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初遇


  醒来之后也已有一段时间,眼睛也适应了这幽暗的环境,此时虽然光线依然暗淡的可怜,但也足够了。
  张雨霖在石室里走了一圈后在洞口的尽头处像是石门的地方敲了敲,但传来的敲击声跟预料的不太一样,一点空洞感也没有,就像是被整个埋在了底下一般。
  “这……”
  虽然之前张雨霖还觉得朱高炽演戏演的不到位,现在倒是完全没有这想法了,这丫的不会是假戏真做然后把自己给埋了吧?
  张雨霖从腰间挂着的几把长刀里抽出其中一把,然后直直的往石墙插了进去,那看着结实坚硬的青石就像豆腐一般被张雨霖的刀捅了个透,整个刀身都没入其中。
  “不妙啊……”
  刀上传来的感觉证实了张雨霖的刚刚的猜想,自己的这一刀下去是捅穿了石墙,只是石墙之后便是十分厚实的泥土了。
  自己,是真的被埋了,而且根据泥土的结实程度来看,还埋的不浅。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就是了,张雨霖把长刀从墙上抽出,然后再刷刷刷的在墙上斩了几下,石墙便轰然倒下,露出了后面的泥土。
  张雨霖看也没看散落在地的惊人厚度的青石碎块,只是用裹着下身的布块仔细的擦拭着长刀,擦拭完后便把刀收回到了刀鞘之中。
  “虽然又冷又饿还浑身乏力,不过这种程度也还好吧。”
  说完张雨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跨一步,右手随之一拳击出!
  轰!
  随着一声巨响,刚刚还在眼前的土墙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个比张雨霖还要高出些许的洞口,阳光和空气霎时间从洞口源源不断的涌了进来。
  张雨霖鼻翼微微动了动,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一股满足感也随之涌上胸口。
  “久违的感觉呢,空气也好,阳光也是……”
  张雨霖眼睛微微眯着,再次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张雨霖一边慢慢的走向出口,一边慢慢的让眼睛去适应这耀眼的光线,不过路程只有几十尺而已,也没花久就完全的走出了洞口,离开了墓室。
  “我去,这是哪里?”
  看着外面虽然被自己的一拳打得有些狼狈,不过即使如此也完全不影响张雨霖自己的判断,这不是自己印象里所知道的任何一个地方,深林自己也走过不少,但是也不至于完全没印象。
  这就很奇怪了,也不把自己交给老冯他们,也没安排高手看着,甚至连个小兵都没安排,就不怕万一有个人来挖墓开棺什么的?
  而眼下,更严重的是自己在哪里也是个未知数!
  “咕……”
  虽然很想马上找人问个究竟,但肚子的叫声提醒着张雨霖眼下吃饭才是重中之重。
  自然的,在这荒山野岭的张雨霖也没期望能够吃上多好一顿,就算有,张雨霖也没有那个空闲去到处一个一个山头去找个遍了。
  而且,虽然很微弱,但是张雨霖很确定不远处确实是有水流声传来的。
  顺着声音的方向,张雨霖也是花了好一会才终于来到河边。
  不管哪里都好,有水源的地方往往是最容易获得食物的。
  张雨霖轻手轻脚的走近河边,赫然的看到有好几条大鱼在离水面较近的地方自由惬意的游着。
  “虽然管不了饱,但是塞个牙缝也还是可以的。”
  食物近在眼前,原来干燥的口中也开始分泌了唾沫,张雨霖舔了舔干的快要裂开的嘴唇,右手握住了挂在腰上的长刀刀柄。
  只是刀光一闪,仿佛遭到巨锤的锤击一般,河面轰然炸开,原来还自在遨游着的几条大鱼也因为这巨大的冲击炸飞到了张雨霖的脚下。
  张雨霖嘿嘿的笑着把长刀收回刀鞘又把短刀抽了出来,开始熟练的处理起了鱼来。
  张雨霖从小就经常在野外生活,即使在很小的时候也可以在艰难的环境下生存,更何况是成年后的现在?宰鱼搭架生火这些流程犹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虽然洗鱼的时候差点就因为饿的手抖而把鱼放跑了,不过问题不大……
  噼里啪啦。
  柴火在燃烧着,张雨霖静静的坐在火堆旁边的石头上盯着被火烤得滋滋作响发散着脂油香气的几条鱼,感觉口腔的口水都快要泛滥了,自己吃过的美食也不算少了,但是像现在这样被食物勾引的双眼发直连一刻都就得久的情况绝对是第一次。
  “快了快了……”
  张雨霖正对着烤鱼摩拳擦掌,肠胃在蠢蠢欲动,如果不是还尚存着理智的话估计就不管生熟直接开吃了。
  正当张雨霖望眼欲穿的时候,一个隐隐约约的哭声响起,吓得张雨霖一个激灵从石头上蹦了起来。
  “谁!”
  张雨霖大喊一声快速扫视了周围一圈,俨然一个人也没有!
  张雨霖把手作拱状放在耳后,仔细的辨认着声音的方向,才发现声音好像是来自前方的悬崖上面。
  看了看火堆旁边半熟的烤鱼,张雨霖一咬牙便往着声音的方向跑了过去。
  要是鱼熟了的话还可以边啃边走,没熟的话也只能咬牙认了。按照常理来说虽然不排除是陷阱的情况,但就算不是陷阱的几率哪怕只有一点也值得自己去冒这个险。
  来到悬崖下方,少女的哭泣声更是清晰了不少,张雨霖把腰上的三把长刀全部拔出,然后往悬崖壁上一扔,三把长刀便像阶梯一样插入了悬崖壁上。
  张雨霖几个跳跃便跳到了最上面的刀柄上,小心翼翼的探着头,环视了一圈悬崖上方的树林。
  悬崖上的树木不是很多,灌木丛倒是不少。
  唰唰唰。
  窸窸窣窣的动静从茂密的灌木丛里传出,还伴着狼的阵阵压抑的低鸣声。
  狼吗……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好在意的,荒山野岭的有几个狼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无视掉后张雨霖抬头望去,终于是找到了哭声的来源。
  透过树叶的缝隙,隐隐约约见一个身影在树上。
  估计是为了躲开狼群而爬到树上,而最后狼群应该是发觉了气息所以没有走开,可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姑娘既不会武功又没护卫怎么会来到这种荒山野岭呢,真是奇了怪了……
  虽然疑惑重重,但是张雨霖还是动了身,轻轻一跳便跃上了悬崖,一个眨眼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少女身后的一棵树下,接着再一个跳跃便跳到了一根较粗的树枝上面,这才好好的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少女。
  少女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匀称的身材,衣服上有些地方被树枝之类划开了口子,最让张雨霖在意的是,这种服饰自己印象中是从来没见过,即使是以前见过的各种各样的奇人异士也没有这类的服饰,还是说,自己到了异国了?但是朱高炽为什么把自己送到异国?
  搞不懂的事越来越多,看来最快的途径就是询问眼前的少女了,即使是敌人也无所谓,毕竟,拷问也是一种问。
  “姑娘?”张雨霖出声道。。
  “啊!”
  少女却是被吓一跳,惊呼了一声,身体一哆嗦脚下一滑眼看便要跌落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