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在女权世界修仙 > 第十八章风云起

第十八章风云起


  “翻海尊者呢,怎么还没来?“
  ”刚刚通讯符传来消息,说是在承云国被人拦住了,现在还没能脱身,希望咱们能去支援一下”。
  “他爷爷的,咱们这边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还去支援她,想得倒挺美“。
  黑夜之下,一群黑衣人正聚集在宁陆城外三百里处的一片荒林之中,为首的红发女人此时心情不是很好,因为原本按照计划要赶来与她们会合的另一支队伍出了意外,这次任务只能由她一人带领完成。
  叹了口气,红发女人面色凝重的看向身边众人。
  ”诸位,看样子这次的任务不简单,二号队那边有两名自在境带队都被缠住了,想来这边天穹国的实力也不会太差。“
  ”等会咱们潜入宁陆城之后会有内应带路,不要做任何多余的事情,直接冲到皇宫之中把宁夙的女儿杀了,然后不做纠缠立刻撤走,懂了吗?“
  ”是,尊者!“
  ”好,出发“。
  随着红发女人下令,一行八人腾空而起,直奔宁陆城而去。
  这一行人,是早年间登仙国曾安插在他国之中的奸细,身份暴露之后便被隐藏起来,专门用来处理各种特殊任务。
  原本按照之前的计划,她们会在后半夜中潜入宁陆城,杀死天穹国现任国主宁夙,接着掳走她唯一的女儿宁荷。
  可现在支援未到,尽管任务中说明宁陆城中最高战力不过是飞天境,红发女人也不敢冒险,只得退而求其次,放弃击杀宁夙。
  即将接近宁陆城时,一行人全都从空中落下,改为步行。
  按照内应传来的消息,她们施展法术,悄悄靠近了宁陆城东北角。
  ”小心点,别把阵法触发了!“
  红发女人见自己队伍中负责破阵的人竟然直接将手放在城墙上,不由皱紧眉头出声提醒。
  ”嘿嘿,尊者放心,不会有事的,这城墙感应不到我身体中蕴含的灵力”。
  手持罗盘之人轻笑了两声,将黑袍遮盖下的手臂露出。令人心惊的是,那只手臂虽然依旧能够活动,可上面却已没有多少血肉,只剩一层薄薄的筋膜包裹在骨头上。
  那负责破阵之人取出几张符咒,呈圆形贴在墙壁上,随后另一只正常的手上灵力浮现,按压在城墙上。
  感受到灵力,城墙上的法阵被激发,一道金光闪出随后凝结成屏障向四周扩散,却被那符咒阻隔,最终只形成了一人高的屏障。
  成功阻止了法阵被激活,破阵者伸出那只被筋膜包裹的手,上面慢慢渗出污血。
  污血滴落之处,屏障与后方的厚实城墙慢慢被腐化成灰黑色,随后破碎。
  “好了,撑不了多久这法阵就会自我恢复,大家快进”。
  破阵者说完话便率先一步从孔洞中钻了进去,后方众人也跟着鱼贯而入。
  “尊者,我在这里!”
  “多余的话别说,直接带路“。
  此刻身在敌营,红发女人哪敢多留,直接让内应带路,一行人飞快向着皇宫杀去。
  而此刻皇宫之中,新房内的二人还在享受着温存,对即将到来的危机毫不知情。
  “相公,你说我刚刚,厉不厉害“。
  ”额....厉害“。
  此刻陆坷正躺在宁荷的臂弯中,感受着那丝质薄衣下的温软。
  被女人搂在怀里的感觉.....真爽。
  “相公,你说咱们俩是不是得赶紧要个孩子?“
  看着宁荷眼睛眯起一脸坏笑,陆坷连忙从床上跳起。
  开玩笑,这一脸坏笑陆坷怎么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刚刚那一阵欢愉差点让他活活累死,也幸好是从小修炼,身体素质异于常人,否则这十五岁的小身板还不得变成人干。
  陆坷走到桌前佯装倒水,实际是怕宁荷欲求不满强行开车。
  拿起茶壶,壶盖微微颤抖,不断发出陶瓷碰撞的清脆声。
  ”诶,刚成亲我就连手都开始抖了,这以后可怎么办”。
  陆坷开始还以为是自己身体虚弱拿不稳茶壶,随后便感受到脚下也传来震动。
  “这是....地震?宁荷....”
  陆坷话还没说完,便听见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传来,随后猛烈地冲击,伴随着火焰直接将屋顶掀开。
  “有刺客!敌袭!敌袭!”
  外面有人高盛呼喝,陆坷却有些反应不过来,仰头看着头顶突然出现的夜空不知所措。
  “别发呆了,跟我走”。
  还是宁荷反应快,直接过来抓住陆坷的手,同时一脚踢翻床榻,按动机关,床榻之下的地砖慢慢展开,浮现出一条地道。
  然而还没等二人进去,一只大手便铺天盖地般的拍了下来。
  “嘿嘿,任务完成了,真简单“。
  发出攻击的黑衣人不禁裂开了嘴角,看着下方毫无防备的二人,已经准备一掌拍下之后便撤退。
  ”乾天盾!“
  情急之下,宁荷直接唤出魂兵,一张一米多长的方形盾牌直接出现在她手中。
  大手自上盖下,与盾牌碰撞在一起,刚一接触,宁荷双腿膝弯处直接向后弯折,整个人被压在了地下。
  然而纵然身受重伤,瘫倒在地,宁荷依旧顽强地用身体顶着盾牌,不让大手完全压下。
  陆坷就在她身后,一旦放弃抵抗,两人必死无疑。
  “给我死!!!”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黑衣人加大了灵力输出打算将两人碾死,却看到旁边虚空一阵波动,随后一人直接持枪凭空杀了出来。
  “北武破阵枪!”
  来者双目泛红,长发飞舞,没有多说一句话,手持长枪直刺过来,正是听到声音赶来探查情况的陆安媛。
  那黑衣人借着自己同伴创造的机会突破过来,目的就是为了取宁荷性命,眼下并不愿与陆安媛多做纠缠,打算舍命攻击。
  “众山印!”
  黑衣人将自己后背暴露给陆安媛,手中浮现出一枚小小的印章,直接朝着下方扔了出去。
  印章落下时不断变大,转瞬之间已经变成一座小山,当头压下,而那黑衣人也被陆安媛一枪捅进后脑之中掉落在地。
  “哈哈哈,任务完成了....”。
  黑衣人躺在自己砸出的大坑中,刚想发出讯息告诉同伴任务完成,却看见一道人影将大山直接挡了下来。
  大山的阴影之下,一道单薄身影屹立在地上,尽管面容抽搐却依旧使出全力将山峰扔向一边。
  来者正是镇远将军韩穗。
  陆坷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正紧紧抱着怀中的宁荷,却不想竟然死里逃生,看到那道持枪的熟悉身影,不由大喊。
  “母亲,快来救救宁荷!”
  先前宁荷强行抗住攻击,身体中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此刻如同破败布偶一样躺在陆坷怀中。
  然而陆安媛却没有理会陆坷的呼唤,她的眼睛看向前方,那里几道身影正向这里飞来。
  感受着最前方那红发女人身上的气势,陆坷深呼了一口气,随后枪尖一抖主动迎了上去。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