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在女权世界修仙 > 第九十章令人害怕的女人

第九十章令人害怕的女人


  “月璎草是什么草,而且还能修成人形,那岂不是妖精了?”
  “而且草木成精化成的人竟然也能在蝶仙谷担任候补圣女,这还真是百无禁忌。”
  陆坷现在是满脑子的疑惑,如果像往常一样的话,他只需要向云梦提问,便能得到解答。只可惜现在云梦不知道哪去了,他也只能将许多疑问憋在心里。
  “圣子大人,快闭上眼睛,要传送了!”
  一旁随行的长老见陆坷依旧发呆,连忙出言提醒。这传送阵,尤其是长途传送,会让人产生极其强烈的不适感,如果不能及时封锁心神,会留下很严重的后遗症。
  陆坷听到提醒连忙闭上眼睛,随后便感觉自己身体仿佛直入云霄一般快速上升,紧接着又飞速下降。
  最后感受到脚底有震动感传来,陆坷知道,他们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慢慢睁开眼睛,陆坷发现自己四人正处于一个狭小的房间之中,除了他们四个人之外再无其他人。
  沈白花显然不是第一次外出,轻车熟路地带领着陆坷七拐八拐。在穿过六七道大门之后,周围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先是身着蝶仙谷制服的弟子向他们行礼。
  随后又遇到不少其他门派的修士,虽然这些人并不知道陆坷等人的身份,但是见其他蝶仙谷弟子行礼,他们也跟着行了礼。
  这些修士都是打算借用蝶仙谷在此设立的传送阵,在别人的地盘借用东西,定然不能失了礼节。
  “陆坷,你是第一次来玉兰城吧。等会你想去哪里玩?”
  “呃...我也不知道,等会白花你去哪,就把我带上一起吧。”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和沈白花的对话,让陆坷十分心累。你都知道我从来没来过这里,还问我要去哪里?你直接说让我跟着你不好吗?
  对于陆坷心里的怒吼,沈白花显然是听不到的。即使她能听到,以她的性格也很难有什么反应。
  众人出了最后一道大门,这里已经是公共区域了,是蝶仙谷售卖各类丹药的地方。
  跟在沈白花身后,陆坷悄悄地观察着周围这些人。
  不愧是在帝国都城中生活的人,每个人的修为几乎都高于陆坷。
  而且还有不少男人也穿着华丽衣裙以扇遮面跟随在女人身边,这在之前那些小城市之中,是陆坷从未见过的场面。
  跟随着沈白花走出蝶仙谷售卖丹药的店铺,陆坷回头看去,只见这座四层高的建筑物上面写着几个大字。
  “蝶仙谷玉兰城丹药销售点。”
  下面还有几行小字“请支持以蝶仙谷特殊手法制成的正品丹药,童叟无欺假一赔十。”
  “如发现其他劣质丹药请向各大地区蝶仙谷店铺举报,必有重赏。”
  店铺的名字很奇怪,但是这已经不能引起陆坷的惊奇了。在这里生活这么长时间,他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和事没见过。
  不过他心里还是有一个疑问的。
  “白花,是不是所有不是蝶仙谷炼制的丹药,都属于劣质丹药的范畴?”
  “嗯,是的。”
  沈白花回头看去,便知道陆坷为什么会问出这种问题了。
  “那这样岂不是垄断了?大陆上应该还有其他会炼丹的修士吧,他们不能私自出售吗?”
  “可以的,不过他们如果想出售丹药,必须加入我蝶仙谷成为记名弟子,而且炼制的丹药上面必须打上蝶仙谷的标志。”
  “而且这记名弟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需要经过我蝶仙谷的严格审核才行。一旦市面上出现劣质丹药,不管上面有没有蝶仙谷标志,都会由门派里的人彻查到底。”
  “原来如此....我懂了。”
  陆坷此时已经彻底明白,蝶仙谷不单单是垄断了整个大陆的丹药生意,同时还将自己作为整个大陆丹药界的标杆,其他不属于蝶仙谷的炼丹师,都将受到压迫。
  “怎么你觉得咱们宗门做的过分了吗,或者说这种做法对于其他炼丹师来说太过于残忍了?”
  面对沈白花的问话,陆坷摇了摇头。他自己现在享受的这些东西都来自蝶仙谷,或者可以说都来自于这种垄断方法,他又有什么资格觉得过分。
  对于陆坷的回答,沈白花好像很满意,僵硬的嘴角竟然强行裂出一丝笑意,那冰冷的笑容让人看了有些心惊肉跳。
  周围两个随行长老以及陆坷纷纷扭过头向周围看去,这如同僵尸一样的狞笑,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
  “咱们先去一下万宝阁,将之前宗门订做的一批武器取走,然后就可以随便玩了,你想玩几天就玩几天,而且不需要担心花费的问题。”
  “我母亲说了,只要能成功讨好你,不管花多少钱,都算在她身上。”
  “呃...白花,你说话还真是直白呀,哈哈。”
  “是的,我就是这么诚实,从小我父母长辈都这么夸我。”
  沈白花似乎有些得意,自己隐藏的如此之深的优点都能被人发现,只能说自己实在是太优秀了,无论如何低调,都掩盖不住。
  这一次,陆坷没有回应。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来,究竟应该怎么和对方继续聊下去。
  四人一路前行,终于到达了万宝阁。经由门外侍从引路,沈白花很快便见到了负责蝶仙谷这批生意的人,两人似乎还很相熟,对方一见到她便想上来拥抱,却被她猛地推开。
  “哎呦,你推疼我了,怎么这样啊,这么长时间没见面,给你个拥抱都不行吗?”
  “别说废话了,赶紧把东西拿出来让我检查一下,我还有一堆事情要做呢。”
  被沈白花推了一下,女人也不生气,反而依旧笑脸相迎。而且还是那种真诚的笑容,并不是假笑。
  只不过沈白花似乎很讨厌面前这个女人,面对她有些躲躲闪闪的,有些.....害怕?
  陆坷对此很不解,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让沈白花害怕?
  趁着两人检查武器的功夫,陆坷偷偷打量着对方。
  这显然是一个妖族女人,头顶长着一对兽耳,身后还有一根粗短的尾巴在不断摇晃。
  不过对方的兽耳长的很奇怪,形状并不规则,而且上面黑黄相交,颜色斑驳看起来十分难看,透露出一种野性。
  似乎是注意到有人在观察自己,女人抬起头正好装上了陆坷的眼神。
  “呦,我说你怎么这么着急呢,原来是有个男人要陪。”
  对方的眼神很正常,但是不知怎么的,陆坷突然觉得后背一凉,不由自主的加紧了双腿。
  “行了,东西没问题,我拿走了。”
  “哎,再多待一会嘛,这么长时间没见,不聊聊天吗?”
  “不了。”
  沈白花果断地回绝了对方的挽留,直接拉起陆坷便往外面走。
  而那妖族女人的眼神,也一直在两人的屁股上游走。直到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她才收回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