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 > 第422章多久才能再见到妈妈
但越是挣扎越是徒劳,只要在这张,他的记忆就像是水般的要将他吞没,不安让他变得有些焦躁了起来。
  
  明知道那切他都不是故意的,可心里的愧疚还是要将他吞噬,搂着苏挽歌腰肢的手不仅加大了力气,他试图用苏挽歌的气息使自己忘却那些不开心的事。
  
  “很快的!”轻声回答着苏挽歌的问话,夜司爵的心还是有些忐忑的,他睡不着并不是因为不想睡,而是躺在这张,他就忍不住会想起楚冰绡。
  
  “夜司爵……我多久才能再见到妈妈啊!”看到夜司爵的眼睛也没有闭上,苏挽歌忍不住抱着他问道。
  
  这天都没有,她就已经从法样的梦世界回到了,躺在这张悉的,她心里竟有些空落落的。
  
  为了第天能够有神继续去工作,他们也没只能按部就班的回到家里面睡觉,想念年纪小,说睡就能睡,但苏挽歌和夜司爵则在辗转了好久都没能成功入睡。
  
  这次苏挽歌家子是坐私人飞机回来的,所以早早的就回到了,不过由于时差的关系,当他们心澎湃下飞机时,外面正好是静悄悄的司爵。
  
  但他的伤口只能他自己慢慢舔舐了,那幸福的家子已经登上了返程的飞机往赶去,他们的生活即将进入个新的篇章。
  
  也不清理自己的伤口,他就直接倒在了自己的,望着天花板,他动不动,只有起伏着的膛还能证明他还活着。
  
  此时他有多痛只怕只有他自己知道,虽说他的嘴角始终是上扬的,但他渐渐苍白的嘴唇还是暴露了他此刻的痛苦。
  
  远看血迹只是个小圆点,但近看,却不难发现,那血迹被他画成了个桃心的样子。
  
  道猩红的血液从他额头上下,白到反光的墙壁上也留下了个司爵红的印记,秦瑞带着惨烈的微笑,用那道血迹在墙上秦抹着。
  
  也不知道是承受了多大的痛苦,直至车子彻底消失在了广阔的平原上时,他居然忍不住猛地将自己的脑袋撞向了身边的白墙壁。
  
  呆坐在房间里的他灵魂就好像是被那辆车子给拖走了样,司爵灰的眸子,随着车子渐渐走远慢慢变成了种死灰。
  
  仅仅过了两天不到,他就再次目送着苏挽歌和夜司爵家子离开,但是两次目送别人离别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
  
  “同是天涯落人!”那是他想对夜晴说的,尽管当时夜晴已经走远根本听不到了,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目送着夜晴离开,秦瑞难得心里起了丝涟漪,他看着夜晴离去的背影,就好像看到了失方向的自己。
  
  边说着谢谢,他还边忍不住惊恐的往后倒退着,秦瑞也不知道夜晴的计划是不是原定于昨天离开,但是他只知道,在他说完这话之后,夜晴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悲凉的笑着,他几近祈求的对夜晴说:“夜晴,求你了,别再劝我了!我的事我自己可以理好的,谢谢谢谢……”
  
  然而明知道这话是真的,但他却始终还是忍不住抱着丝幻想。人生漫漫,那么多意外可能会发生,为什么偏偏不可能是这件事呢!
  
  前天夜晴走的时候,甚至都忍不住咆哮的对他吼道:“秦瑞,你醒醒好吗?你和她不可能的,你即便是整颗心都挖出来送给她,她也依旧会成为别人的妻子。”
  
  本来还对他有些希望的夜晴,到了最后几乎陷入了种绝望。
  
  夜晴在的时候跟他说了很多,虽然每句都是忠言逆耳,但是那些话到了最后却都成了他的耳边风。
  
  当然做失落的莫过于秦瑞啦!苏挽歌和夜司爵在的时候,他饱受着视觉上的煎熬,苏挽歌离开的时候,他又陷入了种心灵上的煎熬。
  
  个铁血硬汉在面对女儿离别的时候并不会比个女人坚强很多,目送着苏挽歌乘坐的车子离开后,他的身影下佝偻了。
  
  热闹了几天的古堡在他们这家子走后重新陷入了种寂静,失魂的坐在了沙发上面,方玲顿时像是被抽去了全身的空气般。
  
  纵使有再多的不舍,该走的时候还是得走,眼睛都哭肿的苏挽歌最终还是带着自己零星的行囊离开了古堡。
  
  这家子分别的时候,最淡定的还是想念了,她也不明白妈妈和有什么好哭的,脸傻傻的坐在旁边,无力的拉着苏挽歌喊着:“妈妈,别哭了!”
  
  只有从小渴望父母爱的人才能理解苏挽歌此时的感觉,仅仅被父母爱b围的生活就这么短短几天,可她却像是上瘾了样,想到要分别,她就浑身难受。
  
  “我的挽歌,不要哭,妈妈和爸爸定会回去看你的。”苏挽歌的抽气声音让方玲难受,她边抹着自己的眼泪,边还在安w着极度难受的女儿。
  
  相见时难别亦难,方玲舍不得苏挽歌,苏挽歌就更舍不得方玲啦!她整个身子都紧紧的靠在方玲的怀里,像是个婴儿般的不愿离开自己的妈妈。
  
  如果不是日历上的时间的确已经过去了五六天,她或许还会因为这才过去了两三天而已。
  
  有苏挽歌陪伴的日子,每分钟都方玲都觉得过得很快,她根本不相信现在居然已经快有个星期了。
  
  两个男人在这边聊得异常欢快,但站在边的苏挽歌和方玲却已经在抱头痛哭了,早知道苏挽歌肯定是会回去的,可是真正面对这切的时候,方玲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悲伤。
  
  略有些期待两位厉害的父亲见面将会擦出怎样的火花,他点点头兴致昂扬的说道:“很期待您能来我家做,我觉得我爸爸肯定会很欣赏你的!”
  
  秦正南的叮嘱对于夜司爵来说都是小意,即便是他不说,夜司爵也照样会这么做,只是后面那句话倒是让夜司爵小小的吃惊了下。
  
  他知道夜司爵肯定会对苏挽歌很好,但是就是忍不住再次强调下,要去会会夜弦这话也不是假的,尽管他现在并不确定准确时间。
  
  “好好照顾我的宝贝,听说你爸爸对挽歌不是很满意,到时候我找机会得去会会你爸爸的!”秦正南略带威胁的说着。
  
  虽然还是不太想苏挽歌回去,但是苏挽歌的意志他又不想去强迫,心里充斥着遗憾,他最终还是做出了妥协。
  
  “岳父,现在交通和通信工具这么发达,你只要想挽歌了,你就找她就行了。”作为个总裁,夜司爵也没有办法丢下自己公司的大小事务继续在这玩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