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鲜妻太甜:偏执老公宠上瘾 > 第708章多不招女孩子喜欢啊

第708章多不招女孩子喜欢啊

有的时候勇敢地迈出第一步,生活会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
  
  苏牧想,她现在总算是理解了这句话了,刚才仅仅只是一次内部的例会,也许在这样的场合发言一次压根算不了什么,可是苏牧却觉得这是她来说是意义非凡的。
  
  就是那种抱着也许会没有结果的心态去付出的努力终于被肯定,终于被别人看到的那种欣喜的感觉,她突然觉得这段时间遇到的困难和挫折压根就不是事儿。
  
  没有什么,比享受成果更要美好的事情了。
  
  这会,手机震动了起来,苏牧见是齐琰打来的,接了起来。
  
  “我明天回国了,出来吃个饭吧。”齐琰的声音似乎永远都是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苏牧有些惊讶,她以为齐琰是会和她们一道回去的,没想到提前到明天了,“怎么这么赶了?”
  
  “公司有点事情。”
  
  “这样,好。”苏牧和齐琰将吃饭的时间定好,便挂了电话,收拾东西离开会议室。
  
  在英国的这段时间,苏牧可以说是蹭了不少齐琰的饭,所以这一次,她想要请回齐琰,也算是感谢他这段时间的帮助。
  
  齐琰听了苏牧执意要请客的话,只是笑了笑,无所谓地看了她一眼,便由着她去了。
  
  吃饭的时候,苏牧想起今天自己的表现,便忍不住和齐琰分享,脸上挂着笑容,看起来就像是刚刚得到了奖状要迫不及待向家长炫耀的小孩。
  
  齐琰听了苏牧得意洋洋的分享,不由自主地也跟着她嘴角慢慢地上扬,“成果可不止这么点,以后有你炫耀的地方多了去了,是不是每次都得沾沾自喜?”
  
  苏牧可不认同齐琰的话,而且被他打趣了,总觉得有些丢脸,小小地翻了一个白眼。
  
  她这才注意到,齐琰在勾起嘴角笑着,露出一排好看的大白牙。
  
  苏牧跟齐琰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可是总觉得他似乎并不那么喜欢笑,这算是难得的一次见他主动笑的,所以苏牧觉得有些新奇。
  
  笑起来那么好看的一个人,怎么平时就总是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呢?
  
  齐琰察觉到苏牧正在盯着他看,“啧”了一声,对苏牧说:“看够了没有?”
  
  却换来苏牧笑嘻嘻的一个表情,看起来颇为无赖,她忍不住打趣道:“你看你笑起来这么好看,平时怎么不多笑笑呢?多不招女孩子喜欢啊。”
  
  可是苏牧光顾着打趣,却并没有注意到,齐琰本来一副好整以暇的姿态慢慢地变了,嘴角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了。
  
  只见他抱在胸前的双手缓缓放下,放在桌面上,脸上又变成了平时那样清冷的表情以,苏牧差点以为刚才那个齐琰就是自己出现的幻觉。
  
  “这个用不着你操心。”语气淡淡的仿佛没有一丝情绪。
  
  要不是苏牧这段时间和齐琰混熟了,差点都要被这气场给震慑住了,她撇了撇嘴,继续吃着碗里面的东西,说:“那就拉倒呗。”
  
  而坐在她对面的齐琰,看着餐桌上鲜美的食物,却已经没有了任何食欲。
  
  齐琰看着眼前活泼生动的苏牧,她的眼睛里有一样他一直都难以忽视的东西,是纯粹。
  
  他试着去了解她的过去,却发现满目苍夷,他又怎么想象得到,眼前这个美好的人有着这样不堪的过往。
  
  但是齐琰根本不介意那些,或许他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过,但是刚才,她状似调侃地提起喜欢他的女生,语气里没有丝毫的隔阂和介意,这已经足以说明一些事情了。
  
  连他自己都不会察觉到吧,原来内心还有这样隐秘的想法,如果不是刚才听到她的调侃后,内心那股无法忽视的怅然若失的感觉,他也不会察觉。
  
  一开始的时候,他纯粹就是伸手帮个忙,却没有想到,自己慢慢却陷了进去,越是了解,越是深入,就越是无法抽离。
  
  因为突然要回国的关系他还有一阵失落的感觉,不能和她一起回国了,他甚至会想,回了国以后,回到正常的工作圈子以后,他们还会有交集吗?
  
  他自己也不知道。
  
  饭后,齐琰和苏牧一起回酒店,下车的时候,苏牧原本是和以前的习惯一样,自己先上去。但是这一次齐琰却也紧接着下来了,然后跟上苏牧的步子。
  
  苏牧有些奇怪地看了一眼身后的齐琰,总觉得他今天有些奇怪,却怎么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样的一种奇怪的感觉。
  
  “怎么了?”苏牧抬头问,齐琰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像是有什么话想要说却又说不出口的感觉。
  
  齐琰刚开口,似乎是准备要说些什么,苏牧却听见身后的车子鸣了好几声的喇叭。
  
  她有些莫名其妙,自己也没有挡着路,怎么就一直鸣笛了,转身回去看一眼,却愣在了那里。
  
  那辆熟悉的suv她不会不认得,她恍然觉得,似乎连这场面也有些熟悉,就像是之前秦少凌在下班的路上堵她一样。
  
  苏牧只感觉此刻自己的心跳都漏了半拍,她后退几步越来越靠近车子,车窗摇下来,她看见了那轮廓锋利的侧脸。
  
  过了好几秒,才回过神来,苏牧差点没有惊叫出声,“你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还是在她的酒店门口,说不是来找她的都是假话。
  
  秦少凌没有说话,只是朝着苏牧扬了扬下巴:“上车。”
  
  “”苏牧这才想起身后的齐琰,她回头看去,只见齐琰还站在原地,直直地看着她。
  
  苏牧只好朝着齐琰挥了挥手:“这是我朋友,你先上去吧。”
  
  却全然没有发现,车内的秦少凌骤然变冷的表情。
  
  上了车后,苏牧仔细地打量着秦少凌,才发现他的神色看起来有些疲惫,眼底也有淡淡的乌青,只是更令人无法忽视的,是他紧抿着的下巴。
  
  “怎么了?没休息好?”苏牧问,言语中透着关切。
  
  然而秦少凌此刻的内心却还是想着刚才跟苏牧一起从车上下来的那个男人,还有苏牧对那个男人介绍他时的方式。
  
  他居然觉得很是烦躁,总感觉胸腔内好像有一股气无法疏解,所以此刻跟苏牧说话的态度也并不那么好,“嗯。”
  
  秦少凌冷淡的语气让苏牧感到有些奇怪,虽然刚才她看见秦少凌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很惊讶,但是也有惊喜。
  
  明明都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见面的两人,怎么见了面,说话却如此冷淡,这让苏牧感到有些失落。
  
  她并不知道此刻秦少凌的心里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秦少凌的内心活动。
  
  见一路上秦少凌始终是一言不发,苏牧有些莫名其妙,但是更多的,她看见他疲惫的神色,心里却是心疼。
  
  所以她还是主动开口了,“怎么会来英国?”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半是在找话题,另一半,心里也有着隐隐的期待,或许会听到那个答案呢。
  
  “公司有事,过来了正好看看你。”其实是专门来看你,秦少凌没有说,也是下意识地就随便找了个借口。
  
  “噢。”听到这个回答,苏牧心里也暂且松了一口气,可是心里更多的,却是失落。
  
  秦少凌带着苏牧去了一家咖啡馆,两人坐下了,却始终好像没有什么话题。
  
  苏牧今晚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去形容,这种感觉让她很是不好受。
  
  她看着秦少凌淡漠的表情,不禁心里开始怀疑,难道是一个月不见,两个人就这么生疏了吗?想到这里,苏牧的心里是浓浓散不开的郁结。
  
  更让苏牧觉得莫名其妙的是,秦少凌直到将她送回酒店,都没有怎么开口说话,即便是下车要告别的时候,他也只是说了句:“晚安。”再无他话。
  
  苏牧下车后,往前走了好几步路,终是忍不住回头了,她觉得自己今晚都要憋屈死了,可是两个人之间就是隔着一堵厚厚的墙的感觉。
  
  只是她想走回去跟秦少凌说个明白的时候,秦少凌已经发动汽车引擎离开了。
  
  苏牧手里紧紧地绞着包包的带子,差点没把嘴唇咬破血。
  
  这人究竟怎么回事?好不容易见了一面就是为了给她摆脸色看的吗?
  
  越是这样想着,苏牧心里就越是不好受,回到酒店洗完澡打开手机一看,却也是一条秦少凌的信息都没有,这实在是太不寻常了,以往就是在公司里上班的时候,晚上两人也会通电话发微信的,怎么今天却如此反常。
  
  她烦躁地用毛巾擦拭着头发,将手机丢到床上,咬着牙狠狠道:“秦少凌,你这个混蛋!”
  
  就这样,抱着一丝莫名其妙的心情,苏牧辗转入眠。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苏牧的第一反应是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未接来电和未读消息,却是平静的一片,只有寥寥几条系统信息在提醒她。
  
  她的手指在屏幕上滑了又滑,却终究什么都没有做,干脆起来洗漱了。
  
  今天是培训的员工汇报,算是比较正式的一个场合,所以苏牧提前便准备好了正装,上身是白色的衬衫,下身是黑色的包臀裙,将完美的身材线条勾勒得一览无遗。
  
  化好妆到了公司,时间刚刚好,大堂里同事和队友们都已经坐在座位上了,苏牧赶忙微微弯下腰入座。
  
  她坐在第三排的位置上,旁边都是同来培训的队友,苏牧将包包放好身子稍稍坐正,看见入口有一行人走了进来。
  
  按理说都是清一色的白衣黑裤,她这么看去也看不出其中有谁,可是不知怎么回事,苏牧看着其中的一个身影,却移不开眼睛。
  
  她稍稍眯了眯眼睛,那个人在一行人中可以说是非常显眼,他旁边的人都穿着白衬衫,只有他是一身黑,走起路来挺拔俊朗,可以看得出身材线条非常完美。
  
  是他,他也在这里。
  
  苏牧看见秦少凌也来了,第一反应是对着他笑,然而秦少凌却根本没有注意到苏牧的存在一般,眼神没有往这一边扫过来。
  
  苏牧看着秦少凌目不斜视地坐在了第一排,不由有些失落,这样的场合,他应该知道她也会来参加的吧?
  
  可是他只是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苏牧也说不出自己现在心里面是什么感受了,昨天开始秦少凌给她的感觉就是怪怪的了。
  
  她原本以为,好不容易见面的两个人不是应该更珍惜见面的机会吗,可是他却截然相反。
  
  因为这个,苏牧昨晚本来就有着的情绪也被勾了起来,整场会议下来也没怎么用心去听,全程都用来走神了。
  
  期间秦少凌有上台发言,苏牧看了一眼,知道他也不会看自己一眼,干脆直接低头玩手机了,但是其实盯着手机屏幕,也不知道看了些什么内容。
  
  旁边的队友见苏牧全程都低着头,笔记也没有做,一点也不像她平时的表现,便推了推苏牧的手肘:“怎么不听着?我们要交报告的。”
  
  苏牧才如梦初醒地看着那名队友,“噢,我忘记了。”
  
  然后才拿起笔记本,却好一会儿也写不出几个字来,苏牧只能够烦躁地将笔一甩,对旁边的队友说了句:“我今天状态不太好,回去你的笔记借我拍拍好写报告。”
  
  会议结束之后,大家都陆续离场,苏牧还是忍不住地看一眼前面的秦少凌,她以为他会和那一行人一起离开的,却看见了秦少凌跟周围的人说了几句话以后,单独离开了。
  
  苏牧看着这情形,心跳漏了一拍,很想要马上跟上去了,找秦少凌问个清楚,可是又总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
  
  她纠结了好一会儿,终究是不争气地随便将东西收拾塞进包里,踩着高跟鞋就快步走出去,追上前面的秦少凌。
  
  秦少凌走得不算快,走到楼梯的拐角处,苏牧因为追得急,只能朝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句,“喂!”
  
  说着,她又快步上前去,见秦少凌还在脚步不停地朝前走着,苏牧只能伸手够着他,拉了拉他的衬衣袖子,“你干嘛啊?”
  
  秦少凌终于停了下来,稍稍侧过身子,低头看苏牧,苏牧可以看见他脸上有些复杂的表情,可是她却读不懂。
  
  不知道为什么,两人这么面对面地站着,苏牧突然觉得内心那股子憋屈的劲突然之间都涌了上来,就是觉得很委屈,不知道他怎么了。
  
  “我们这么久没有见面,你就是这样的态度吗?”见秦少凌始终没有开口,苏牧愤愤不平道。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