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在女权世界修仙 > 第一百四十六章大家好,我叫七色断章吉儿,认识一下

第一百四十六章大家好,我叫七色断章吉儿,认识一下


      昂首踏步,眼神坚定。这名头戴紫金冠的女人大步走到蝶仙谷众人前方,也不管是否有人注意到她,直接开口大声说道。
  
      “你们蝶仙谷这么做,未免也太不讲究了吧。”
  
      “我万化国和你蝶仙谷世代交好,这是天玄大陆人人皆知的事情。”
  
      “如今我万化国突遭劫难,国力有损,有内忧外患之忧。你蝶仙谷世代和我国交好,不说让你们出太多的力出手相助,起码也不能像现在这样,落井下石吧”
  
      “你们这样做,简直是将自己数百年来积攒下来的名声和脸面扔在地上,让我们去踩”
  
      “倘若你们蝶仙谷还通一些人性,知一些廉耻,就应该立刻退走,而不是在这里落井下石”
  
      这女人说的一番话,已经不是简单的抗议或者是斥责了,简直是赤裸裸的侮辱。
  
      这番话一出口,周围围观的城中修士和居民们全都有些心惊胆颤,有些胆小的甚至直接惊呼一声,连忙推开周围的人逃跑,脱离这气氛逐渐凝重的是非之地。
  
      不过虽然有胆小的人仓皇逃跑,却也有心高气傲,胆子大的人。
  
      见有人出头,她们也开始从人群中走出,现在紫金冠女人身后,开始用行动,无言的支持你她来。
  
      这些人,有少数是真正心怀万化国之人,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蝶仙谷在此处设立据点,试图趁势阻止。
  
      有的也是单纯的投机党,这些人见这女人气度不凡,身上穿戴也不似凡品,想用声援这种方法在对方心中留下个好印象,为自己争取点好处。
  
      不管这群人各自怀着什么心思,他们的声援都给了这女人不少信心。
  
      将手中折扇打开,又将腰间悬挂的玉佩取下捏在手中细细把玩。
  
      撇了撇面前对自己怒目而视的几名修士,又看了看她们身上所穿的服饰,袖口领口上的标志,女人不屑的笑了笑。
  
      “怎么听到我说实话,觉得我侮辱了你们家的主子,一个个的都气红了眼睛”
  
      “呵呵,省省吧,就算你们气吐了血,你们主子不发话,你们敢随便呲牙咧嘴,咬我一口吗”
  
      “啧啧啧要我怎么说你们好呢,好端端的人不做偏偏要给人做狗。”
  
      “若是其他小门小派的也就算了,你们这些人其中有多少个原本是我万化国下属的门派,现在一个个的,不但不想着如何替我万化国分忧出一把力,反而倒戈相向。”
  
      “等我万化国平定了内乱,再将圣耀宗那帮傻子和异族的畜牲们杀光,必然要和你们算一算这笔账”
  
      头戴紫金冠的女人越说越爽,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通畅了许多,这几日连续受到的惊吓和侮辱所造成的压力,此刻全都变成了刻薄的语言发泄出来。
  
      随着她不断开口,言语重心已经开始逐渐偏离,整个人也越发轻浮起来。
  
      望着不断抖动着胸脯,一脸浪荡模样的女人。不少围观的人开始止不住摇头,慢慢退走。
  
      能在现在这种危急环境之下,还留在日炎国境内的,不是走投无路之人,就是胸怀大志之士,最起码也是比较热爱万化国对其有感情的人。
  
      在正常情况之下,如果突然出现一个如同头戴紫金冠女人一样的人物,一般都会一呼百应。
  
      毕竟这种人从言行上就能看出来,既不资本,也不缺实力。而且敢于直接硬怼蝶仙谷的先头部队,更是不会缺乏勇气。
  
      这种人,岂不是做出头鸟,领头人的最佳对象
  
      然而现在的结果是,跟在她身后的人,不过寥寥数百人罢了,这还是看她身份不低,身后还有两名实力不明的随从的份上。
  
      造成这结果的原因,实在是怨不得旁人。实在是这女人实在是太不正经了,明明应该义正言辞说出来的话,她偏偏是一脸的坏笑。
  
      不说蝶仙谷那群人,就是这城中的人都想对着她的脸狠狠锤上两拳。
  
      “哼,一群没眼界没底线的垃圾。你们不要怕,我身后这两名前辈,都是圆满无缺的自在境。”
  
      “蝶仙谷这群靠药渣堆起来的三四千人完全不是对手,真要是打起来,怕不是要打的他们把最后一丝脸面彻底扔在咱们脚下。”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这句话可是真正触了蝶仙谷弟子长老们的痛处。
  
      你可以说她们是肥羊,也可以说她们满肚子都是心眼,不能深交。
  
      但是绝对不可以说她们是靠药渣堆起来的,同样都是辛辛苦苦修炼的修士,心中都有一份骄傲。
  
      都出了同样的力,吃了同样的苦,凭什么说她们靠药渣
  
      一瞬间的功夫,蝶仙谷弟子长老们纷纷停止了动作,向最中心的位置投入目光。
  
      “这黄毛小丫头,还真是够嚣张的啊。估计也是姓沈的,要不然,不会这么没脑子。”
  
      “本来谷主说让咱们入驻日炎国的时候,要温柔点,要怀抱大义。现在看来全是扯淡,还是圣子大人说得对,有些人不好好教训他们一下,就不知道什么叫疼”
  
      “把咱们从外域得来的东西亮出来,也让她们知道知道,咱们蝶仙谷也不是软柿子,谁都能捏。”
  
      “我要让她们都记住这次的疼,以后再遇见咱们蝶仙谷的弟子,脑袋里想的不是大肥羊,而是饿狼,猛虎”
  
      听到这次率领众人的二位长老之一,督察殿店主岩松发话。
  
      蝶仙谷众人们纷纷扬起手臂,在她们手腕上,挂着一条挂饰。这挂饰如同蛇一样,却又布满了长短不一的黑刺。
  
      将灵力灌输于挂饰之中,又滴了几滴鲜血在上面。这挂饰开始迅速膨胀成成人手臂一样长宽,上方黑刺也开始发出淡淡荧光。
  
      一呼一吸间,荧光时而暗淡时而光亮,如同会呼吸一样。
  
      将长蛇一样外形的外域兵器架在手上,众人又将眼神投向另外一人。
  
      “可以,动手吧。”
  
      见众人看向自己,神武峰峰主赤月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得到指示,站在后方的蝶仙谷弟子们直接开始催动手中的外域武器。而在她们前方,那些分属于其他门派,依附于蝶仙谷的门派弟子们开始纷纷运转灵力,借助防御法器,为后方众人保护。
  
      “哼,胆子还挺大,竟然真的敢动手,大家不要怕,躲在两位前辈和我身后,没人能伤的了你们。”
  
      这阵势一摆出来,傻子都知道等会会发生什么。
  
      见自己身后仅有的几百人竟然开始动摇,想要离她而去。头戴紫金冠的女人连忙开口,试图稳定住她们。
  
      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