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在女权世界修仙 > 第五十八章爱情这东西,真让人难受

第五十八章爱情这东西,真让人难受


  “两位公子,我奉小姐之命前来接送二位,请上车吧”。
  没走多远便有仆从迎了上来,将二人引向一辆装潢精致的马车前。
  “这施光看来也是个花丛老手,装备都这么齐全”。
  陆坷通过血精石暗中和流霜说话,这可不是他为了给大师姐制造机会而特意诽谤施光。
  眼前这车子虽然豪华精致,却一看就不是给女人乘坐的,想必平时也拉了不少男人。
  “这有什么,女人嘛,没成亲前玩一玩很正常”。
  流霜依旧言语冷淡,见此陆坷有些无奈地跟着上了车。
  他这是铁了心要和施光见面,谁劝都没用。
  马车一路飞驰,向着郊外驶去,陆坷不时抬起挡帘向外看去。
  “云梦,你以前是不是经常坐这种马车?”
  “嗯,坐是坐过,不过也不是经常坐,只有要出门的时候才坐马车,而且我一年到头也很少出门”。
  “真好呀”。
  流霜看着陆坷的坐姿有些羡慕,究竟是什么样的生活能培养出这样一个人,一坐一行都大方得体,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以前流霜还没什么感觉,今天陆坷认真打扮了一番,搭配着落落大方的气质让他有些自惭形愧。
  “果然师傅说,男人最好的闺蜜就是一个已婚男人,确实有道理”。
  流霜心里暗暗想着,幸好陆坷已经成亲了,而且没有再找其他女人的意思,否则自己还真不一定能争得过他。
  “两位公子,已经到地方了,我家小姐就在前面等你们,小人先行告退”。
  驾车的仆人说完便走了,陆坷二人则漫步向前。
  “两位公子,等候多时了。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妹,施圆圆”。
  “见过施小姐”。
  四人互相打过招呼,翻身上马开始游玩。
  一路上陆坷和施圆圆故意和另外两人拉开距离,好让他们单独相处。
  见施圆圆一直眼神躲闪,不敢看自己,陆坷笑了笑,主动搭话。
  “圆圆小姐也是被你表姐拉来作陪的吗?’
  ”是....是呀,云公子,你也是吗“。
  见陆坷点头,施圆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索性一直摆弄着手里的弓箭。
  她平日里朋友很少,多数时间都是待在家中修炼极少接触男人,今天被自己表姐强行叫来她本来是拒绝的,但是听说今天有两个漂亮男人,又抑制不住心里对异性的渴望,跟着就来了。
  结果现在有些失望,眼前这个男人是已经成过亲的,自己要是胆敢下手怕不是要被人吊起来打死。
  不过....这个男人真漂亮,屁股也翘,真不知道是谁这么有福气。
  ”嗯?圆圆小姐,那是什么?“
  陆坷被眼前的一群小动物吸引了注意,这些形似小鹿背生青苔的小家伙似乎并不怕人,三五成群的凑到他身边,
  ”这是青菌鹿,性格温顺,背上的青苔是一种很美味的食材“。
  施圆圆说话间直接搭弓射箭,一箭将一只小鹿射死。
  ”云公子不是本地人,肯定没吃过,我这就动手烤给你吃“。
  看着自己身边被惊走的鹿群,陆坷嘴角抽搐了两下。这施圆圆可能就是这个世界的钢铁直女吧,怪不得不敢跟自己说话。
  ”云公子,你在此稍等片刻,我去车上拿些调料“。
  趁着施圆圆拖着小鹿走开的间歇,陆坷抽空向远方看了一眼。
  一下就看到施光正将流霜逼到大树下,用一只手撑在树上,两人快要紧贴在一起。
  见流霜欲拒还休的表情,陆坷赶紧策马往远方走去。
  这个场面实在是看不下去,一想到大师姐还在眼巴巴的等着流霜回去,陆坷就替她一阵心痛。
  撤到湖边,眼前这些青菌鹿似乎忘记刚刚自己有同类惨死在它们面前,竟然又没心没肺的凑到陆坷身前,寻求抚摸。
  而就在陆坷和一群小鹿玩耍的同时,流霜看着即将贴近自己身体的女人,眼前突然闪过大师姐为了掩护自己不顾颜面拖拽那千山宗弟子的画面。
  下意识的,流霜将施光推开,自己则捂着胸口喘了几口粗气。
  ”施姑娘,咱们才刚认识没多久,这样有些不太合乎规矩吧“。
  ”抱歉,是我太唐突了“。
  施光也有些窘迫,昨日还没觉得眼前的男人有多诱人。可今天对方面色潮红,又一副乖巧可人的样子,竟让她有些把持不住自己,幸好对方及时阻止自己,否则说不定明天自己家就要多一门亲事了。
  亲密动作被打断,两个各有心思的人似乎都有些尴尬,彼此无意间疏远了一些距离,不像之前那么亲近。
  ”自己脑子里怎么会想起那个笨蛋,又怂又傻的,喜欢自己那么久都不敢开口”。
  流霜有些烦躁,好不容易遇见施光这么优秀的女人,要是不努力将她抓住以后可能就没这种机会了。
  可他脑子里总是会闪出大师姐的身影,竟然让他有种抛弃对方的负罪感。这种状态下他怎么能放松心情和施光谈情说爱。
  两人就这样互相不言语,并肩走着。
  相较于两人的尴尬,陆可这边玩的不亦乐乎。骑在小鹿背上的他,闻着鹿背上青苔散发出来的香草味道,竟然咽了口口水。
  尝试性的用手扣了抠青苔,见小鹿没有痛苦的表情。陆坷大胆起来,用力一扣,将一大团青苔塞到嘴里。
  青苔出口初时苦涩,随着汁水流出来,竟然有一股浓郁的奶香味在口中蔓延。
  “唔....我说那几只小鹿怎么跟在公鹿后面,原来是有奶呀”。
  就在陆坷准备多吃点青苔时,湖中突然有一道黑影窜出,定睛一看,竟然是一只体长两米的巨蜥。
  陆坷原本想将其斩杀,但是见这些小鹿一丝逃跑的意思没有又将抬起的手掌放下。
  万一人家只是长得凶,其实性格温顺呢,还是先看看情况吧。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些不解,只见这些小鹿面对巨蜥既不逃跑也不发起抵抗。
  反倒是随着领头母鹿的一声鹿鸣,竟然互相攻击起来。
  十几只强壮母鹿向那些较为弱小的母鹿发起攻击,用锐利的鹿角将它们刺成重伤,随后退到一边,静静看着巨蜥吃掉它们的同类。
  “有点意思,这是一种生存手段吗,牺牲瘦弱的母鹿既保存了鹿群的实力,还降低了族群内的斗争”。
  陆坷并没有出手阻止,这是生态中的一环,自己贸然出手反而会造成不好的后果。
  就在巨蜥即将吃掉最后一只瘦弱母鹿时,鹿群中一只公鹿突然冲了出来,用锐利的鹿角刺向巨蜥。
  见此一幕,鹿群中众鹿齐齐鸣叫,似乎在催促这只公鹿赶紧回到队伍中,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那只公鹿依旧死死守在瘦弱母鹿身前,与巨蜥对峙。
  “这是.....在保护自己的配偶吗,真是勇敢”。
  陆坷仔细观察这只公鹿,发现它身上有许多已经愈合的伤疤,想来不是第一次与其他野兽战斗了。
  那巨蜥见自己身前这只瘦弱的公鹿竟然敢反抗自己,决心将它撕碎,拖动着强壮的身体向前冲撞。
  这公鹿也不畏惧,悍然迎上。几番搏斗下来,竟然不相上下,互有损伤。
  见拿不下这公鹿,巨蜥也萌生退意。它不需要动手就能得到食物,在这里为了一只没有多少肉的猎物受伤并不值得。
  慢慢向后退去,巨蜥潜入水中。
  “真厉害!”
  陆坷发出一声赞叹,这公鹿明显弱于族群中大部分母鹿却能勇敢出击捍卫自己的家人,还将对方击退,确实厉害。
  就在陆坷准备欣赏一出夫妻双双把家还的温馨戏码时,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却让他大跌眼镜。
  这公鹿经过一番厮杀已经浑身是伤,巨蜥的利齿甚至将它背部的皮肤整块撕裂。
  就是拖着这样沉重的伤势,这头公鹿蹒跚着向自己配偶走去。
  然而那只母鹿在面对巨蜥时瑟瑟发抖,现在见到自己的配偶却突然发起疯来,直接将对方撞到,翻身跑到鹿群之中。
  那公鹿几次想追进鹿群,却被群鹿们顶了出来。最后只能趴在一旁静静舔舐着自己的伤口。
  ”这是鹿群的一种自保手段,那巨蜥口中有毒液,为了防止互相感染,任何受了伤的鹿都会被驱逐出鹿群。“
  不知何时施圆圆早已站在陆坷身后,开口替他解答心中的疑惑。
  ”可其他的鹿那样做也就算了,那公鹿刚刚舍命救了它的配偶,一转头那母鹿竟然管都不管它“。
  ”终究只是被磨去了野性的普通畜生,它们能懂什么呢“。
  施圆圆觉得眼前这男人有些可爱,竟然这么天真。
  ”不,它懂“。
  陆坷看向那公鹿,尽管满身是血,还被驱逐出鹿群,可它的眼神依旧看向自己曾救下的那只母鹿,眼光流动,似乎有爱意隐藏在其中。
  倒出两粒丹药,陆坷直接扔到那公鹿面前,随后头也不回的走远。
  ”何必呢,那药效太猛了,一只普通野兽吃下去也是死“。
  ”不,它不一样,它是个爷们“。
  ”爷们?说错了吧,应该是娘们才对“。
  ”不,就是爷们“。
  见陆坷语气强硬,施圆圆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男人心真是跟天上的星星一样让人看不透,也不再说话。
  看着那公鹿仰头将丹药吞下,他心中竟然有些倾佩这只公鹿。
  以弱击强悍不畏死,尽管是一只普通野兽,却也值得让人敬重。
  望着远去的两人,公鹿双膝跪地,不断冲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