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脱困


  说时迟那时快,张雨霖也是一惊,双腿用力一蹬,整个人就似离弦的箭一样冲到了少女站着的树枝上,一手抓住树枝一手搂住了少女的腰,以免她摔下去,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是眼下也是没办法的吧,是吧?
  “对不起,我不是有心吓你的。”张雨霖道歉道,不过不出声的话直接就在后面出现好像更吓人一点吧,后面出现个人或者什么的,换作自己估计就是一刀过去了呢。
  少女重新扶住树干稳住了身形,才转过头来。
  这时近距离细细一看,张雨霖也是大吃一惊。
  少女此时虽然有些狼狈,但是那精致的五官,吹弹可破的白皙皮肤,纤细的手指,柔弱无骨的娇躯却是丝毫不会受到影响,对视间一阵让人心神荡漾怡人的香气自少女身上飘来,虽然没见过的但是摸着也能感觉得到价值不菲的服饰,能符合这些条件的几乎也就只有某些府上的千金了。可是也几乎没有人会让自己千金连护卫都不带就到处跑的,更何况是这种一眼看去除了山还是山的险地呢……实在是想不通!
  “不不不,我才是,可是大叔您是怎么到后面来的?那里可是悬崖啊……”
  少女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眨巴着灵动的大眸子,同样的看向张雨霖,声音依然有点哽咽的问道,但看到张雨霖光着的上半身时下意识的身体往树干方向挪了挪。
  意识到少女的举动,张雨霖赶紧的松开了挽着少女腰上的手自己也往相反的方向挪了一小段距离,但是,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叫谁大叔?我才二十岁!”张雨霖略显生气,顺手轻轻的给了少女一个爆栗。
  “呜……对不起!”少女捂着头道歉。
  发现跟记忆中的反应不一样,张雨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
  以前在寨子里的时候那些十几岁的小妮子就是经常用大叔这个称呼来调侃张雨霖,明明自己才大她们不到十岁,怎么就成大叔了?当然,每次最后都少不了吃爆栗就是了,只是也不知怎么的就不会学乖,明知会挨敲却还是屡教不改,张雨霖有时都怀疑她们是不是被自己给敲傻了。而如今少女的叫法自然让张雨霖一个条件反射就给敲下去了,现在那叫一个悔啊!好想找个洞钻!
  “对不起对不起……没……”
  张雨霖双手在空中慌乱着刚要道歉,话还没说完,下方的狼群突然开始骚动了起来,此起彼伏的嚎叫着,原来还隐藏在灌木丛里的狼群渐渐的都现出了身形。
  少女也是被突然的嚎叫吓了一跳,脸色发白身体也微微的颤了颤。
  “虽然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但是眼下还是先离开为妙,姑娘意下如何?”
  扫视了下方躁动的狼群一眼,张雨霖建议道。
  “能走我也想走啊,可是下面全是狼!”女孩的声音有些颤抖着道。
  “没事的,我背着你下去吧。”
  张雨霖转身背对着少女,示意道。
  “可是下面……”少女依然有些犹豫。
  “没问题的!”
  对于少女的怀疑张雨霖也丝毫没放心上,毕竟自己也是这样,谁会随随便便的对一个陌生人放下戒心呢?倒不如说少女这样的态度更让张雨霖放心不少。
  “好,好的,那就……”
  少女的犹豫没有完全消除,但是好歹是答应了,动作生硬的爬到了张雨霖的背上,双手撑在张雨霖的背上,尽量和张雨霖那光着的上身保持着距离。
  “这个……不介意的话,希望你能把手环在我的脖子前面呢……”
  张雨霖建议道。
  倒不是这种背法不好,只是看着少女这样纤细的手指,张雨霖并不觉得少女这样的姿势可以保证待会儿不会被甩下去。
  “好,好的……”
  少女大概也是意识到了张雨霖的想法,照着张雨霖的指示改变了姿势。
  一阵柔软的触感从背上传来,张雨霖心里也是有了些罪恶感,怎么感觉就像是自己在变着法子去吃别人豆腐似的……
  摇了摇头,抛开这些杂念,张雨霖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下面的狼群身上。
  “姑娘,抓紧了!”
  “嗯!”
  收到应答的张雨霖猛地从树上跳了下来,霎时间引得少女一阵惊呼,但也无暇安慰,毕竟自己也饿得几乎没有力气了,还是赶紧离开狼群的包围为妙。
  送羊入虎口?少女再也找不到更适合形容目前状况的比喻了,还是会有救援队伍在后面或者有驱走狼群的特殊武器才对,此时无数的猜想在少女的脑海里闪过,但是,下个瞬间却是把少女整个人都看蒙了……不见什么救援队伍,也没有什么特殊武器,只见张雨霖脚下一跺便整个人连同背上的自己高高的跃过了狼群,一下就跳到了悬崖边上!
  “下面是悬崖!”虽然震惊男子的跳跃能力,但是少女却发现男子背着自己跳到了绝境之中,紧张的提醒道。
  “我知道,没问题的。”张雨霖回了一声,然后又是一个跳跃。
  少女还来不及惊呼,身下这个神秘的男子接下来的动作却是更让自己彻底的愣住了,只见男子猛的一下往着悬崖的方向跳了下去!少女吓得不轻,环在张雨霖脖子上的手更紧了,身体也不自觉的紧紧的贴了上去……
  自己会就这样摔成肉饼吧,勉强眯着的眼缝清楚的看到下方完完全全没有任何的缓冲设施,映入眼帘的只有结实的地面,愈来愈近的地面就仿佛是逼近的死神一样让少女喘不过气,死亡的恐惧就像魔鬼的双手般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心脏一样,人生的走马灯在脑海了旋转了起来,眼里不禁夺眶而出……
  最后,落地的冲击感终于传来,但是,却没有预料中的疼痛感……
  得救了?还是已经不会感觉到痛了?
  少女微微的睁开了溢满泪水的双眸,却是吃了一惊……自己确确实实是来到悬崖下面了,之前自己也是有看过悬崖的高度的,没有任何缓冲设施直接就跳下去必定会摔个粉身碎骨无疑,然而,如今自己确实是安全着落了,眼前也是连任何缓冲设施的影子都没有!
  “那,那个,您刚刚是直接跳下来的?”
  少女惊魂未定,但是还是不敢相信的问道,那可是实实在在的数十米高的悬崖,直接就跳下来了?就算是拍戏还要借助道具吧?
  可是张雨霖也不知怎么回答才会,这不是很平常吗?而且张雨霖本来就已经饿得半死了,刚刚还用了不少力气,这时候更是饿得慌了。
  “额,姑娘你不介意的话不如我们过去那边再细细道来?我在那边烤了鱼。”张雨霖指了指自己烤鱼的地方,答道。
  “也,也对……”意识到自己还紧紧的贴在张雨霖那光溜的背上,少女脸上染上了一道红霞,慌忙的从张雨霖的身上下到了地上,大地的踏实感从脚上传来,悬着的心脏也瞬间放松了下来,让少女感觉到刚刚发生的事情仿佛就跟梦镜一样的不真实。
  张雨霖把回收的三把长刀擦拭下后便收回到了刀鞘之中,示意少女跟着自己。
  “还不知姑娘芳名如何称呼?”走在稍前方带路,张雨霖微微的回过头问道。
  “那个,我叫苏绮云,不知您叫……”
  “在下张雨霖,姑娘对我也不必用敬称,我们也算是同辈,我真没骗你,虽然是二十有几。”张雨霖苦笑道。
  “那……张哥?”苏绮云顿了顿道。
  “哎!”张雨霖就像个易哄的小孩一般笑了笑,爽快的应了一声,接着开口问道:“话说,苏姑娘你是怎么被困到这种荒山野岭的?你的护卫呢?”
  “护卫?”苏绮云歪了歪头,仿佛不明所以,但还是继续回答道:“我是自己一个人过来爬山的,中途不小心掉到了河里,那时手机进水坏了,然后打算原路返回的时候发现了有狼,当时我一反应过来就找到了那颗比较容易爬的树爬了上去,还好在它们跑到之前就爬上了,不过它们就迟迟没有离开,我也打不了电话报警了也没敢下来,然后就一直被困在了树上了……”。
  爬山?手鸡?进水?
  语言上的共通倒是说明了自己很大可能还是在中原之内,然而对于苏绮云的话张雨霖起码有一半是不知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