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平邪记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质疑

第一百六十九章 质疑


  古尘缘炼制淬体丹的第三天,也就是三个元丹修为的邪道修士吞服淬体丹的第三天。
  正是凌天剑带着凌剑阁众修士,到达桃花谷的第三天。
  柳依依病态的哈哈大笑声刚停没多久,一个不速之客就来了。
  是个很漂亮的女子。
  这个女子看谁,都是颐指气使般的眼神,好像本姑娘天下第一的样子。
  不用说,她就是川奈美娜。
  虽然古尘缘三翻四次的告诉过她,进来时要先让弟子通报一声,但是川奈美娜每次都是翻墙而入,从来都不曾经过通报这个环节。
  只因川奈美娜是桃花谷供奉,侍卫弟子也奈何不了她这个刁蛮女子,便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任她来,任她去。
  川奈美娜刚翻身进了四合院,就有侍卫弟子大喊道:“川奈供奉到访!”
  川奈美娜站在四合院内院,听到侍卫弟子的通报声,转头斥道:“多嘴!”
  古尘缘听到声响,便心急火燎般,从柳依依的闺房里跑了出来。
  看得出来,川奈美娜还真不让古尘缘省心。
  川奈美娜眉目顾盼,娇滴滴的道:“古尘缘,你变得懂事了?本姑娘驾到,知道出来接驾了?”
  古尘缘眼珠子一瞪,却道:“本公子可不是迎接你,本公子是怕你跑进柳姑娘的闺房,惊扰了她睡觉。”
  “谁叫你不经过通报,又闯进来的?”
  川奈美娜闻言,立即把眼睛瞪着,道:“好啊,古尘缘,本姑娘把首席供奉的位子让给你,你就连喘个气,都粗了许多?”
  古尘缘冷笑,道:“你让给本首席的位子?”
  “可不是吗?雷老实原本让本姑娘做首席供奉的,本姑娘嫌名字太长,事务又太繁忙,本姑娘便只保留了供奉二字,提名让你做首席。”川奈美娜冷冷的道,“没想到你做了首席,竟然忘恩负义摆架子,见个面还要通报。”
  “嘿嘿,我的小妾,你倒是生了好一张伶牙俐齿。”古尘缘看着对方嚣张的样子,无奈摇头,“为夫是好男不跟女斗,为人夫者不与妾斗。”
  “我的小妾今晚还要暖床呢,给你占点嘴上的便宜,为夫也就无所谓了。”
  古尘缘两手一摊,摆出一副大方的样子。
  川奈美娜怒了,斥道:“古尘缘,看你左一个小妾,右一个夫君,还说什么暖……暖……你就知道满嘴吃豆腐,还说本姑娘嘴巴厉害呢!”
  “谁是你的小妾,你再满嘴胡柴,小心本姑娘的三师兄上山,狠狠的揍你一顿,把你揍成猪头!”
  古尘缘正想打坐修炼,也不耐烦跟川奈美娜啰嗦太多,便道:“好吧,纳兰供奉这次来,有何贵干呀?”
  “贵干?”川奈美娜娇斥一声,“是你的贵干做得不对,本姑娘打算让你改正一下!”
  古尘缘微微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让你的李敞亮大哥搬走,他住在本姑娘的隔壁,烦都烦死了。”川奈美娜露出很厌恶的神情,娇斥道。
  “李敞亮大哥住在你的隔壁,是雷谷主安排的,可不是本首席安排的。”古尘缘终于明白‘川奈刁蛮’此来的目的,“他住他的,你住你的。李敞亮大哥住在你隔壁,碍你什么事呀?”
  “地不是你的,房子不是你的,空气更不是你的。李敞亮大哥住在哪里,你管得着吗?况且,你们的房子之间,也有五百尺的距离吧?”
  川奈美娜见古尘缘是这样的态度,心里很是不爽,冷哼道:“反正,本姑娘讨厌眼光呆滞的人做邻居。上次我叫他,李敞亮竟然像木偶般转身,把本姑娘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是傀儡什么的!”
  古尘缘听到川奈美娜说李敞亮像木偶傀儡,立即就不高兴了,怒道:“川奈美娜,希望你说话,对李敞亮大哥尊重点!”
  “本来就是嘛!本姑娘实事求是的说,怎么就算不尊重了?”川奈美娜噘着嘴巴,对古尘缘的指责,很是不满,“在古家镇时,本姑娘也见过李敞亮。这家伙好像变了,跟在古家镇时,很不一样。”
  古尘缘听闻此言,眉头微微一动。
  川奈美娜把头转向古尘缘,满脸疑惑之色,问道:“古尘缘,你说这李敞亮的脑子,会不会是让驴给踢了?”
  古尘缘闻言,立即怒了,道:“川奈美娜,你对李敞亮大哥,最好给我尊重些,如果别人说你师尊的脑袋被驴……你会怎么想?”
  川奈美娜闻言,立即跳了起来,娇斥道:“古尘缘,幸亏你没敢把话说完整,不然师尊的千里飞剑一出,可惜了你一条不值钱的小命。”
  古尘缘听闻对方又是这个说辞,忍不住直翻白眼。
  “好吧,你也用不着用眼神道歉了,本姑娘大人有大量,好女不跟男斗。”川奈美娜瞪了古尘缘一眼,“你说说,李敞亮那厮怎么变化这般大,你知不知道其中原委。你要是不知道,或者说不清楚,本姑娘的心里还真忤得慌,总感觉有一双呆滞的眼睛在旁边盯着,晚上睡觉,只怕都睡不好。”
  “我的小妾,你晚上睡觉有什么好怕的?”古尘缘嘿嘿一笑,“到夫君暖和的怀里来,不就安全了?”
  “古尘缘,你贼坏,变着法儿占本姑娘的便宜呢?”川奈美娜柳梅竖起,娇斥一声,“趁着本姑娘还没想立即把你欺负我的事禀告给我的剑仙师尊,趁着本姑娘脾气好,暂时还不打算使用非常手段,你快点老老实实的,把李敞亮的隐秘,都告诉本姑娘!”
  古尘缘两手一摊,道:“李敞亮大哥从七星剑宗来的,哪里有什么隐秘?”
  “古尘缘,你当本姑娘消息闭塞,什么都不知道呢?”川奈美娜嘿嘿一笑,“你在七星剑宗时,李敞亮被邪道林靓绝骗了出去,后来失踪,据说是被打下了绝命谷。”
  “谁不知道,就连虚境大能掉落到绝命谷,都是有死无生。这李敞亮当时只是区区一个丹境修士,他是怎么活着回来的?”
  “难道出去的是人,回来的是鬼?”
  川奈美娜如此说着,似乎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肩膀也微微一耸。
  古尘缘闻言,心里一动,眉目间却也有了些不小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