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绝品野医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效率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绝品野医最新章节!
  
  杨根硕顺便调戏一下两个小秘书,以及前台,然后便心满意足的扬长而去。
  
  他不知道林芷君晴转多云的原因,也懒得去琢磨。
  
  今天的事情还有很多。
  
  上车后,透过后视镜一看,头发有点长,衣服有点随意,简直快变成不修边幅了。
  
  算了算了,去削个发,明个志。
  
  ……
  
  姜瑶刚刚上班,就接到荆崇岭的电话。
  
  她很郁闷,这个男人为什么就这么锲而不舍、阴魂不散?
  
  难道他以为只要精诚所至,就能金石为开。
  
  直接挂掉。
  
  荆崇岭手机里响起“暂时无法接通”的声音。
  
  他想了想,编了一条短信,发过去。
  
  姜瑶收到短信,秀眉紧蹙。
  
  什么“哪怕做普通朋友也好”,似乎言辞相当恳切,还有一丝祈求的意思。
  
  但谁要跟他做普通朋友。
  
  姜瑶不打算给他幻想,但想着如何让对方死心。
  
  编了一条短信发过去,内容是:还是不要了,就做见面点个头那样的熟人吧!怕大牛误会。以后也不要联系,我会把你的号码加入黑名单,大牛心眼很小的,就这样。
  
  荆崇岭收到这条短信,无奈苦笑,没想到这个丫头如此严防死守。
  
  再打那个号码,果然打不进去了。
  
  不由的轻叹一声。
  
  虽说起初目的不纯,可是慢慢的,他还真的有点喜欢上姜瑶这个单纯美丽的女孩了。
  
  不管她是真喜欢杨根硕也好,拿杨根硕做挡箭牌也罢,总之,杨根硕必须死!
  
  于是,他拿出一只大哥大一样的笨重手机,拨出一串号码,听到提示音之后,输入密码,再提示,再输入,连续三次之后,他发出编写的几个字:我申请提前行动。
  
  不久后,对方回复:怎么行动,计划呢?组织再也承受不起损失。
  
  他继续编写:可以从他身边的人下手。
  
  对方回复:先好好研究以往失败的案例,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组织的惩治条例,你最清楚。
  
  他身子一哆嗦,忙不迭回复了“是”字。
  
  冲动是魔鬼呀!
  
  荆崇岭也知道,但刚刚跟组织联系,明显是冲动了。
  
  自己脑海里连一个系统的计划都没有,又如何取得成功?
  
  又一声叹息,收起了大哥大。
  
  其实,这是一部铱星电话。
  
  荆崇岭发现,自己来到这个国度之后,动不动唉声叹气,这可不像之前的自己,难道是因为恋爱了。
  
  恋爱是幸福的,是令人魂萦梦牵的,只有一厢情愿的单相思,才如此煎熬啊。
  
  末了,荆崇岭再叹一口气。
  
  而另一头,将荆崇岭拉黑之后,姜瑶就给杨根硕去了电话。
  
  她主动约杨根硕,没想到杨根硕却没空,说过两天找她。
  
  姜瑶郁闷坏了:姐姐我因为你,推掉一个男生的邀约,你倒好,居然还忙的不行。
  
  姜瑶差点回过头将荆崇岭从黑名单里放出来,不过想了想还是作罢了。
  
  ……
  
  公羊帅回到家里,就见到了老爸,也就是家主公羊刚毅。
  
  任何人看到这对父子之后,都不会怀疑公羊帅是隔壁老王的,同时也会感叹一句:基因强大。
  
  公羊刚毅正在吃大块红烧肉,见到儿子,亲热的招呼儿子一起吃。
  
  公羊刚毅对自己的体型也不满意,骨瘦如柴,怎么吃也吃不胖,于是,他每天都逼着自己摄入一定量的脂肪,数十年如一日,锲而不舍。
  
  可是结果很明显,收效甚微。
  
  公羊帅有些怏怏地坐在父亲面前,父亲连忙给他挑了两块大肥肉。
  
  事实上,如今的猪都吃了瘦肉精,猪身上的肥肉,那是越来越少了。
  
  但公羊家是大家族,有着自己的农业基地,这些猪苗都是自己培育的,然后成长过程中,吃的都是野菜、麦麸、稻糠之类。
  
  虽然如今没有纯粹意义上的绿色食品,毕竟空气都有了严重的污染,但相对而言,自己家基地出来的猪,杀出来的肉,同市场上相比,明显不是一个档次。
  
  无论红烧还是清炒,都比较香,都能让公羊刚毅稍稍回忆起儿时的感觉,妈妈的味道。
  
  但是儿子显然不想吃。
  
  “儿子,爸爸不是跟你说过,虽然咱们有钱,但是如果体型更加丰满一些,就会更受美女青睐。”
  
  公羊刚毅岔起一块大肥肉,就送到了儿子的嘴边:“张嘴,乖啦,跟老爸一起塑形,让天下的美女疯狂吧,尖叫吧!”
  
  “我不吃!”公羊帅推开老爸的手,愁眉苦脸。
  
  “你这是在林家丫头那里吃瘪了?”
  
  “你怎么知道?”
  
  “知子莫若父啊!”公羊刚毅严肃起来,“中天实业算什么东西,儿子,你要是真的喜欢林中天的孙女,老爸就出面给你下聘。”
  
  回想起林芷君同杨根硕眉来眼去的模样,公羊帅叹了口气:“算了。”他可不想老婆还没过门,就先给自己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那你这是……”
  
  “那块地的二十亿,咱们什么时候支付?”
  
  “急什么?”公羊刚毅摇摇头,“合约都签了,等他们催上几次再说。”
  
  “为什么?”公羊帅心直口快。
  
  公羊刚毅微笑着悉心教导:“儿啊,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咱们家虽然家大业大,但这一大笔现金,轻易拿出来,也不容易,所以,哪怕是搁在银行里,吃点利息也是好的,你知道一天多少钱吗?”
  
  公羊帅诧异地看着老爸,他从来不知道自己家里还在乎那点利息。
  
  公羊刚毅耐心教导:“儿啊!咱们这偌大家业也不是凭空得来的,而且,有句话说得好,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嘴里塞入一大块红烧肉,吃的满嘴流油,令公羊帅一阵恶心。
  
  公羊刚毅续道:“文雅一点的说法,那就是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聚涓流无以成江河;粗糙一点的说法,那就是蚊子腿也是肉。”
  
  公羊帅低着头,仿佛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让公羊刚毅老怀大慰。
  
  “爸,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故?”
  
  “咱们最高价中标,能有什么变故?何况是咱们公羊家下的定,谁敢!说起来,那块地也有一点儿搞头的。”
  
  “要不你问问。”公羊帅心里还是没底。
  
  “问?”公羊刚毅一摆手,“怎么问?我一个电话过去,他们还以为我准备给钱呢!不问不问。”
  
  他连连摇头。
  
  “好吧。”公羊帅再次轻叹一声。
  
  就在这时,马钟旁边的老式拨盘电话响了起来。
  
  这玩意儿是古董,摆在有钱人家中,彰显一个品味。
  
  公羊帅上前接通:“哪位?”
  
  “我是西北招投标公司的小蔡,敢问是公羊老先生吗?”
  
  公羊帅心头不妙越发强烈,“蔡主任啊!怎么了,我爸在吃饭,有什么事跟我讲也是一样的。”
  
  “原来是公羊少爷,”蔡主任有些为难的样子,“这件事事关重大,如果可以,我还是想向令尊汇报。”
  
  自己又不是小孩子,公羊帅不喜都写在了脸上,扭头道:“爸,是标局蔡主任,他想让你听电话。”
  
  “唉!”公羊刚毅哭笑不得,“说曹操曹操就到,真是经不起惦记,八成啊来催款的,你都说我在旁边了,不接也不妥。”
  
  巴拉巴拉说了半天,公羊刚毅一边咀嚼着大肥肉,一边走过来接过了听筒。
  
  看到满嘴流油的老爸,公羊帅恶心的同时,也有那么一点钦佩。
  
  佩服老爸增肥的强大毅力。
  
  而与此同时,公羊刚毅脖子一撑,核桃大小的喉结上下一滚,那块大肥肉总算是吞了下去,他这才笑呵呵的开口。
  
  “蔡主任啊,那阵风把你给吹来了,莫非有什么好事儿惦记你老哥,首先声明,我们的现金流也有点紧张,还请蔡主任多多担待,总之,老哥哥不会忘了你的好处。”
  
  等公羊刚毅说完,蔡主任方才深深地叹了口气:“公羊老哥,您有所不知啊!”
  
  “怎么回事?”公羊刚毅面色微变。
  
  看到老爹这么一副表情,公羊帅慢慢瞪大了眼睛。
  
  蔡主任道:“刚刚接到杨市长秘书的电话,说是已经拍出去的那块地不作数,要重启招投标程序。”
  
  “什么?杨开福他凭什么?”公羊刚毅顿时暴跳如雷。
  
  “老哥哥息怒啊!我哪知道,但是,这一块,完全是人家一言而决。”
  
  公羊刚毅做了几个深呼吸,淡淡道:“我明白了,先这样吧,我了解一下情况。”
  
  “嗳嗳,有什么情况,我及时向老哥汇报。”
  
  “其实,我们家也只是玩玩,谁在乎那一点土地的开发权。”这话说的言不由衷,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
  
  “那是那是。”
  
  啪!
  
  公羊刚毅一下子扣掉话筒,握紧拳头,满脸通红:“欺人太甚!”
  
  “爸,怎么了?”公羊帅已经猜到一个大概,但还要确认一下。
  
  于是,公羊刚毅将刚刚电话里的内容对儿子说了。
  
  公羊帅没有过多的诧异,但也震惊于杨根硕的效率。
  
  “怎么?”知子莫若父,公羊刚毅看出儿子的异样,问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于是,公羊帅又将在林芷君那里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
  
  “原来如此!”公羊刚毅摸着山羊胡,“居然是那小子在背后捣鬼,有了杨家的支持,杨开福的确有胆这么干。”
  
  “爸,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公羊帅请教老爸。
  
  “怎么办?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继续参加,这一次,咱们依然用实力说话。”
  
  “嗯。”公羊帅眼中燃起熊熊战意:林芷君,这一次,我要动真格的了,你永远只能匍匐在我的脚下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