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擂战 > 第444章 想说点过心话

第444章 想说点过心话

呼冲演示的这一套皮鞭鞭法虽然比较简单,但是祁总却看得津津有味。特别是呼冲连续甩响鞭的时候,那清脆的声音就好像是从呼冲的手指缝里飞出来的一样。只要胳膊一动,那鞭梢抖动发出的响声就钻了出来,啪啪地响个不停。
  
  看来这十八般武艺呼冲是样样精通啊!祁总心里琢磨着,怪不得他没有考上大学呢,就是因为他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练功了,哪还有时间复习功课呀?
  
  不过,这也值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掌握了一个能吃一辈子的功夫,就凭这一身功夫,将来肯定差不了。
  
  祁总对呼动说:“咱们回屋吧!”转过头来又对呼冲说,“我们回屋扎针去了,你就接着练功吧!”说完便带着白吉兰和呼动一起往房门走去。
  
  来到房门前,呼动说:“你们先到客厅旁边的客房去,我去拿针灸包。”说着便去了自己的工作间。
  
  祁总和白吉兰走进了客房并打开了灯。客房里干净整洁,布置很简单,靠里侧墙角有一张单床头的单人床,横在床头边上有一张一头沉和一把椅子,接着拐角处有一个书柜,并排立着一个衣柜。再往外有一组单人沙发夹着一个茶几。单人床边放着一个衣服架。
  
  两人坐在了沙发上。祁总很随意地说:“他们这个小院还挺不错的,房间很多,院子也不小,住惯了楼房的人还觉得挺新鲜。”
  
  “可不是,我也挺喜欢这个地方的。”白吉兰说着自己的感觉,“最主要的是,这里离着城里也很近,坐公交车也很方便。”
  
  祁总微笑着看了一眼白吉兰:“那你以后干脆就嫁到这个村来得了,让呼动给你介绍一个,这不是挺好的嘛!”说到这她眼睛突然一亮,“哎,实在不行就和呼冲交个朋友呗!现在女孩子大一点也挺时兴的。”
  
  听到祁总说这个事,白吉兰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要不然我替你跟呼冲说说,给你们俩拉个线儿,怎么样?”
  
  白吉兰支吾着说:“还是先别拉了,他是什么态度还不清楚,一旦不成倒别扭了。就这么接触着吧!”
  
  一听白吉兰这么说,祁总心里就清楚了:这个兰子对呼冲还是挺有意的,只是不知道呼冲的态度。于是说:“有些事不能着急,你没事可以和他多聊聊,探探他的口气,也许聊着聊着就好上了。”
  
  “随缘吧!如果有缘就能走到一起,如果没缘就走到哪算哪了。”白吉兰这句话说得很有点经典的味道,只要有缘就能走到一起,没缘的话也只能算了。
  
  祁总琢磨着:是啊!一切都随缘分。缘分是什么?那就是命啊!有这个缘就有这个命,没这个缘就没这个命。想到这便说:“那就随缘吧!不过,如果需要我帮忙,你就跟我说。”
  
  白吉兰很乖地点点头:“我知道。谢谢祁总!”
  
  这个小鬼丫头,看来早就用心了。但愿他们能成!祁总看着白吉兰暗自祝福他们。但是她心里也知道,呼冲还太年轻,身边的女孩子也多,能否和白吉兰走到一起还真说不好。
  
  一切听天由命吧!
  
  呼动穿着一身白大褂提着针灸包笑呵呵地走了进来,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空调说:“这屋有点热,兰子把空调打开。”说完就把针灸包放在了桌子上。
  
  白吉兰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空调:“我也觉得有点热。”
  
  呼动招呼祁总说:“祁总,你先躺床上。”说着拉开大衣柜门,拿出了一个枕头放在了床上,“这枕套都是新换的,很干净。”
  
  祁总说:“我先换一套休闲的衣服吧!穿着这身衣服很难放松。”
  
  “那更好啊!换上衣服可以轻松一点。”呼动把针灸用具从包里拿了出来。
  
  白吉兰说了一声:“我去车里拿衣服。”说着便走出了门。
  
  呼动说:“我也准备了一套休闲服,怕你穿着不习惯,没敢拿出来。就在衣柜里。”说着又打开了衣柜门拿出了那套带着包装的休闲服。
  
  “还是新的呢!”祁总接过了呼动手里的休闲服,打开包装袋,拿出一套米色休闲服,又拿着上衣比量了一下,“还真是挺合身的。”
  
  “我这是专门给你买的,样子和颜色就是按照你在办公室穿的那套买的,就是拿出来晚了。”呼动抱歉地说。
  
  “不晚,这个颜色、样式我都喜欢,我下次来就不用带衣服了,就穿着一套。您先放好了!”祁总高兴地说。然后把衣服放进包装袋里交给了呼动。
  
  “好,那就给你留着,下次穿。”呼动接过衣服放进了大衣柜里。
  
  现在屋子里只有呼动和祁总两个人,正是说私房话的好机会。祁总来之前已经想好了,这一次一定要表达出自己想和呼动交朋友的意思,如果有机会也可以说点过心的话。
  
  可是怎么张口呢?是直接说还是暗示对方,或者是什么也不说就直接拥抱。当然,还是拥抱最简单,一个动作就说明了一切。可是这么做好像有点太突然了。祁总琢磨着还是先说出来比较好。
  
  她看了看正在整理银针的呼动,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出声。说什么呢?两个人都老大不小的了,没必要再兜圈子了,干脆就说咱们交个朋友吧!可是这么说好像有点太直接了,没有味道。
  
  要不就直接问,“我能做你的女朋友吗?”让对方来选择一下。这样好像比较缓和一点。
  
  或者说出自己的状况,看对方说什么。比如说,搞对像挺难的,我都三十多了也没有男朋友,看对方怎么回答。
  
  祁总觉得还是最后一个说法比较稳妥,就这么说吧!
  
  祁总看着呼动,想着先把话头往这个方向引,于是说:“最近这一段时间真是让你受累了!”
  
  呼动整理好针灸用具,站起来走到祁总这边说:“我倒没有什么受累的感觉,有的是一种成就感。一个打小就腰部受伤的女子,用自己的针灸技术居然给治好了,自己感到很自豪。”
  
  祁总笑了笑说:“我正是看准了你的这套针灸技术,才决定继续进行针灸美容。我完全相信,只要我坚持做下去,一定会取得非常好的美容效果。”说完又呵呵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