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你看书网 > 我的三国全面战争 > 第一百一一章 吴下阿蒙

第一百一一章 吴下阿蒙


  吴夫人见二人发出誓言,无叛汉之心,顿时内心稍安,重新拾起筷子,饮酒食肉。
  孙权和周瑜这才站起身,各自落坐,是留是走,看夫人脸色行事。
  “权儿,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张世平这么破费,是不是有求于我们江东啊?”吴夫人并不急着放他们走,张世平是北方商人,千里迢迢送如此厚礼,没有目的,谁都不信。
  孙权见老太太问起,只能把三州跨界交易的事细细说来,一旁的周瑜听在耳里,想在心里,现在江东水军急需更新战舰,将二层楼船升级到四层,并加固女墙防御力,使其威力翻倍,所载士兵亦翻倍,有利于将来进行大规模水战,更新计划最缺的就是资金,如果李锐这条贩盐的商路可以正常运转,这个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只是我军与刘表开战,吕蒙首战不利,此时再抽调舰船北上,恐于战不利!”孙权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希望能得到吴夫人的理解。
  “权儿,你看看人家袁尚和刘备,为了兴汉室,东奔西走,不惜家人性命,深入虎穴,虽遇数败,但忠心丝毫不减,这两人才是当世之英雄,你要拿他们当成明镜,时不时照一照!”吴夫人听说是李锐想出的计策,不犹心里暗暗佩服,年纪轻轻就能率领河北之众与首席枭雄曹操正面抗衡,不亚于其父袁绍。
  “母亲的意思是?”
  “周郎,你怎么看?”刚刚还在劝戒凡事多问股肱,没想到忘这么快,吴夫人不禁有些失望,所以并没有理会孙权,她见周瑜一言不发,必然是在斟酌对策。
  “主公,夫人,我若去接替吕蒙,指挥江夏作战,在确保战役胜利的情况下,可以省出十条战舰前往辽东!”周瑜在打胜仗方面没有顾忌,只是考虑到孙权此次让吕蒙率军作战,目的是为了将兵权一分而二,如果此时主动要求换人,倒显得他有夺权之嫌。
  “当真?”吴夫人知道周瑜的才能,她这么问,是在提醒孙权,让他权衡利弊,看是耍君主权术要紧,还是前方战事和经济利益要紧。
  “我周瑜虽不说百战百胜,但要论江上水战,既使不能全胜,也可全身而退!”周瑜见吴夫人这么一问,顿时收住笑容,一脸严肃。
  “公瑾若有如此信心,那即日便动身去柴桑接管水军吧,让吕蒙去鄱阳湖训练新兵!”孙权纵有一肚子苦水,也只能勉强吞下,看来在江东,不适合玩权力平衡的游戏,只能将信任集中存放,成也周郎,败也周郎。
  “末将遵命!”周瑜喜出望外,能够重新出山到第一线指挥作战,是他平生夙愿,总比被困在秣陵,手捧着虚职大印要爽快得多。
  而此时吕蒙所处的位置,却是另一番景象,刚刚和黄祖打完一场遭遇战,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他们的十数艘蒙冲占据上游顺风位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江东船阵,后面百余走轲夹杂斗舰从两翼扑来,前锋凌操被打个措手不及,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幸有吕蒙、孙翊、蒋钦催鼓救应,虽然杀退敌将苏飞,陈就等人,但凌操不幸被黄祖尾随,身中数箭坠江,江中水流湍急,连尸体都没捞到。
  “都怪我,没听子敬兄的劝告,让凌将军孤军冒进,现在将军遇难,我该如何向其家人交待!”吕蒙带着一队楼船沿江搜索,仍然没有找到中箭落水的凌操,心中郁闷不堪,凌操在山越城一战立功,刚刚提升为破贼校尉,此次自告奋勇担任走轲先锋,没想到,此战是为其军事生崖最后一役。
  吕蒙时不过二十五六,比周瑜小三岁,二人俱是才貌双全,故孙权有意提拨吕蒙,此次力排众议,以吕蒙为别部司马,统领水军征伐江夏,如今首战不利,又失先锋,这让吕子明情何以堪。
  站在吕蒙身后的鲁肃摇摇头,他觉得吕蒙才能不浅,在对山越作战中表现出少有的英明果敢,但难以驾驭大型会战,荆州水军和江东水军十万之众,战船上千只,一旦开战,没有纵览全局的胆识和韬略,难以胜任。
  “凌操有个儿子叫凌统,若有机会,可将其招入军中,好好培育,就当是给凌将军一个交待吧!”鲁肃觉得安慰一个人,因该要找个确切的借口,吕蒙此时正需要这个借口。
  “我估计这样的机会不多,首战不利,说不定换帅的军令已经在路上奔驰了!”以吕蒙对孙权的了解,此人善于变化,一有风吹草动,便会调整布署,不会一条道走到黑,首战不利,他必然会马上换人。
  “如果要临阵换将,我估计也只能是周郎西进,接替你的职位!”鲁肃说出自己的担忧,他和周瑜的关系要比吕蒙亲密,这么一提醒,主要还是让这位年轻的统帅做好心理准备。
  “公瑾若来,我自当退居二线,勤奋学习,励精图治,再也不会犯这种孤军冒进的错误了!”吕蒙并不在意谁来统军,只要他能打胜利。
  只是此次失败,确实悔断人肠,他太过轻敌。
  “将军,黄祖收拢战舰,向我军开来,是否排开阵势,与其决战!”蒋钦的走舸快速掠至楼船身侧,他在请示军令。
  “首战失利,士气已失,传令全军,顺水扬帆,撤回九江!”吕蒙见好就收,不想一错再错,现在满脑子里,尽是想着回去之后,交给孙权的那份检讨书该如何写,还有如何上报凌操的事情。
  九江港,毗邻鄱阳湖,距离柴桑不到五十里,是江东最大的军民双用港口之一,来来往往的军舰和民船穿梭如流,战前,襄阳、长沙、江陵的商船都会在这里歇脚,此处也便成为长江上下游水路交易的中转站。
  鲁肃上岸之后,直奔九江一处粮仓,这里也是鲁氏族商转运粮米的存货点,现在这个时间段,也仅此一家没有断过商家的货,因为他们家的船不用担心江东发布的禁船令,畅通无阻地行驶在长江下游。
  “自从曹操施行军垦屯田令后,中原粮价大跌,我们的利润越来越少!”官家周发整日哀声叹气,见东家回来,忍不住抱怨道。
  “那是因为河北的战事还没分胜负,一但胜负分出,数以百万计的灾民涌向中原,冲击整个中原市场,粮介自然会涨上去,我们趁着孙曹还没有正式宣战,必须尽快将九江的存货运往庐江,分屯到寿春,汝南一带!”鲁肃锁紧的眉头宛如花开,这笔买卖如果顺利,便能挣到一大笔钱。