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万界万物炼成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炎石放光,心魔始动,一曲金戈乱! 下

第一百九十一章 炎石放光,心魔始动,一曲金戈乱! 下

无眼怪很厉害,高顺承认,自己见识过的敌人,它可以排第一
  
  自称元婴期的横练修真者,可以说是任何修真者都不想碰上的,高顺也不例外。
  
  可别人没高顺这么牛掰啊他是谁,最牛掰的挂逼退出识海的高顺,看着不停的挣扎,企图逃脱血坑,过来捅高顺一剑的无眼怪,眼中涌现出一道红光,高顺自身都没察觉。
  
  右手一挥,手中出现一个火红色宝石。
  
  “挺厉害的,真的
  
  不得不说,能够在真君的聚火石下活下来,你还真够厉害的
  
  只不过,一个你能活,两个不知道你还撑不撑得住呢”
  
  高顺的眼角露出一丝戏谑,随手一拋,聚火石划过一道弧线,落入血坑之中。无眼怪先是愣了愣,呆滞的看了看高顺,两根不停挠地的爪子也停了下来,随后好像疯了一般冲回血坑,两根爪子疯狂的掏着血坑
  
  “啊啊啊你这个卑鄙无耻的混蛋啊还想炸我”
  
  敢说摇了摇头。
  
  “能轻松解决的问题,我为何要大费周章”
  
  说完,高顺一脸风轻云淡的双手掐起诀来。
  
  “混蛋啊”
  
  无眼怪疯狂的掏着血坑,突然面上一阵狂喜,手中出现了一枚正在闪烁着光芒的聚火石无眼怪也是果断,一挥手将聚火石抛到高顺的脚底,一个猛子就扎进血坑里,不露头了。
  
  聚火石滚到高顺脚下的那一秒,高顺突然停下了手中的法诀,叹了一口气。
  
  “智商是个好东西,可以你真没有”
  
  俯身捡起脚下的聚火石,一阵呲牙咧嘴没办法,半边身子还焦着呢
  
  高顺走了几步,来到血坑旁边,伸出手,手指一松,火红色晶莹的聚火石便落入血坑之中。
  
  法诀再起,双手慢慢的掐着,高顺转身回头,一步步走开。下一秒,血坑中绽放出无量光芒无数鲜血被炸上高空,仿佛一朵巨大的血色烟花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
  
  高顺微微一笑,下一刻,冲击波席卷而来,高顺眼前一黑,再也没有任何感觉
  
  高顺的身体犹如破麻袋被冲击波卷到高空,在天上盘旋一会儿,以自由落体抛物线的方式“啪叽”一声摔在地上,身体扭成一个奇怪的姿势,各个关节错位扭曲,大部分躯体都被烧成焦炭
  
  片刻后,高顺残躯化作星星火光消失不见,一个新的高顺重新出现在大地上。
  
  有些苦恼的拍了拍脑袋。
  
  “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电视剧也不例外啊我特么都金丹了,还相信神剧,也是醉了”
  
  拍了拍身上根本没有的灰尘,高顺抬腿向着刚刚爆炸的位置走去。
  
  无论如何,无眼怪的生死还是需要确认下的元婴期的体修,谁知道有什么特殊的手段再说心魔都是诡异莫测的东西,还是确认一下放心。
  
  片刻后,高顺现在爆炸的最中心,看着如同陨石撞击的恐怖场景,心中隐隐有些担忧。这聚火石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孤身一人的时候怎么都好说,可若是身边有队友,这就玩大了
  
  “所以,自身的实力才是最重要的啊”
  
  草草的检查了一番,高顺就离开了,继续向前走。
  
  这么大的阵仗,无眼怪要是能活才怪呢
  
  高顺离开后,大坑深处的一粒微小到近乎看不到、又丝毫不起眼的红色微粒闪烁了下,化作一股血水,血水渐渐变浓,一个高顺熟悉的人性怪物站了起来,正是无眼怪
  
  无眼怪有些心疼的看了看现场,又朝着高顺离去的方向看了看。
  
  “小家伙,虽然你下了毒手,可我还是得好好谢谢你
  
  练功出错,血池具现出却无法移动,只能靠着迷惑之术捕猎现如今,你将我的血池炸了,反而成全了我只需稍微进补,我又能成为那个令整个善城闻风丧胆的血爷了,哈哈哈哈
  
  小家伙,等着我,你的肉体,我要了”
  
  高顺不知道的是,一场大战,反而成全了血坑中的无眼怪
  
  高顺走了很久,久到自己都烦躁的时候,前方竟然出现了点点火星
  
  高顺一喜。
  
  果然,刚刚那里靠近心魔谷之路,是心魔谷的入口,肯定没什么心魔再那里。现在走了这么久,应该到了繁华地域了
  
  高顺不知道的是,自己经过的路上,没有其他心魔的主要原因,是那个无眼怪疯狂的迷惑附近的心魔,久而久之那里便成了禁地
  
  高顺极速狂奔有心魔的地方,说不定就有知晓克制甚至斩杀心魔的方法
  
  高顺刚跑近,看清楚眼前的一幕,瞬间站住了
  
  谁能想到,远处星星点点的火光,自由自在的游荡,嬉戏,追逐着,打闹着,挺和谐可爱的场景,走进了竟然大不一样
  
  什么游荡、嬉戏啊这分明是追赶,逃脱什么追逐,打闹啊眼前分明是生死搏杀
  
  光团之间相互吞噬,试图击杀对方,吞噬对手,强大己身抬眼望去,仅仅眼前,就有不下千余个光团每一个光团,可代表着一个心魔残魂啊
  
  高顺震惊,可下一刻,他就没有了震惊的机会了
  
  “生人是生人的气息”
  
  “生人哪里有生人不对,真的有”
  
  “哈哈哈哈生人竟然来到了此处好好好实在是太好了肉体我需要肉体啊”
  
  一个个光团近乎疯狂的大喊大叫着,高顺也搞不懂,为何光球没有嘴,可是还能说话可事实就是如此,无眼怪没有眼,还能看人呢
  
  一个个光球瞬间涨红,一个个竟然逐渐化为人形几乎是化为人形的瞬间,高顺便被千余双眼睛死死的盯着
  
  “人,生人真的是生人啊”
  
  一个个心魔残魂幻化的人形,虽有着虚幻,可还是前赴后继的冲向高顺,一双双眼睛之中,满是对于生命的渴望
  
  高顺后退一步,企图逃跑。任谁眼前有一群疯子,逃跑恐怕都是第一个想法可高顺转身的时候,身后不知为何也涌来一群双眼疯狂的心魔残魂
  
  “哎”
  
  叹了口气,高顺无奈的抽出细剑。
  
  “也罢,战上一场吧”
  
  剑随心走,高顺踏步成罡,在无数心魔残魂包围之中游刃有余的挥舞着手中的细剑
  
  一剑,斩掉一个心魔残魂的头颅,随后转身,手中细剑划过一道微妙的轨迹,荡起一阵涟漪,穿过五六个心魔残魂的脖颈。
  
  细剑,如同高顺的手臂一般控制自如,每一次挥剑,必然有所得。细剑稍长,剑光如同游鱼,游走于心魔残魂之间,无数心魔残魂倒下,化作点点光粒,飘散,却走在远方聚集
  
  高顺身前三尺之内,剑光飞舞,三尺之外,人头涌动无数心魔残魂前赴后继
  
  渐渐的,高顺金丹期的肉体也有些疲惫,抬望眼,还是无边无际的魂海,远处,竟然还有心魔残魂叫嚣着“生人”、“肉体”冲来
  
  “无双割草吗”
  
  高顺长叹一声,手中剑却未停。远处星星点点汇聚成形,一个心魔残魂重新复活,这一幕让高顺更加心累。
  
  尽管无双割草打的好,剑术经验少不了,可长时间的挥剑,也让高顺有些疲惫了。没有一个可堪一战的对手,只是凭着复活不断的用人去堆,企图累死高顺,这让高顺突然有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没想到,我曾经的想法,仗着复活累死对手,自己都没用,反倒是让别人用了”
  
  只是一个愣神的功夫,一个心魔残魂突破了三尺剑圈,一个纵步扑到高顺身上,下一刻,高顺只觉一股奇异的精神力冲着识海疯狂冲击
  
  一下子,高顺也就愣住了一下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无数心魔残魂冲进高顺的身体,化为奇异的精神力,冲击着高顺的识海识海中没有从没有这么热闹过
  
  心魔一入识海,便向着真灵所在冲去,可它们怎么会知道,万物炼成法阵保护的高顺,怎么会被夺舍
  
  就在无数心魔残魂眼前,万物炼成法阵一阵光华闪动,无数符篆大放光芒,如阳春照白雪,心魔残魂一阵痛苦的哀嚎中消失不见
  
  高顺叹了一口气。
  
  “没错,我的终极武器,所以,你们实在是太傻了一个个赶着去送死,活着不好吗”
  
  高顺刚说完,无数记忆洪流冲进高顺的识海,无数画面如幻灯片一般出现在高顺眼前。高顺果断的两眼一番,昏了过去
  
  若是心魔谷中还有计时工具,确切的说,高顺昏迷了三天还要多
  
  当高顺再次清醒的时候,揉着剧痛的脑袋,跪伏在地上,目眦欲裂。
  
  “一瞬间,记忆太多,也是个麻烦啊”
  
  这三天中,高顺以上帝视角观看了千余位心魔残魂的记忆可让高顺震惊的是,大同小异
  
  没错,大同小异
  
  除了某些心魔残魂还有一些其他的记忆,大多数的心魔残魂的记忆,都是自己跪在地上,被锁链困住,眼前一个无比高大且无比光明的身影渐渐远去唯有自己在痛哭流涕,哀怨愤怒,诅咒着、流着泪
  
  还有什么事被抛弃最让人愤怒的可能那便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吧
  
  千余个画面,千余个哭泣的身影,千余个离开的人,让高顺心中只剩沉痛
  
  “都是可怜人啊”
  
  可是,到底是谁抛弃了这么多人或者说,到底是什么势力抛弃了他们让他们成魔,让他们怨恨
  
  高顺心中若有所思。
  
  恐怕。心魔谷并非天然存在的这一切,都是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的大手笔是他,缔造了这一切,让无数可怜人更加的可怜
  
  高顺十指紧握,眼中满是愤恨
  
  修真者,一定要如此心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