊!
  摸了摸那惨不忍睹的肚子张雨霖心里埋怨着,可是又无可奈何,谁叫是自己答应的呢?
  “有人吗?”
  张雨霖走下了台阶,来到石室的洞口前喊了一声。
  回应自己的只有在石室里回响着的自己的声音……
  “喂喂喂,太过分了吧!别告诉我你真的只是把我埋了就算了啊!”
  嘴里虽然嘀咕的抱怨着,但是张雨霖心里也是有点担忧。
  按照朱高炽以往的个性是不会就这样把自己丢在这里不管不顾的,这种把人利用完就扔可不是他的作风,不然也不会有如此多的忠实将士辅他左右,哪怕是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
  当然,也有例外,就比如像之前朱高炽拿龟息露过来的时候一样,甚至张雨霖觉得现在这情况很有可能也是像之前那样被朱高炽搞忘记了……
  “要是你真的因为忘记这种搞笑的原因的话,我管你是皇太子还是皇帝还是玉帝,都得挨我一拳!”张雨霖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五把刀一边整理佩戴好一边放着狠话。
  当然,这只不过是说说而已,皇太子也就算了,皇帝老儿那还真的不是自己想动就能动的,这种危险的想法,没人的时候想想也就差不多了。
  不多会儿,张雨霖终于是将刀给佩戴好了,虽然样子有点滑稽,毕竟也没有衣服,只有原来用来包刀的一块方布给裹住,不过还是那一句老话,有总比没有的强。。
  “接下来……是时候该去要个说法了!”
  张雨霖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