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全职国医 > 第四百二十七章 苏铁航的邀请

第四百二十七章 苏铁航的邀请

陈远笑呵呵的看着江枫。
  “小疯子!”
  江枫一愣,你才是小疯子,你一家子都是小疯子。
  当然,这话江枫也只敢在心里说,人家陈远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主治,官大一级压死人人呐,当然,你要有人家方寒的水平,也可以不鸟陈远,君不见现在急诊科有几位主治敢在方寒面前得瑟?
  “陈医生。”江枫陪着笑。
  “小疯子,你觉得我给你说这么多什么意思?”
  江枫一愣,什么意思?
  陈远再次拍了拍江枫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一朝天子一朝臣,伺候什么样的君主就要有什么样的手段,方医生是干实事的人,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他喜欢的不是溜须拍马,而是真才实学,所以想要在方医生手底下好好干,就要安下心,把自己的业务能力提上去。”
  江枫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陈远,这话是从陈远口中说出来的?
  这话要是叶开说的,江枫还不惊讶,问题是陈远,这老小子难道不是靠着溜须拍马抱上方医生大腿的吗?
  想是这么想,江枫还是点了点头,相比起其他领导,在方浩洋和方寒手底下干事确实要舒服很多,无论是方浩洋亦或者是方寒,都是实干派的,公平竞争,有能力者上,这是大多数人都比较喜欢的领导了。
  陈远继续道:“认清自己,找准自己的位置。”
  江枫又是一愣,不解的看向陈远。
  陈远缓缓道:“在江中院,自己想走到什么程度,是安安心心的当一名普通医生呢,还是想竞争什么主任了之类的呢,比如人家温医生就胸怀大志,我是没什么志气,只想在江中院安安稳稳养老。”
  江枫不吭声,心中琢磨,陈远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啊,定位很重要。
  温学义现在争取各种福利,那是人家有本事,可他江枫呢?
  而且通过陈远一席话,一个问题已经明摆在很多人的面前了,那就是,至少三四十年之内,急诊科科室主任的位置那是别想了,方浩洋下来是人家方寒,其他人最多混一个副主任。
  当然,这个问题很遥远,在江枫看来,一个科室主任那是远远拦不住方寒的,就比如人家郭明强。
  郭明强现在还不到六十五岁,真要接着干,方浩洋还得几年才能坐上这个大主任的位置,可人家已经超脱了。
  郭明强能超脱,难道方寒不能?
  而且,江枫也没觉得自己能当什么主任,退休之前能混个副主任就不错了,多少人临退休还只是主治,找谁说理去?
  住院医到主治医是一个坎,相应这个坎还好过一些,只要熬资历,十之八九都是能熬到主治医的,可副主任?
  这可坎还真不是那么好过的,至于说主任医师,没能力、没关系、没背景,三没人士,你哪怕是熬到死,估计也熬不到。
  “说什么呢?”
  两人正说着悄悄话,方寒迈着步子走了过来。
  “没说什么。”江枫急忙道。
  陈远微微一笑,没吭声,而是主动问:“方医生,有什么安排吗?”
  “你们两个收拾一下,和我去一趟长清县。”方寒道。
  “去长清县?”江枫愣了一下,瞬间满脸兴奋:“方医生,是去做飞刀吗?”
  “去做飞诊!”
  “飞诊?”江枫一愣。
  陈远急忙道:“是去长清县中医院吗?”
  方寒点了点头:“嗯,苏主任发来邀请函,邀请我们去长清县医院参加一个会诊,同时指导一下长清县中医院的工作,讲两节课。”
  小医院邀请大医院的专家指导讲课亦或者参加会诊,这也是医疗界非常常见的事情了,一般来说类似于这种邀请大概分为两种,一种是私人性质的,类似于飞刀,只不过不是前去做手术的,另一种是官方性质的,当地医院给上级医院发邀请函,邀请某位医生前去指导等等。
  当然,这样的指导也不是白去的,辛苦费了讲课费了之类的多少都要意思一下,这个费用一个是根据邀请的专家身份来说,一个是去指导的时间,和飞刀不同的是,这一次是长清县医院官方发来的邀请函,没什么风险。
  “就我们三个人吗?”江枫兴致勃勃的询问。
  不管是飞刀还是飞诊,额,这个飞诊是方寒故意这么说的,总之,不管是什么,出差总是好事情,去了长清县中医院医院,多少都要比在江中院自在。
  “就我们三个,难不成还抱团去?”方寒看着江枫问:“难不成你不想去?”
  “没有,我想去。”江枫急忙赔笑,开玩笑,这种事他自然想去了,再说,听了陈医生一席话,江枫那是更巴不得随时跟在方医生屁股后面。
  “去准备一下,半个小时后出发。”方寒交代了一声,迈步向值班室走去。
  进了门,值班室只有两位住院医正在整理病案,其他人都不在。
  “方医生。”两位住院医见到方寒进来急忙打招呼。
  方寒点了点头,问:“温医生呢?”
  “温医生有个手术,已经去了好一会儿了。”
  “手术什么时候结束?”方寒看了看时间问。
  “大概还有一个小时。”住院医也急忙看了看时间。
  这么说的话是等不到温学义下手术了,方寒道:“温医生下了手术告诉温医生我出门了,这两天科室的事情多操点心,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的。”住院医急忙点头。
  这边正说着话,一位三十六七岁的青年医生迈步走了进来,看到方寒急忙问好:“方医生,您要出门?”
  “吕医生。”方寒点了点头,道:“嗯,出一趟们,陈远和江枫跟着我一起去,我不在的时候吕医生和温医生多多照看。”
  “方医生放心,分区这边我一定照顾好。”吕新文笑着道。
  方寒点了点头,也没多说,至于说骨伤分区有什么小圈子之类的,这些方寒也懒得操心,只要这些个医生把事情做好,谁爱有什么心思别人也管不着。
  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讲,科室的人有追求有野心是好事,有追求有野心才有竞争有动力,真要人人心如止水,整个科室一潭死水,有什么意思?
  方寒也没什么收拾的,他原本是打算找温学义交代一下,他这次去长清县可能当天回不来,既然温学义上手术了,方寒也就不等了。
  随着新人越来越多,方寒也确实被解放出来了,无论是骨伤科的手术亦或者肝外的手术,没有方寒参与,人手也是足够的,新来的吕新文水平甚至还要在温学义之上。
  陈远和江枫其实也没什么准备的,换了衣服,又带了两身换洗的洗衣服,牙刷牙膏之类的带上,十多分钟两人就准备好了。
  .......
  准备好之后,方寒带着江枫和陈远开着自己的五菱就直奔长清县。
  长清县是江中市下辖的一个县城,距离江中市市区大概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方寒开着五菱,一路上速度很稳,始终保持在100左右,一个小时二十分钟就到了长清县县城。
  长清县县城并不算小,周边还有着不少工厂,县城有着不少外来务工人员,算是比较发达的一个县城了。
  陈远坐在副驾驶开着道航,五菱一直开到长清县中医院门口。
  方寒还说给苏铁航打个电话呢,车子才刚到长清县中医院门口,方寒就看到了等在医院门口的苏铁航。
  “苏主任。”方寒把五菱停在苏铁航边上,摇下车窗向苏铁航打招呼。
  “方医生?”
  苏铁航愣了一下,看了看方寒开的五菱,他在医院门口等了好半天了,刚才也看到了远远开过来的五菱,就是没想到这车竟然是方寒的。
  “您怎么开了这么一辆车?”苏铁航笑着从身上摸出烟,抽出一根递给方寒,方寒笑着摆手,苏铁航又急忙递给陈远,陈远也笑着摆手。
  “还都不抽烟啊。”
  江枫鄙夷的看了一眼陈远,这老小子,明明是个老烟枪,非在方医生面前装纯洁。
  “苏主任,我先把车停好咱们再说吧?”方寒笑着道。
  “你瞧我。”苏铁航笑着一拍额头,急忙前面带路:“方医生您跟着我来,我给门卫打个招呼。”
  方寒跟着苏铁航进了长清县中医院,把车子停稳,下了车锁好车门,这才重新和苏铁航握了手:“苏主任一直在医院门口等着?”
  “我也是估么着方医生你该来了,在门口看一看,我们褚院长已经在会诊室等着了,原本褚院长也是要在门口迎接的,我拦住了,毕竟不清楚方医生你什么时候到。”
  “苏主任客气了,褚院长也客气了。”方寒说了两句场面话,就被苏铁航领着进了门诊大楼。
  一边走陈远一边笑着道:“苏主任,你们长清县中医院规模不小啊。”
  “嗨。”苏铁航苦笑一声,低声道:“陈医生,我对你们也不说瞎话,这也是这两年医院改制,这才变了样,我们长清县中医院说是中医院,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了,这一次我邀请方医生前来,一个是有一个棘手的病症,二一个也是希望方医生多多指导啊,我说句不好听的,你们总归是江中院来的,褚院长多少还是要给些面子的。”
  陈远微微一笑,这位苏主任倒也是个实诚人,刚见面就把底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